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越战争四十年(二):谁赢得了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15日 转载)
    
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中的战场实况
    
    今年是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四十周年,战争始于1979年2月17日,终止于当年的3月16日。这场不到一个月的区域战争曾改变了世界冷战格局,但在今天中越两国的官方媒体上却鲜有提及,大量战争真相仍然被掩盖。本台记者王允制作了有关这场战争的三篇连续报道,下面请听第二篇,战争经过及结果。
    
    1979年2月17日,中国军队在中越之间1300公里的边境线上,从26个点对越南境内发起了突然攻击。云南边境被称为西线,总指挥是杨得志;广西边境被称为东线,总指挥是许世友。中方第一波攻击派出的军队人数就达到了近8万人,而此时越南一方防守空虚。
    
    拳头打跳蚤
    
    王志华当时作为军队的作战参谋,参与了广西边境的战争,他形容这种悬殊的对比是拳头打跳蚤,
    
    “中方是大兵压境,越方在边境毕竟只有几个主力师,然后是一些公安、民兵等。他们有相当一部分不对在柬埔寨,跟红色高棉作战。”
    
    这次攻击完全在越南政府的意料之外。越共中央书记黎笋原计划这天访问柬埔寨,并与越南扶持起来的柬埔寨新政府签署和平条约。
    
    由于事出突然,中国军队在几小时以内,就向越南境内推进了16公里。但越方很快组织起了有效的反抗,给中国军队以重创。缺乏实战经验的中国军队很快暴露了各种问题,
    
    “很多兵器,包括坦克,都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因为是这种卡斯特地貌的原因。另外,由于通讯联络比较差,火炮和步兵进攻的衔接,也存在问题,甚至自伤的情况也不少。”
    
    王志华所在的指挥部最远深入越南境内10公里。他曾目睹一个因为受伤掉队的士兵,爬了三天三夜,回到部队,拿出一个已经变形的猪肉罐头,
    
    “是那种传统的罐头,要用罐头刀,结果他受伤了,只好拿到石头上敲,长柱形的敲成了一个圆的,敲破了,他能吸到一点油脂,但肉始终吃不到。然后他把罐头背回来,我们这些人看了,都留眼泪。”
    
    当时驻守南海北部湾的海军航空兵姚诚。(Public Domain)当时驻守南海北部湾的海军航空兵姚诚。(Public Domain)
    战争三阶段
    
    中方发动这次战争并不是为了侵占越南领土,而以惩罚为目的。战争总体上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月17日到25日,中国军队在这个进攻阶段,很快攻陷了越南边境省份高平、老街等省的首府。
    
    第二个阶段从2月26日到3月5日,中越之间发生了几场关键战役,在老山、沙巴等地伤亡惨重。
    
    当时驻守南海北部湾的海军航空兵姚诚从战况通报上看到了这种损失,
    
    “根据我的了解,因为当时我每天都在看战况通报,损失很惨重的。你现在都能看到,这些维权老兵,很多残疾人,都是当时留下来的。”
    
    战争的第三阶段是3月6日到3月16日,中国军队撤退,并对越南沿途实行焦土政策,
    
    王志华指出,
    
    “象凉山省、高平省,这些省份的省城,还有十几个县城,凡是水泥的、砖瓦的,都炸为平地了。实际上,摧毁这些城市比消灭他的有生力量,损失更惨。”
    
    但中国军队撤退的过程并不顺利,最后阶段,在许世友统帅的东线,有一支部队被迫向越方投降。当时驻扎在东线边境的广州军区前线指挥部宣传干事李大明最近在接受美国明镜新闻集团采访时提到,这是东线的一大丑闻,
    
    “最后被俘的人达到248人,其中80%是50军150师48团的,被俘的人中最高职务是团参谋长,还有营长、连长、教导员,一直到参谋、排长、战士等。”
    
    战争按照中方的原计划结束,中国军队分别于3月13日和16日从西线和东线撤回。越南方面虽然从东部调派军队追击,但被中方的远程炮火阻击,最后被拦在中越边境之外。
    当时驻扎在东线边境的广州军区前线指挥部宣传干事李大明。(明镜视频采访截图)当时驻扎在东线边境的广州军区前线指挥部宣传干事李大明。(明镜视频采访截图)
    谁是胜者?
    
    对这场战争,中越双方都宣布获得了胜利。越南政府认为,他们在军事上战胜了中国军队,并把中方驱逐出了边境。而多数西方观察家也认为,越南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优于中国军队,中方并没能教训越南。
    
    但任教于美国空军战争学院的张晓明指出,这场战争提升了中国的战略地位,使苏联、越南陷入困境,
    
    “苏联通过这场战争发现,自己在冷战最后十年里,陷入了一种困境。一方面,他继续在全球与美国竞争;另一方面,他在亚洲面临来自中国的挑战。从战略角度看,苏联和越南都陷入了比中国困难多得多的境地。”
    
    与此同时,中美关系在战后进入蜜月期。中国从西方、尤其是美国获得了重要的技术和金融援助,使经济得到了迅猛发展。
    
    王志华则认为,中国通过战争达到了惩罚越南的目的,而且中越双方伤亡对比悬殊,
    
    “从伤亡对比来讲,按照我掌握的情况,是1:3,就是所谓的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这是符合战争规律的。另外,就损失对比来说,包括装备的损失,和他(越南)几个城市的毁灭,他都可以说是战败了。”
    
    这场战争带来的伤亡人数,至今没有统一的说法。当时都在东线作战的王志华与李大明的说法差别就很大。李大明说,中国军人死亡达2万8千人;而王志华认为外界一般流行的说法都有夸张的成分,他了解的数字是1万。而中国军方、国际社会以及越南军方公布的数据又各有差别,具体数字至今成谜。
    
    战后冲突
    
    1979年中越战争虽然结束了,但也开启了两国十多年的边境冲突。尤其是1984年争夺老山和者阴山的兩山战役,历经三年战斗,中方最后收复了这两个地区。中国民众熟悉的歌曲《血染的风采》就是为了纪念在两山战役中阵亡的中国军人。
    
    随着1986年,越共中央总书记黎笋去世,主和的长征接任总书记一职,中越之间的战事基本结束。
    
    此后,由于冷战形势的变化,中苏关系缓和,越南失去苏联的支持,最后从柬埔寨撤军。1991年11月,中越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中越关系正常化,结束了敌对状态。
    
    经过多年谈判后,双方在2008年签订《中越陆地边界勘界议定书》,将陆上敏感地区进行平分。中越将士曾拼死争夺的法卡山、老山、者阴山等最后一分为二。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14606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七叔”的“问候”与悲伤
  • 「五四」給毛澤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毕汝谐(作家纽约)
  • 中国反腐模式是制度失败的产物
  • 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超长“报平安”背后的慌张
  • “奮鬥,探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蘇聯小說《船长与大
  • 錯上賊船的“國母”-宋庆龄书信述评
  •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 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瘟鬼“闭关”后的大厦将倾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人类自救的最好出路
  • 谈谈马蚁帮的“精忠报郭”
  • 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
  • 博客最新文章:
  • 基督徒杨英环关心坐牢的肢体周迪先李瑞珍
  • 许章润教授舍得一身剐敢把习近平拉下马:我将无我,不负人
  • 高洪明:谴责打压民间基督教会,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
  •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 36.18.以賽亞書强調我耶和華必從北方興起一位從東方日出之
  • 徐文立:草先生的觀念太過陳舊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毕汝谐(纽约)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他们只是为了迫害死我
  • 36.17.彌迦書預言由婦人所生的傳道者出生後,以色列才能復
  • 垂死挣扎的革命
  •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 仗“贱”之人必死于剑下
  • 五角大楼拟采用爱立信等5G设备
  • 千夫所指众矢的隐匿偷生众叛离
  • 三首金曲
  • 强制募捐尚未平,威胁恐吓事又起
    论坛最新文章:
  • 国际能源署:2018年碳排放继续攀升
  • 挽救多边主义 中欧领袖勾勒共同阵线
  • 国际特赦:去年香港人权状况“严重恶化”
  • 何志平在美行贿判入狱三年 美斥厚颜无耻
  • 香港澳洲签自贸协议 开放行业数量高于世贸
  • 逃离歧视 沙特姊妹花滞港半年获第三国收容
  • 港前高官何志平因贪污洗钱罪被判3年徒刑
  • 马克龙邀默克尔、容克与习近平一起谈
  • 欧盟今天面对中国如此被动:责任在拉米?
  • 德媒:意国拥抱中国投资是欧洲无能的证明
  • 中俄报告称已遣返超半数朝鲜劳务人员
  • 美、朝高官周二现身北京 或有互动
  • 2019年法国圣埃蒂安国际设计双年展
  • 梅首相失去脱欧控制权 英议会明将投票
  • 应对习近平到访 欧盟重要领袖齐聚巴黎
  • 韩国瑜晤王志民 蔡英文上紧发条
  • 马克龙担忧北京的霸权主义企图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