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民工该不该跳楼讨工资“跳楼秀”考验城市保障体系
(博讯2003年01月10日发表)

   年关将近,拖欠工资的现象越来越得到全社会的关注。《江南时报》昨天报道,国家劳动部工资司汪司长一行前天对南京市的工资支付情况进行了调研,发现南京有148个企业拖欠职工工资,人均拖欠金额达1732元。这些冰冷的数据显示,拖欠职工工资已经成了一种社会性的常态,只是这些问题平时较为隐性,在年底才集中体现出来了而已。事实上,“跳楼秀”早已为南京人所熟悉。去年的这个时候,南京不仅有好几位民工爬上塔吊讨要工资,更发生了民工们封住一家医院新大楼向施工方要工钱的恶性事件。事件发生后,舆论对民工们的“跳楼秀”多持批判态度。现在看来,“跳楼秀”固然有他的负面影响,但却未尝全是一件坏事,至少它为身处城市弱势的民工们伸张自己的权利提供了体制外的一个突破口,也促使我们的社会更深入地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社会急剧转型的时期,怎样更好地将外来务工者的正当权益纳入城市的保障体系之中。

    我国长期的城乡二元体制结构将城市和农村切割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块,但在市场经济的驱动下,城市和农村融合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两者之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民工潮”就是这期间的典型现象。从农村汹涌而来的剩余劳力深刻地改变了城市的原生态,但遗憾的是,为城市居民度身定做>的社会保障体系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弹性,为民工们作出一些合理的调整,以致他们很难通过正常的程序来伸张自己的权益。

    很简单,城市居民有着从居委会到工会再到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相应的多层次保障体系,而作为外来者的民工则往往被有意无意地排除在这种保障体系之外。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个在工地上短期打工的外来工被拖欠了大量的工资,他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伸张自己的权利。找居委会要最低生活保障过年,不行,居委会是为城市居民服务的。找工会,不行,工地上也许根本就没有工会,或者根本就没有人告诉他们有工会这样的组织。打官司,可以,但从仲裁机构到法院,往往要拖上个一两年,如此高昂的成本,对等着拿钱回家过年的民工们显然是不堪重负的。在体制内多次碰壁后,最原始但在特定环境下往往也最有效的极端方式就成了民工们最合理的选择。 (博讯boxun.com)

    出现“跳楼秀”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事件本身的一些误解。诸如,“跳楼秀”会影响社会稳定、“跳楼秀”是民工本身素质不高所致等等,这样的片面误读往往会把我们往有失偏激的路上引。事实上,“跳楼秀”恰恰给我们的城市管理者提供了一个思考的锲机。我们是不是应该对进城务工的民工们提供足够的咨讯,告诉他们应该怎样通过正当的程序维权;在发生了劳资纠纷后,我们的仲裁和诉讼程序是不是可以尽量简化,让民工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自己的血汗钱。

    “跳楼秀”只是民工们在城市中艰难生活的一个极端的缩影,事实上,除了劳资纠纷外,我们的城市保障体系应该延伸到包括外来工在内的更宽泛的领域,这不仅关乎到外来工的正当权益,更关乎到城市本身的稳定和长远发展。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01/2003011023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