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经济学家茅于轼为孙大午鸣冤叫屈
(博讯2003年07月29日发表)

    俗语称:墙倒众人推。但在接连落马的中国富豪中,河北富豪孙大午却获得了民众罕见的同情和知识界前所未有的道义支持。二十八日在接受采访时,经济学界标杆人物茅于轼公开「挺孙」。分析人士认为,孙大午的失败不是一个刑事案件,而是一个典型的政治事件,只不过这一政治事件在此次又被巧妙刑事化了。

     星岛日报报道说,本月五日被捕的孙大午,早在五月二十九日即遭刑事拘捕。作为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大午农牧集团的董事长,孙大午身家过亿,他的被捕,民间的说法是在「集资」上出了问题。但地方官员的说法是,自九三年以来,大午集团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以高于同期银行利率、不收利息税等手段,在周边村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累计达一亿八千万元,违反了《银行法》和国务院关于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的有关规定。 (博讯boxun.com)

    孙大午落马引起种种猜测,与他「农民思想家」的背景有关。这个学历不高的农民素喜与学者交际,并且办网站、办学校立言立说,经常受邀在北大等高等学府演讲,他在农村问题上的见解往往与主流相左,许多民间学者对他的言论都相当重视。五月底他被拘捕后,「大午网站」被关闭,地方公安局曾明言:该网站发表的《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部门的形象。因此孙大午「因言获罪」的说法,在内地各网站甚嚣尘上。

    最近,网民开始转述茅于轼支持孙大午的讲话,对此,茅于轼称,网上的署名言论确实是出自他本人。茅于轼进一步表示,说孙大午「非法集资,无非是因为他搞的信用合作方式使得地方的银行、信用社吸收不到存款,(银行、信用社)自己干得不好,怨谁去?」其次,茅于轼指「中国金融业很糟糕,无效率,还垄断」,使得农民找高利贷都难借到钱,没有更好的选择。

    事实上,茅于轼本人一直在农村做小额贷款的专案,并且已经做了十年,而且非常成功,仅在山西临县某村一地就贷款超过五百次,还贷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以上。茅于轼不讳言其民办银行的思路,九九年开始着名的「天村」实验,更是以村民自治为目标。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孙大午从五月下旬起便一直被当地警方扣押,他在河北省所建立起来的帝国为其赢得了名望,他的大午集团雇员超过一千三百人,经营范围广泛,从食品加工到宾馆和学校。孙大午的辩护律师朱久虎说,检察院已起诉坦率直言的孙大午非法吸取公众存款,中国法律禁止私营公司运作银行业务。

    不过,大午集团副总经理刘平则表示,公司目前尚未接到检察院的起诉书。刘平还向金融时报透露,大午集团所吸收的存款只是局限于当地雇员和他们的亲朋好友,并支持“适当”的利息,利息高于国家银行的两倍。

    刘平强调说,大午集团有限的活动都是法律允许的,集团从一九九六年起便一直把持着这些存款,当地政府对此一清二楚。朱久虎律师说,与孙大午一道被起诉的还他的两个弟弟。大午集团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不愿就起诉书中所说的已查封他们的所有财务纪录发表评论。

    金融时报指出,有问题的财务帐目和避免交税是中国商业的通病,一些中国观察家称,孙大午的官司阻止他发表更多的言论,诸如国有银行不愿向农村私人企业贷款等问题。而熟悉孙大午的人介绍说,他同当地官员的关系一直很糟糕,这或许是他“挨整”一个原因。

    而香港南华早报则指出,据称因拒绝向当地官员行贿的一名河北农民富豪,已被指控为非法吸收资金。孙大午事件已开始让人怀疑政府部门是否支持私人企业的发展。一九九三年以来,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以高于同期银行利率、不收利息税等手段,在周边村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累计达一点八亿余元,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法和国务院关于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的有关规定。

    分析人士称,孙大午有可能是经济犯罪,亦有可能是因言获罪,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不管孙大午犯的是那一条“罪”名,作为一个受当地老百姓而不是受政府拥戴的优秀企业家,在中国“应该”得到什么样的“国家尊重”是可想而知的。因而,孙大午的失败不是一个刑事案件,而是一个典型的政治事件,只不过这一政治事件在此次又被巧妙刑事化了。

    大午集团的工作人员称,孙大午过着一种斯巴达人的生活,远离那些娱乐活动,非常慷慨大方。据说,孙大午非常轻视当地的领导干部,并且经常同当地税务局和国土局的官员吵架。孙大午的支持者目前很担心当地政府,以孙大午被捕为借口,拍卖他的生意来筹钱偿还银行,即使孙已提出一项四年还款计划。孙大午的北京辩护律师称,打算为其作“无罪辩护”。律师称,孙大午把钱用于当地的发展,并让当地的经济受益,象他这样的人不应该因此而受到惩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07/2003072911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