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未经证实的版本:同学亲历西大游行
(博讯2003年11月01日发表)

  一个 晚上,发生在西大的事件从一起学生自发的爱国运动发展成了一场混乱不堪,损失惨重的悲剧,其间包含了多少丑与恶。 事件的起因原自29日晚西大外院的迎新晚会。4个日本留学生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当着上千师生做出那样肮脏丑陋的行为,又如此混帐的无以复加的公然侮辱中国人(此处再省去诅咒若干),不知道当时在场的师生怎么了------ 那几个留学生竟然 而且是毫发无损的离开了。大多数人特别是校方根本没想到,事件因为第一时间的处理不利而急转直下 ,最终酿成大祸

    30日早上,有人在西大校园贴出大字报:“国耻”,消息迅速传开。到中午12点,闻讯的数千学生围住了西大留学生公寓,要求肇事的日本人出来交代。据西大的同学说,当时已经有人冲上去了,但没找到日本人(可是晚上当我们从西电赶到西大后留学生公寓并没有什么痕迹,这是后话 )。从下午开始,西大的学生开始在校园内游行,写大字报,贴标语,声讨日本败类。而此时,校方和相关部门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来控制局面。也是从下午开始消息陆续传到周边院校。但真正的爆发还是到了晚上。 (博讯boxun.com)

  晚上8点半左右,在西电校园内已经有十几人组成的游行小队伍,喊着:“打倒小日本”,“声援西大”,“抵制日货”。我是在去上自习的路上碰到的,因为当时队伍比较小,特别是口号喊得不清楚,大多数人并没有加入队伍。因为觉得奇怪,便给西大的同学打电话,听他说了事情的经过,在电话中还听到那边人声鼎沸(那时西大还在游行)。到教室后,我大概说了一下,可同学们都不关心,而只是谈论。本以为大家会义愤填膺,可是令人失望,大家都是“学业为重”,“安全第一”等理由继续埋头苦读。只有一个自习认识的复读生跟着我一起下去了。“当时咱们南联盟使馆被炸,咱们没赶上,这次收拾小日本,咱一定要去”,这是这位哥们当时的原话。

  下楼后,队伍已经已经有5、6百人了,并且不断的有学生加入。队头举了3个大牌子,除了之前的几个口号外,又加了诸如“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人民万岁”着类让我觉得有些奇怪过时的口号;因为要去声援西大,队伍开始浩浩荡荡的向西电东南门行进。可是到了东南门,发现大门已经锁上,于是都停下来。此时有人带头唱起了国歌,群情激昂人越聚越多。在高喊了十几次“开门,开门”后就冲上去把大铁门给挤开了,上千学生开始朝西大进发。而此时西电的领导才闻讯赶来,不过已经有些晚了。我和两个同学走在队伍靠前,这时的口号才正规话起来,“振兴中华”,“还我尊严”,“扬我国威”等等,路边的群众都鼓掌叫好。可也不乏有乱喊“杀了日本猪”“砍了他们”之类的。一路上有人在发传单,西电团委的几个年轻老师拿着扩音器招呼同学们喊整齐走整齐。这让大家都觉得是校方支持的游行,所以情绪更加激动。可是事后证明事后证明这是一大漏着。

  十点左右,队伍到达西大。但校门已封。此时西大里面已经静下来了。西电的一千多名学生经过半小时的行军,情绪已经非常激动,齐声喊道:“开门,开门”!西电党委副书记龙建成和校团委的老师开始阻止大伙挤门并说:“同学们的爱国行为学校是支持的,(场下一片掌声)西北大学一定会严肃处理这几个日本留学生!不过,现在咱们西电的学生快回学校吧!”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同学们顿时被“龙头”的话给激怒了,后边有人开始骂道“卖国贼”,“是不是中国人”……大家于是纷纷往里头挤。此时校门内已聚集了一些西大的同学,他们鼓掌欢呼。眨眼之间,几位老师的阻拦就被冲破,西大校门也应势倒地(人多力量大)。十几个同学被挤倒,不过这时同学们还很清醒,大家赶紧倚住后面的人潮,等那十几名学生爬起来后才继续前进,体现了同学们的素质。期间一个负责照相的老师一直在大声的喊“同学们小心,别挤坏了,小心脚下!”这给人印象很深。

  西电的同学们高喊着声援西大,打倒日本狗的口号,唱着国歌,兵分两路朝留学生公寓围去。此时已有一些西大学生在那蹲守,他们见到这庞大而激昂的队伍,马上让出一条路。红旗在舞动,口号越来越响亮,人群中情绪已有些失控。留学生楼门口有十几名领导在阻拦(但大多身体肥胖,个子也不高)。大家没费多少力气就把他们挤开,冲到楼门口。也就是在这个时刻,示威开始变味,一场丑陋的闹剧开始了。

  后面开始有人往前面掷石块、砖块,玻璃门被砸碎,旁边的留学生楼匾被拆下,砸了。因为是在最前面,得稍稍弯下腰躲开后面同学的石块。我旁边两米处的一穿西服的学生,不停地从口袋中掏出石块往前砸。令人鄙视的是,当他每次要砸前都要小心的环顾一下,然后偷偷的迅速出手。如此委琐的行为,真让人怀疑他的动机。很多同学冲上了留学生公寓,开始找人。一楼被迅速无辜的砸毁。这时后面传来日本人住在四楼的消息,我们拥回大厅,准备往上冲。七八名校警和一个保卫处的人挡住楼梯,学生开始唱国歌喊口号,并骂他们是走狗。五分钟后,后头的同学们开始向他们扔石头,我亲眼见有一名校警被砸倒。几名学生爬上栏杆,开始抓校警。一名年轻的校警此时千不该万不该,竟然出了手。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完了。果然立马有两名校警被拽着头发拉了下来,开始了围殴。后面的人往前拥,扔石头,前面的同学则挤在栏杆上,又有一些同学受伤了。我和周围几个同学喊:我们是来干日本鬼子的,不要伤自己人。可是声音如此渺小。同学们疯一样的涌了上去。此时,一直在前面的我我靠边了,因为觉得已经变味。看着那么多张亢奋的脸,看着一些人趁乱打砸,非常失望。

  我从边上挤了出去,竟然走到了留学生公寓的后院。这时我发现,这里相对于外面安静一些,但是气氛却更加紧张。因为这里聚集了大多西大的校院领导,还有几个记者和撤离下来的老师、工作人员以及留学生。也从这时,作为唯一在此地观察的学生,我看到了事件的另一面。领导们都在指挥,不过非常混乱,半天才统一意见:迅速叫校保卫处来控制局面,穿上便衣!------便装,又是这种典型的镇压做法。可是正因为这些无能的领导的自作聪明,局面进一步恶化了。与此同时,几百名学生已经冲上了楼,开始一层楼一层楼的找人了。能听到混乱的声音,几个胆小的校领导已经乱了方寸,一边来回走一边说:这再打死个留学生我们怎么交代啊? 我旁边的女留学生突然尖叫起来,因为她看见有留学生被架着抬了下来。我估计已经被打残了。这时第一批便衣已经到达,在领导的命令下开始疯狂的冲进学生堆里,救出3个已经打昏的留学生,还有3个便衣抓住了一个闹事的学生,往餐厅方向拖,一边小跑,一边猛打乱踹。是校卫队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吧,当时他们只有二十几个人。这些举动被学生们发现了,几百名学生迅速地,从他们进去的那个门冲了进去。一些便衣被围住群殴,一个穿着西服的便衣仓皇逃跑,却似乎昏了头往围墙边跑去,跟在他身后的是几十个疯狂的男生,而围墙边围过来的西大学生也翻墙过来。听见有人喊:他是便衣,打死他!那个便衣踉踉跄跄被淹没在人群中。会死么?很可能吧!旁边的很多人都被吓坏了。领导们已经向后撤。第二批便衣已经赶来,但是没还没敢冲上去。

  处理掉几个便衣后,人潮围住了留学生餐厅,又开始了冲人墙,砸玻璃。只听见 有领导喊:赶快让防暴警察上来。

  我看着疯狂的人群,给还在留学生公寓外面围着的同学打了个电话:“防暴警察快来了,失控了,你们赶紧走!”然后从后门走了出去。外面就是西大的后街 ,已经停了很多警车和几辆大客车,客车上有穿武警服的,还有让我厌恶的便衣。太白路已经封锁了。我一个慢慢往回走(一起来得同学早被冲散了),心情很复杂,一次爱国行动怎么就这样变味了。

  12点到学校。路上见到个100人左右的学生队伍还在往西大赶。根据后来回来的同学说,也就是快12点的时候,西工大的队伍也赶到了西大,还喊着“西工大的来支援了”。再后来就是拿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冲入和大多的学生四处逃散,当然还有围殴。

  之后再没问西大的同学后来怎样,只是早上学校封了,几辆陕0也开进校园。省市校领导一层层开会,教育部副部长和日本驻华大使也来了。结束了,但原吧。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3/11/2003110101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