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民间团体在中共监控打压下艰辛崛起
(博讯2004年12月30日发表)

    (中央社记者廖真翊特稿)中国民政部近日表彰五百多个民间组织,以往被视为敏感、非法的民间团体,一时间看似咸鱼翻身。事实上,在少数组织荣耀加身的同时,越来越多民间团体面临中共专制政权的监控与打压。

    随着中国经济体制朝向市场化转型,过去一直被中共视为“禁区”的民间社会团体,在各种国际组织影响下,逐步呈现发展态势。面对这股崛起的民间力量,中国当局因应时势,宣布将民政部主管民间团体的“社会团体管理司”,改名为“民间组织管理局”。

     中国官方新华社将主管部门更名的改变解读为“民间组织正式得到官方认可,取得了官方的合法性”。南方周末则形容这是中国对民间组织第一次观念性突破,显示民间组织已获得社会广泛认同,对此感到欣喜。 (博讯 boxun.com)

    相较于中国媒体的乐观预期,中国一名民间环保团体负责人显得谨慎而务实。他说,中国政府近年来更懂得如何拿捏“表面上不介入、实际上操纵干涉”民间团体的尺度。就像中国民政部首度表彰的民间组织名单,包括养猪协会、慈善协会等,大多是民间各种行业协会。

    至于较具争议性的环保团体与独立学术机构,中国当局会严密监控,一旦发现“出格”的情况,甚至能不给理由就撤销注册资格,藉此剥夺团体运作的合法性。

    长期在环保团体、爱滋病救助团体与保钓团体间跨界工作的胡佳说,中国民政部设置民间组织管理局、表彰民间组织,并不意味中国民间团体从此能自主发展,也不代表民间团体取得独立于政府外运作的合法保障。相反的,这是为了让民间组织成为“形式在体制外、运作在掌控下、实质为当局服务”所采用的政治手段。

    他强调,中共当局对于听话的民间团体宽以待之,对于真正在政府体制外的组织加强监控,至于部分敢于针贬时政的民间团体,会用各种隐晦不明的手段打压。

    中国目前最具影响力的民间学术团体“天则经济研究所”,就在创立十周年之际,遭遇到当局刻意刁难。

    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办人之一、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透露,天则自去年底就被通知不再接受注册,于是他们转向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寻求登记,对方一开始十分欢迎天则挂靠,后来却表示“上面打招呼不给登记”。

    此后,中国有关部门就常常以“天则所是未注册的合法组织”为理由,勒令天则停办各种活动。

    茅于轼质疑,有关部门停止天则经济研究所的旧有注册,在未交代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又不允许新的注册,这显然是中共当局对天则所采取的不名誉打压手段。天则所为此四度去函北京市长王崎山,仅获得“现有类似机构登记办法不完善”,并未说明该如何补救注册。

    茅于轼说,在没有注册的情况下,天则所的运作随时可能被停止,这形同是要天则“自动关门”。他呼吁中国当局尊重民间团体的主体性,让天则所恢复注册。

    遭到打压的还有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创办人王力雄。据“中国人权”披露,王力雄因为参与质疑西藏活佛被判死缓的案件,被“自然之友”开除。

    由于中共当局警告“自然之友”,如果继续委任王力雄,将无法完成每年一次的重新登记,面临被取缔的命运。为了能够继续投入中国环境保护事业,“自然之友”最终屈服于中共当局的压力,开除秘书长王力雄。

    虽然面临中共当局的监控打压,但是令人鼓舞的是,中国大陆民间对于结社自由的需求日益殷切。一项研究发现,经过正式登记的中国民间组织仅占民间组织实际数量的百分之八至十三,显示更多民间组织正在体制外发展。

    除了在数量上不断蓬勃发展,民间组织也在中国社会发挥越来越具体的影响力。包括“自然之友”等民间环保组织停止虎跳峡梯级水电站的建设、北京民间团体酝酿民意反对动物园外迁、温州烟具协会组织民间力量抵制欧盟对中国打火机进行反倾销调查等案例,都显示中国民间团体日益发展,民间力量逐步崛起的大趋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4/12/2004123011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