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溫家寶智囊批評朱鎔基 (中南海消息)
(博讯2005年07月10日发表)



香港“开放”杂志七月号
    
     (博讯 boxun.com)



◎烏蘇里
    
    
    空軍政委劉亞洲看黃碟捱批影響力被誇大
    中共元老李先念的女婿、中共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因一篇出位講話流傳網上而成為大陸在野政壇議論的熱點人物,甚至產生「劉亞洲現象」之說。因劉亞洲引起的爭議之一是,像劉亞洲這樣的軍中少壯派軍人議政干政是否有利於中國民主化?憲政學者王怡持否定看法,認為軍人干政對未來中國民主轉型是很危險的事。
    
    網上流傳說劉亞洲是江澤民高參,政治影響力很大。有一個傳說稱,六四後中共八元老聚首,約定每一位元老提名一子女進入高層領導班子,如鄧小平是鄧榕、陳雲是陳元、薄一波是薄熙來等,李先念提出的即是女婿劉亞洲,說明劉亞洲可能是中共政壇明日之星。
    
    一位對劉亞洲有了解的知情者對劉亞洲被熱炒覺得好笑。他說,劉亞洲名為中將,實際上是一位文人,對軍事完全是紙上談兵。其人因出身權貴,有一些話語特權,說話比較口沒遮攔,實際他的影響力非常有限,甚至曾因在辦公室看黃色錄影帶被人打小報告受過上級批評處分,精神受挫,一度相當消沉。他那篇在網上流傳的講話《信念與道德》,中共軍內很多人看了也不以為然。有關他的傳說不盡可信。
    
    痞子外長李肇星兒子滯留美國拒回歸報國
    有「紅衛兵外交戰士」、「痞子外長」之稱的中共外交部長李肇星由於在國際外交場合,常不講禮儀,惡罵中外記者以「捍衛國家利益」,頗得國內愛國憤青歡心,贊他「愛國有勇氣」。而這位莊稼漢出生的外長又愛寫淡如白開水不像詩的詩,遂被拍馬屁的中共媒體稱為「鐵骨柔情」的外長詩人。肉麻當有趣。二○○五年他給其留學美國的兒子李禾禾寫了一首詩意索然的詩:「別忘了你是誰?/你是朋友的朋友/你是親人的親人。/你是祖國的兒子,/這是一切的根。」以愛國教子,氣壯如牛。
    
    但最近李肇星老婆秦小梅在上海發表文章,大講她和身邊兩個出色男人──老公李肇星和兒子李禾未──的家庭生活,無意透露,「祖國的兒子」李禾禾赴美讀得到學位後,並無意回到祖國「這一切的根」報效國家,甚至失業了也要堅持滯美。
    
    秦小梅說,九一一事件後,美國經濟很不景氣,李禾禾的公司大批裁員,他也被裁掉,心情很沮喪。秦小梅接到兒子電話,不是勸兒子趁機回國服務,而是勸他「別灰心,繼續前進」。在父母的鼓勵下,李禾禾「重拾信心」,另覓新職。去年又考入哈佛工商學院。
    
    據測,李禾禾二○○一年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打工三年後又讀書,可能已拿美國綠卡,再過幾年一定入籍當美國人,可見李肇星「祖國,這是一切的根」有多虛偽。
    
    秦小梅在文章中透露她是高幹子女,李肇星與她是北大西語系的同學,後一同調外交部工作。當時不少人給她介紹對象,不乏英俊瀟灑的青年才俊和風度翩翩的名門之後,但她很理智,認為「過日子不靠一張臉」,「丈夫的外表只能滿足妻子一時的虛榮心」,因此撿了李肇星這張不敢恭維的臉。作丈夫沒問題,但一張獐頭鼠目動輒青筋暴露的臉做中國第一外交官大概和時興的面子工程不太吻合吧。
    
    西藏活佛全國政協副主席縱容女兒搞腐敗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中共無官不貪,連西藏活佛當了共產黨的官,有了權力都會變成貪官污吏。對西藏問題研究很深的北京作家王力雄披露說,全國政協副主席帕巴拉.格列郎杰活佛的女兒利用父親權力歛財,僧人普遍不滿,但奈她不何。
    
    王力雄說,拉薩大昭寺為世界文化遺產,原來門票定價三十五元,但最近在這位權貴活佛的女公子壓力下,不得不與她的公司簽下十年承包門票的合同,門票提高到七十元,由她公司製作多媒體光碟門票,每賣出一張,她的公司就要拿七元提成。西藏旅遊旺季時大昭寺每日有遊客三千多人,僅兩個月便可撈得五十多萬元,最旺每天便有兩萬元,可想見十年承包這筆橫財有多可觀。此女原在尼泊爾經商,回西藏後靠父蔭當上西藏自治區政協常委。她要包攬大昭寺門票,大昭寺原不肯屈就,自治區政府的官員便向大昭寺施壓。現在食髓知味,攬錢的手又伸向拉薩哲蚌寺和色拉寺,承包了兩寺院門票後,又打算再染指小昭寺等寺院。
    
    王力雄說,門票暴漲,遊客和朝聖者負擔加重,僧人心理亦覺不安,只是肥了御用活佛之女。有僧人公開批評,官方面說不利穩定。
    


總理智囊溫鐵軍批評朱鎔基引發圈地運動
    著名的「三農專家」溫鐵軍今年兩會前在安徽某縣的演講,最近被上了國內的網站,名為《李昌平的悲劇和胡溫的難題》。溫鐵軍提到當年作為鄉黨委書記的李昌平拿著七常委的批示,竟然推進不了棋盤鄉的改革,導致所有部門都反對他這個鄉黨委書記,縣委早就坐不住了,組織部長只好跟他談話,說你已經成了監利縣最不穩定的因素,你不能在這裡幹了。李昌平一怒之下只好辭職。溫鐵軍以這個故事來比喻胡溫當前的處境。他說:「如果像李昌平那樣的悲劇在全國都發生,那就意味著中央七常委的尚方寶劍沒有用。這個悲劇不是李昌平個人的,是我們黨的。政令不暢,如果不解決,真出大問題誰也對付不了」。
    
    溫鐵軍認為「三農」問題、上訪問題、貪污腐敗問題,基本是九十年代單純追求GDP增長造成的,他說:「朱老闆在臺上把中國的高速公路一扯,就扯到了世界第二,像扯麵條一樣,但你知道這高速公路佔多少地嗎?過去一直不批,就是因為大量佔用耕地,朱總理這麼一扯就扯出一系列圈地運動,造成今天許多高速公路說是收費還貸,實際上連還農民的佔房款都還不起的。矛盾一直扯,沿路都發展成了工業帶,第二波圈地運動又起來了。二○○三年一年的土地就減少三千萬畝,提前七年把國家應保留的耕地面積突破了,糧食播種面積下降到十四點五億畝,低於了十六億畝國家就沒有了經濟安全。當年秋收時候,糧食價格本來應該下降,結果不降反而上漲,拉動物價指數整體上漲。」
    
    溫鐵軍透露:廣東、江蘇這些發達省互相拼著,政府投資搞「三通一平」,企業不花錢進入,地價也不用給,強徵老百姓土地,使得上訪告狀大幅上升,溫家寶總理批示了四次,要求各地執行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要求查違法徵佔,但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對這個批示當真。接著中央連發四個文件,被稱為「四道金牌」,仍然沒用。隨後派出十個調查組到各地查處結果第一組回來報告違法徵地案十萬四千件,只有某省某個縣的土地局長被撤職。據說調查組前腳走,該局長就異地做官。平均每天報到中央的大型群體性治安事件,像包圍政府、堵塞交通、掀翻警車等,是兩位數以上,一年這樣的事情大約六萬起。溫鐵軍發問:「如果你在中南海待著,每天都收到這麼多報告,難道你能夠熟視無睹嗎?」
    
    溫鐵軍透露:二○○三年一月,中央召開農村工作會議,胡錦濤強調「三農」問題是我們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上頭熱,各部委、基層繼續是涼。當時中央擬將公共開支重點下投到縣以下基層,但是文件各個相關部委不簽字,不同意,胡錦濤在政治局會議上說:「這個文件不必再討論,我拍板,就這樣定了。」溫鐵軍問:「就像李昌平在他那個鄉,一把手拍板了,能執行嗎?」半年後記者到各部委調查,衛生部、教育部、文化部等四大部沒有一個部委執行這個文件。
    
    溫鐵軍透露:十六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奔小康導向是放棄GDP追求,提出綜合增長,可持續發展和五項統籌,立刻引起社會不同利益群體結構的複雜反應。首先大多數官員不理解,你不是講發展是硬道理,怎麼現在又不提了呢?理論界也說,GDP是好指標。二○○四年中央搞宏觀調控,溫鐵軍到各地調查,百分之九十的幹部、知識份子、企業家不理解,甚至對宏觀調控持敵視的反對態度。到了二○○四年綜合發展,五項統籌,就變成科學發展觀這種新思想,依然很多人不理解、不適應,還被說成口號太多了。
    
    溫鐵軍參加了國務院邀請的四名專家會議,中央讓拿出治本之策,溫鐵軍拿出的是「殺雞儆猴」,他贊同四中全會提出的加強執政黨執政能力的建議,讚賞從黑龍江一省級領導幹部親屬開車撞人案,一下查出全國大案,一次性拿掉五個省級幹部,八個廳級幹部,五百六十多個處級幹部,搞大風暴。從溫鐵軍對胡溫難處的披露,說明他是當今的智囊,起碼是溫家寶的智囊。
    
    趙紫陽兒女在官方控制告別式後舉行家祭
    二○○五年一月二十九日,趙紫陽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舉行,中共官方諸多限制。趙氏後人攜帶自趙紫陽逝世之日起就高懸在家中靈堂的兩對挽幛,要求在儀式上掛出。官方主辦機構以有「刺激性字眼」拒絕。在趙家的一再堅持下,告別儀式結束,在主辦機構撤走花圈和儀式現場的橫幅「沉痛悼念趙紫陽同志」以後,趙家兒孫輩終於懸掛出表達他們自己心聲的挽幛:
    
    倡民主堅守良知家人為你驕傲;
    今西去終獲自由風範永存人間。
    支持您的決定是我們不變的選擇;
    能做您的兒女是我們畢生的榮幸。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5/07/2005071002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