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新闻周刊]:砖窑里的罪恶
(博讯2007年06月16日发表)

    
    [内容速览]本周,山西省洪洞县的这起黑砖窑残忍虐待农民工事件被曝光。当这些披头散发、浑身污垢的窑工被营救出来时,很多人身上伤痕累累,有的已经极度虚弱到无力行走。
     (博讯 boxun.com)

     山西洪洞县,中国人不陌生,熟悉或不熟悉京剧的人们都能唱两句或听到别人唱过几句《苏三起解》的片断,苏三离了洪洞县,上来就唱到了山西的洪洞,所以这个县比较有名气,可惜在本周它又出名了。不是因为京剧,而是因为县里一个黑砖厂暴出折磨32名农民工的惨剧。这32人被骗到这家砖厂,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觉,没工资,没人身权利,五名打手六条狼狗,注视着他们的生活与工作,而没过多久32人中一人被打死,到他们被解救的时候,32个人只剩下31个,而其中还有8位几乎处于神智不清的痴呆状态。事情一出来,从中央领导到媒体记者,从他们的亲人到普通的百姓,或愤怒或同情或伤心,不同情感都被点燃。而这时人们才又陆续知道,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唯一,困惑与痛苦就更加加剧了。《新闻周刊》本周视点,今天和您一起困惑和发问,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怎么了?
    
     详细内容
    
     本周,面对发生在山西省洪洞县的这起黑砖窑残忍虐待农民工事件,前往调查的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非常震惊,令人发指”。当这些披头散发、浑身污垢的窑工被营救出来时,很多人身上伤痕累累,有的已经极度虚弱到无力行走。负责解救的洪洞县刑警大队队长林旭事后回忆说:看到前来营救的人,这些工人都很激动,疯了似的跑出来。
    
     对于这些最底层的贫苦农民来说,恶梦终于结束了。
    
     受害窑工:(打一般用啥打?)木棍。
    
     受害窑工:(用啥打的?)用锨。用锨打的?
    
     河南电视台记者 付振中:洪桐县广胜寺的三条沟窑厂,这个窑厂是我暗访的黑窑厂中间最黑最残酷的一家窑厂,这个窑厂有31个工人,都是黑工,就是说这些工人是不给一分钱的,并且这些工人每个人都挨过打,都被毒打过。问哪一个人被打过用什么打,用棍子打用砖头打,我所见到的打重伤有七个,有腿打断的,在医院躺着的,有严重烧伤的。
    
     来自河南省巩义县的小磊,被窑主强迫下窑背还没冷却的砖块,导致身体被大面积烧伤,达到五级伤残。而来自陕西三门峡的申海军,因为试图逃跑腿被打断,由于得不到治疗,如今他的腿已经萎缩变形。要不是半个月前洪洞县警方在一次非法民爆物品排查中意外发现这个黑砖窑,两人可能会把命搭上。
    
     窑工们说,他们每天早上五点就得开工,干到凌晨一点才可以睡觉,一日三餐就是吃馒头喝凉水,晚上被反锁在没有床的黑屋子里,30多人背靠背打地铺,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一分钱工资。
    
     受害窑工:没人能够跑出去,看守很严,早上一起来这个地方有人,这边上有人,一到干活的时候把你送到工地上,人稍微一离开他马上就知道。
    
     受害窑工 小磊:西安汉中有个窑工,他跑了,老板把他耳朵割掉了,腿打断了。
    
     除了洪桐县的31名窑工,上周末,山西芮城也有窑工被警方解救,听说可以回家,惊恐万分的窑工们甚至连自己简单的行李都没拿,就匆匆登上了警方安排的拖拉机,他们来自不同的省市,年龄从十五六岁到六十多岁不等,其中还包括很多残疾人、智障者,甚至是未成年人。
    
     被骗学生:(你今年多大了?)18岁。(你是自愿来的还是别人叫来的?)把我骗来的。(谁骗你来的?)火车站对面的介绍所。
    
     事实上,关于农民工受骗被胁迫、虐待的事件已陆续被曝光多次,仅公开报道过的就涉及山东、山西、湖南、辽宁、云南等多个省市,而黑砖窑最为集中的是山西运城、临汾、晋城三地,一根烟囱就是一个砖窑,这些砖窑里到底还有多少被折磨的窑工,我们不得而知?
    
     本周,在社会的强烈关注下,一场“打击黑窑主,解救拐骗民工”的专项行动正在河南、山西两省分别展开,短短几日就有数百名被拐骗的窑工获救!
    
     山西新闻发布会:由省公安厅三位副厅长带队,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省总工会参加,组成联合工作组,今天就奔赴郓城、临汾和晋城三个市,对打击黑砖窑主,解救被拐骗民工专项行动进行督查指导,政法部门密切配合,加快办案进度,形成强大的打击声势,阻止犯罪。
    
     主持人:在关注这些被救农民工的报道中我看到这样一个报道,是去年6月13号,山西的一家报纸报的,也就是距离本周整整一年,当时报道了一个山西运城的高三的孩子被骗到黑砖厂,最后不仅耽误了高考,而且身心健康还被摧残。这条报道让我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也就是说事情并没有彻底的被隐藏,起码一年前就有过类似的情况,只是当时人们没去顺着这根线去顺藤摸瓜而已,不敏感或者叫麻木,终于在一年后付出更大代价。其实就从洪洞这起折磨农民工事件的本身也不是没有提早解救的可能,这个黑砖厂就在村支书家的对面,乡镇干部和派出所的片警也经常来支书家,更何况矿主就是支书的儿子,这一切不能不让人怀疑,有些人的人性哪去了?
    
     6月15日 山西省公安厅新闻发布会
    
     本周,随着公安部门的介入,案情不断有新的进展,洪洞县的砖窑老板王兵兵和他的四名打手已经被拘留,但是包工头衡庭汉截止到周六仍然在逃,公安部门已经对他发出了B级通缉令!在衡庭汉接手砖窑的一年多时间里,32个农民工1人死亡20人受伤,而对于这起举国震惊的案件,我们最大的疑问是,这个存在于光天化日之下的黑砖窑,为什么能够存在那么长时间却无人过问?
    
     广胜寺镇曹生村村民:他们就是干活,不干活就是吃饭。我们就不上来,这又没有我们要干的活,我们忙得就没空上来。
    
     事实上,窑工们被虐待的这个砖窑并不荒僻,位置在曹生村东南角的一个小山坡上,占地20亩,砖厂晒砖的空地就是很多村民的屋顶,坡底下是小卖部和饭馆儿,但是,对于砖窑里的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并没有引起村民们的注意。
    
     王兵兵妻子:具体我们光管砖。
    
     记者:你光管砖?
    
     王兵兵妻子:我丈夫他。
    
     记者:这几个工人头发很长很臭,被打,这情况你不知道?
    
     王兵兵妻子:不知道。
    
     记者:你住这么近怎么不知道?
    
     王兵兵妻子:我真的不知道。
    
     记者:这养狼狗你知道吗?
    
     王兵兵妻子:这狗子,你来你来,你看看我们的狗子会咬人吗。这是我家的狗子,他绝对不会咬人。
    
     记者:狗是你养的还是工头养的?
    
     王兵兵妻子:这是我们的狗
    
     在砖窑的这个小山坡上,一侧是窑工们被折磨囚禁的房子,另一侧是就是老板王兵兵的家,距离不过100米,而这个王兵兵,也正是曹生村党支部书记王东已的儿子。
    
     记者:你这个砖厂现在有什么手续吗?有营业执照吗?
    
     王兵兵:没有
    
     记者:你什么手续都没有?
    
     王兵兵:嗯。
    
     记者:那你为什么还能生产?
    
     王兵兵:像我这小砖厂都没有手续,都干着呢,又不是我一家。
    
     记者:还有其它的吗?
    
     王兵兵:小砖厂多了,不过我就是用了一下外地人。
    
     事实上,儿子王兵兵的砖窑,就位于他父亲 村支书王东已 承包的山上,这座山位于著名的广胜寺风景区内,属于国家退耕还林项目,根本不允许存在这个污染环境、破坏耕地的砖窑!但是整整四年,当地的环保所和林业所无人过问!当地的工商所和劳动监管部门无人过问!而经常往来于村支书家的包村干部,也无人过问!
    
     我们看到的结果是,32名窑工,在整整15个月内饱受折磨,其中一人被活活打死,竟然连一个报案的人也没有!最让人无法容忍的是,作为基层一级的党员领导干部,村支书王东已到底在这个罪恶的砖窑里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主持人:回头看这32名农民工是怎样来到黑砖厂的呢?其中23名是在郑州西安的火车站直接骗来的,也就是说很多离家出外打工的农民工带着希望下了火车就被直接送进更大的绝望与黑暗之中,更剩下的9名由于一人死亡8名神智不清,他们已经无法说清他们是怎么来的,但是估计差不了太多吧。好了,接下来我们要关注一下,被解救之后,他们是怎么走的。
    
     就在洪洞、芮城等地一系列令人愤怒的黑砖窑虐待农民工案件接连被曝光之后,本周,人们看到的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解救大行动。
    
     电话采访 山西运城公安局局长 段绪忠:昨天我们搞了一个零点行动,全市共出动警力5400多人,分成420个行动小组,突击检查了1058个砖瓦窑,对务工人员,每个人的情况,劳动情况,生产生活情况,都进行了排查、登记。
    
     电话采访 被解救农民工父亲 :他回来以后在医院里面,跟在老家没有出去、没有到山西的情况不一样,他说话上、精神上、身体上全都变化了,变化大得很。现在就是有点呆呆傻傻的样子,走路也走不好。
    
     电话采访 被解救者母亲:再别提回来时的情况了,村里人都不认得娃,又脏,又伤,像叫花子。晌午十一点回来,到晚上我去,娃一直叫喊,一直哭。
    
     根据山西省公安厅公布的数据,截至周五,他们的专项行动中共解救了251名被拐骗的民工,与此同时,河南警方也组织了一场有3万5千名警察参与的行动,仅仅四天,就解救被骗民工217人。
    
     周五,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全国总工会等有关部门组成的工作组也抵达了山西。
    
     电话采访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 孙宝树:我们工作组的工作重点,一个是首先要全力地解救被拐骗的农民工,严厉地打击黑窑的违法行为,第二就是要全面地整治非法用工问题,切实地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三是要求地方政府对解救的农民工做出妥善的安排,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比如安排受伤人员要接受治疗,对经济困难的劳动者给予适当的救助,也使他们平安返乡。现在调查组正在全面地紧张地开展工作,要想尽快地查清事实,对这些违法人员依法严肃,从重从快地处理。
    
     中华全国总工会 张鸣起:这次案件是一个严重侵害农民工合法权益的刑事案件。从工会工作的角度上我们要为这些职工,要对这些职工进行慰问,要对他们提供法律帮助,要向政府反映,提出我们工会的要求,要追究相关的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
    
     但是,此前山西洪洞县有关部门对解救出来的农民工的安排并不令人满意,由于当地政府把善后工作交给了曹生村的村干部来处理,导致大部分被解救出来的农民工根本无法取得联系,不知道他们的下落,甚至地方政府提供的受害人名单、以及联系、电话通信地址等也都存在错误。不仅如此,在调查组到达当地以后,案发现场也遭到了破坏!
    
     中央电视台时空连线记者 隋笑梅:在这31个人当中有8个人应该是弱智人,从他们的登记表上面也看得出来,好多人就是没有年龄,没有家庭住址。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说清楚,这些人送到哪儿去了,我是怀疑的。
    
     事实上,即使受害人全部找到,赔偿善后工作也是困难重重。照片上的这个年轻人叫张徐波,陕西西安人。2002年,只有16岁的张徐波被骗到山西永济一处黑砖场,遭遇了和今天的洪桐事件近乎相同的厄运,永远失去了双脚,2004年,法院判罚窑主等责任人赔偿张徐波49.6万元,然而,时至今日,病情恶化导致股骨头坏死急需用钱救治的张徐波却仍然没有拿到赔偿。
    
     电话采访 张徐波案件代理律师 王改周:张徐波从一个健全的少年突然变成了一个一级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判决生效以后没有执行回来一分钱,他和他妈拿到这个判决的这几年,三年之内一直在向有关的部门反映,在救助、呼吁。
    
     电话采访 张徐波母亲:他现在在家什么也干不成,走路也不方便了,股骨头坏死后,天一下雨,他疼得就哭。
    
     对于张徐波的遭遇,早在2003年,温家宝总理、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山西、陕西两省书记、省长就曾先后作出批示,山西警方也一度加大了对当地黑砖场的排查力度。然而,四年后的今天,面对又一次的举国震动和又一轮从上至下的解救行动,我们又该期待怎样的前景呢?依旧在厄运中挣扎的张徐波,还有那些刚刚从洪洞砖窑带着伤痛离开的农民工们,或许在提醒着社会,解救还仅仅是个开始。
    
     主持人:由于这起农民工被折磨的事件,很多人重新又读了一遍几十年前夏衍写下的名篇《包身工》,重新为卢柴棒的遭遇落泪,重新看到了文中的那段话,在这千万被压榨的包身工中间,没有光,没有热,没有温情没有希望,没有人道。这样的文字不能不让人想到黑砖厂里那32名农民工兄弟。难怪他们被很多人称为现代包身工。然而,历史怎么能简单的重复呢?事件发生犹如揭开我们身上一个巨大的伤疤,一瞬间痛得厉害,但处理好了可能成为彻底治愈的机会,但愿我们能够把握住这样的机会。
    
     新闻周刊6月16日播出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6/2007061622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