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在黑砖窑被奴役33天 瘦掉60多斤
(博讯2007年06月17日发表)

    
    文章提交者:后台操作 猫眼看人
     (博讯 boxun.com)

      昨日,20岁的合川南津街人蒋阳扬在母亲陪伴下回渝。今年4月23日,蒋在河南郑州被人骗到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临晋镇瑞达砖厂,每天工作20个小时。其母扬小群寻儿一月无果,快要绝望时,突接好心人密报。5月31日,在警方配合下,蒋才被成功解救。
    
      据了解,山西洪洞警方解救出的31名民工中,我市酉阳县龙潭龙泉社区5组的肖卫东,至今没有音信,老家的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身上伤口至今能见骨头
    
      昨天凌晨,蒋阳扬和母亲下火车后,住进渝中区菜园坝大发桥招待所。可能是坐车时间长了,蒋阳扬莫名发火,刚安顿下来就对母亲一顿拳脚,打得母亲鼻青脸肿。折腾大半夜后,于昨天一大早不知去向。扬小群和前夫蒋加成找了几个小时,才在菜园坝找到儿子。
    
      扬小群说,儿子和以前相比性情大变,发脾气时六亲不认,见谁打谁,估计是神经受到严重刺激。最让她心痛的是,儿子手臂、大腿、臀部等处到处是铜钱大小的伤口,有些地方烂得已能看见骨头。
    
      扬小群说,她最后一次见儿子时,儿子体重88.5公斤,而现在只有57公斤。据医生称,要是迟解救一段时间,蒋性命难保。
    
      郑州火车站接母落入骗局
    
      在蒋阳扬的记忆中,他是4月23日早晨在河南省郑州火车站等候母亲时被人骗走的。
    
      扬小群说,儿子从小患有肾结石等疾病,连小学都没毕业,她一直带在身边至今年2月。后来,她看到河南登封某武僧学校的一则招生广告,已远嫁江苏的她就想到把儿子送到那里,既可锻炼身体,又可补几年文化,自己也好专心打工挣钱。
    
      3月14日,蒋阳扬被送到武校。4月22日,扬小群打电话给儿子,说已买了4月26日的车票,准备27日到郑州看他。4月23日,蒋阳扬提前赶到郑州火车站等候母亲。
    
      蒋阳扬说,学校平常管吃管住,所以自己也没什么钱。到郑州火车站时,他已身无分文。当时,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找到他,问愿不愿搬运几十件啤酒,报酬40元。他应承下来,跟着男子来到大约一公里外的一间小屋。
    
      屋里蹲着10多个大人孩子,鸦雀无声。蒋阳扬隐隐觉得不对劲,提出不干了。他转身要走时,被人一脚踢回屋子。
    
      途中逃跑未遂被痛殴
    
      屋子里的人随后被喝令着上了两辆面包车。上车前,蒋阳扬仔细一瞅,发现有4个老头,4个10多岁的孩子,其余10个和自己一样,年龄都在二三十岁。每辆车上,4个壮汉虎视眈眈监视着他们。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拐进一个加油站加油。蒋阳扬等6人提出要上厕所,并趁打手交油费时,分两拨撒腿就跑。几个打手在蒋阳扬这一拨后面拼命追赶,另一拨那3个人侥幸拦下一辆小车后跑掉。
    
      蒋阳扬等人沿着一条机耕道朝前面的村庄跑去,刚跑出一两公里,机耕道到了尽头。同伴沿小路钻进了村庄,而蒋阳扬则被打手按住,拖回面包车里。
    
      对蒋阳扬一顿拳打脚踢后,一头目模样的打手对剩下的民工发话:“想跑?门儿都没有,警察来了都不行!”
    
      黑砖窑每天工作20小时
    
      经过大约15个小时的颠簸,蒋阳扬他们到了山西境内一个村庄。14个人被关进一处狭小的岩洞里,臭味熏天,蚊子满屋乱飞。外面铁门上锁,有提着木棒的壮汉和狼狗把守,拉屎拉尿都只能在屋角解决。
    
      次日凌晨4点,蒋阳扬等人就被摇醒,要求起床干活。小蒋被分配当三轮车手,老人和孩子们则被要求装运砖坯和石料。蒋阳扬说,屁股后面随时跟着手提木棒的打手,如果认为谁干活不认真或偷懒,大棒就会劈头盖脸砸过来。
    
      砖窑有40多个工人,打手近10个,工人之间说话都有人监听。上午10点吃早饭,是稀面糊糊。午饭定在下午3点,以面条为主。晚上8点的晚饭,跟早饭内容一样。
    
      虽然规定晚上12点下班,但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是常有的事。蒋阳扬说,有时候下班回到岩洞刚躺下个把小时,工头又吆喝大家起来加班。
    
      蒋阳扬说,工人生病了,不会得到任何关心,更别说休息了。有一次他肚子疼,接连去了五六趟厕所,打手认为他偷懒,不由分说给他一顿大棒。
    
      蒋阳扬说,刚进厂时,工头宣布壮劳力每天工资30元,老人小孩每天25元,半月发放一次。可实际情况是,只有当有新工人被骗进来时,工头才当着面发一次工资。但一转身,打手就会把钱抢回去。
    
      好心人帮忙打求救电话
    
      “是父母带着警察把我从山西黑砖窑里解救出来的。”蒋阳扬说,黑砖窑根本没法接触外人,逃离黑砖窑想都不敢想。他亲眼看到一个快80岁的老头倒在装料现场,结果被几个打手拖走。
    
      蒋阳扬最终被解救,是幸运地遇到“寻子父亲”陈红军。陈红军是河南新乡市长垣县满村乡陈墙村人,去年10月26日,他14岁的儿子出门找同学玩,结果一去不返。大半年里,夫妻俩找遍山东、河南,依然杳无音信。
    
      5月23日,陈红军暗访到山西运城临猗县临晋镇瑞达砖厂,悄悄向蒋阳扬等人打听孩子的消息。了解他们的情况后,陈红军记下蒋阳扬母亲扬小群的电话离开。
    
      虽然陈红军答应通知自己家人,但蒋阳扬没抱什么希望——工头发现情况后查问,他谎称遇到骗子,但工头还是起了疑心,随后就把他和另外几名工人转移到附近一家砖厂。
    
      5月25日晚11时35分,接到陈红军电话后,扬小群告知了在重庆的前夫,两人次日启程赶往山西运城,找到当地县公安局长,在刑警带领下,他们赶到瑞达砖厂,但并没有发现儿子踪影。
    
      正当他们再次陷入绝望时,一个老太太领着儿子突然出现在面前。老人说,看见他们焦急寻亲,立即想到蒋阳扬和扬小群长得很像,而且孩子满身脓疮,非常可怜,于是她悄悄领出孩子,交到刑警手中。临行,这位好心的老太还给了蒋阳扬500元钱。
    
      寻亲让两个家庭债台高筑
    
      扬小群说,从4月27日开始,为找到儿子,她徒步走遍西安、太原、洛阳等城市的大街小巷、游戏厅和网吧,欠债数万。如今,自己扬州这个家和重庆前夫的家庭,都已债台高筑。
    
      据了解,扬小群原本在合川有一个殷实之家,甚至有套跃层房子,可因为1997年一次投资失败,房子抵债后,还欠下数十万元债务。3年前夫妻感情不和离婚,前夫承担了全部债务,现在在大渡口区一所技校当老师,而扬小群则领着孩子,远嫁江苏省扬州市仪征县月塘镇农民王和生。
    
      听说儿子失踪,王和生和妻子放下才修一半的新房,全力凑钱寻人。后来实在借不到钱了,王和生和扬小群又一边打小工赚钱一边寻找儿子。如今,扬小群已借贷1万多元,而前夫也因寻找儿子花费,老债未还清又添新账。
    
      “先得想办法凑钱,将儿子送到医院做个彻底的检查。”扬小群说,儿子解救出来后,她带着他到扬州治疗,但效果不好。无奈之下,她把儿子领回重庆,打算与前夫商量如何进一步治疗。目前还没有精力追究黑砖窑责任。
    提交者:纵行天下
    看看我们中央如何定性!有人被活埋!!是不是还是非法用工那么简单!!!
    ======================
    "我们中央"?
    你可真会自作多情
    ~~~~~~~~~~~~~~~~~~~
    文章提交者:牲世危言
    减肥效果这么好,可以挂牌营业了
    ~~~~~~~~~~~~~~~~~~~
    文章提交者:ycc714
    当年的日本鬼子有这么狠毒么?
    ~~~~~~~~~~~~~~~~~~~
    文章提交者:anthem.king
    辛亥革命90年,一觉回到千年前。
    ~~~~~~~~~~~~~~~~~~~~
    文章提交者:202ppp
    这是一块神奇的土地,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这是一群带三个表的领导者,什么人间奇迹都创造得出来。
    ~~~~~~~~~~~~~~
    文章提交者:DTSGZ 加帖在
    看来应再革命一次了.
    人间地狱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6/2007061716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