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92亿公款股市浮沉始末:主犯想用公款“干出事业”
(博讯2007年07月04日发表)

    
     来源:检察日报
     (博讯 boxun.com)

    记者张立/中国的股市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牛市后,大盘出现震荡。有人预言,一旦股市下跌,很可能会暴露出许多挪用公款投资炒股的案件。这起发生在2004年涉案金额高达92亿元的大案,对某些人来说,可谓是前车之鉴。
    
    张宁,兰州铁路局原总会计师(副局级),这起惊天大案的主犯,目前正在看守所等待死刑复核的结果。2006年12月,此案二审终审判决结果下达。今年6月2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河南郑州召开表彰大会,为办理该案职务犯罪部分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立功嘉奖。此案似乎尘埃落定,但它所造成的影响和引发的思考,仍远未了结。
    
    张宁的罪行,与股市有关。上世纪末,张宁利用职务之便,与银行、证券公司、投资公司等机构的相关人员勾结起来,挪用巨额公款投入证券市场,用于国债回购、购买股票牟利。2004年其行为在熊市中败露。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截止到2004年12月31日案发时,兰州铁路局共投入了92.3亿元资金,未收回资金62.45亿元,其中银行贷款42.5亿元,兰州铁路局自有资金19.95亿元。
    
    让人愕然的是,张宁被捕后表示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犯罪,他的想法是要在铁路系统干出点儿名堂来。据有关人士透露,张宁案件源于一家融资公司的负责人外逃,许多投资者在网上议论此事,其中有人说该融资公司进行投资的资金许多来自兰州铁路局。有关方面立即介入调查,果然发现兰州铁路局牵涉其中。
    
    2005年1月公安机关对此案立案侦查,后发现张宁等人涉嫌职务犯罪,便于2005年4月将张宁等人涉嫌职务犯罪部分移交检察机关调查;有关融资公司涉嫌诈骗犯罪部分,仍由公安机关办理。今年5月27日,京城一家媒体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最大私募资金还原:60亿违规炒股大案浮现》的文章,披露了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
    
    据报道,兰州铁路局从1998年开始投资国债,然后变现投入股市。兰铁主要委托了两家理财公司操作,一家是甘肃泰兴投资咨询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晓东;另一家是上海唯亚公司,控制人名叫魏武。1999年,兰铁曾将4亿元交给上海唯亚公司进行理财。1999年到2000年股票上涨,兰铁回报丰厚。尝到甜头的兰铁此后数度追加投资。但2001年7月,A股熊市开始。2004年四五月间,上海唯亚公司操作的股票崩盘。魏武卷款逃跑,牵涉其中的甘肃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也因欠库问题面临倒闭,兰铁资金面临巨额亏损。
    
    于是张宁、杨晓东与甘肃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于定卫等人商量由泰兴投资接盘,并期望能翻本挽回损失。随后,兰铁向泰兴投资22.5亿元。签订协议给兰铁的收益是6%。该笔资金以投资国债的名义委托理财。很明显,购买国债无法达到上述收益,投资股票才是真正目的。泰兴公司将其中的17.5亿元用于帮助兰铁挽回上海唯亚公司在股市中的损失,但在短期内并没有扭转上述局面。2004年年底,兰铁巨额违规资金流失的情况被监管层获知并介入调查。不久,张宁挪用公款案东窗事发。
    
    根据司法机关的调查,从1997年至2004年,张宁与工商银行兰州分行东岗支行原客户经理薄敬军,甘肃安瑞投资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辛乃奇、股东嵇魁,甘肃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于定卫等人勾结,安排兰州铁路局财务处原处长秦永昌、兰州铁路局结算中心原副主任董安定、兰州铁路局结算中心原会计师韩辰瑾等人具体办理,以“委托购买国债”为名,挪用兰州铁路局的巨额资金给多家证券、投资公司以及自己为谋取私利而成立的个人公司使用,将资金投入证券市场,用于国债回购放大、购买股票牟利,同时收受巨额“好处费”为自己谋取非法利益。截止到2004年案发时,共投入92.3亿元,有62.42亿元没有收回。
    
    2006年5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宁因受贿、贪污和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死刑,其他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及八年以上有期徒刑。法院认定张宁先后单独或分别伙同他人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300万余元。一审宣判后,张宁提出上诉。2006年12月,法院二审维持原判。目前对张宁的判决正处在死刑复核阶段。
    
    张宁是该案的核心人物。知情人透露,张宁挪用公款投资股市是为了干出点儿名堂,直到案发,他都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犯罪。据了解,张宁一直在铁路系统工作,原来是一名工人,后来上了大学,又读了研究生。张宁提升也比较顺利。据报道,他原是兰州铁路局西宁分局一名普通财务人员,1990年,由于兰州铁路局急需财务人员,张宁被选入兰铁财务培训班学习。1991年,张宁从培训班毕业后回西宁工作不久就被正式调到兰州铁路局财务处。张宁在兰铁财务处先做了几年科长,1999年4月升为财务处长,2001年出任兰铁总会计师。
    
    张宁很好学,是一个有抱负的人,他当时的想法是在铁路改革力度加大的环境下,能够率先在兰铁干出点儿名堂来,于是开始做融资生意。在这一过程中,张宁逐渐迷失了方向,把个人的钱与公家的钱混淆在一起,而且胃口越来越大,投入资金越来越多,呈现出赌徒的心态。2004年亏空越来越大,他仍继续追加大量资金,希望能够翻盘挽回损失。当时张宁自信地认为,杨晓东有足够的接盘实力,泰兴公司制定的救股方案经过专家论证,非常可靠。直到案发被捕,张宁都没有意识到挪用公款的行为是违法犯罪行为,只是把亏空的原因归咎于运气不好、股市形势不好。
    
    有关人士分析说,张宁法制观念淡薄、缺乏法律知识是造成案发的原因之一。据悉,张宁利用受贿、贪污得来的钱财,单独或伙同他人开办了公司,在广州、上海、北京购置房产,部分还转移至境外。据了解,法院一审判处张宁死刑时,他虽然提出了上诉,但表现比较平静,没有过激的反应。张宁的亲属先后为他请了三名律师,提起公诉前一个,提起公诉过程中换了一个,庭审时又换了一个。
    
    张宁案发后,兰州铁路局成了“没有围墙的工厂”,前来讨债的兰州市多家银行蜂拥而至。因为挪用的钱有些是本应发放到兰州铁路局职工手中的血汗钱,这也引起了职工的愤怒。2005年春节过后,兰铁经历了一场迄今为止最大的人事变动,党委书记、局长,以及多名处级干部均被撤换。
    
    今年5月,张宁案又有了后话。据几家财经类媒体报道,甘肃泰兴公司诈骗兰州铁路局16.33亿元的资金依法返还给兰州铁路局,其中的股票、资金过户至兰州铁路局旗下兰州应天等5家子公司。今年初,这些账户最后统一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进行正式登记,5月出现在上海汽车、四川长虹、白云机场等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行列。
    
    如今,这笔资金在股市走牛的行情下市值已达50.46亿元,市值增长超过200%。兰州铁路局高层对此解释说:“上级部门都知道,该资金现在完全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对此,有媒体提出了质疑。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郭峰教授表示,根据2006年1月1日实施的新证券法,国有企业资金可以通过合法的渠道进入股市,兰州铁路局旗下5家公司的资金只要是符合国有资产管理的法规、通过合法的程序进入股市,就没有疑问。但这丝毫不影响对张宁犯罪行为的定性。张宁挪用公款投资股票是否构成犯罪,主要看是否符合挪用公款罪的犯罪要件,与股市涨跌没有关系。
    
    股市上涨,挪用公款炒股的行为可能会暴露得晚一些,但依然是犯罪行为,仍会造成恶劣影响。2005年4月,张宁等人涉嫌贿赂、贪污和挪用公款案由公安机关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由于大部分涉案人员为甘肃省境内铁路和地方人员,从有利于侦查工作的角度考虑,高检院领导批示指定由郑州铁路运输检察分院管辖。批示日期为4月5日,此案因此也叫“4·05”案。
    
    由于此案具有犯罪数额大、涉案人员多、涉案地域广等特点,是建国以来铁路系统乃至全国检察机关查办的影响最大的职务犯罪案件之一,检察机关专门组成了办案组,以郑州铁路运输检察分院为主要依托,从全国抽调精英组成一支精干队伍。高检院铁路运输检察厅、高检院技术信息研究中心、河南省检察院以及哈尔滨、济南、柳州、上海、成都、广州等铁路运输检察分院的办案骨干、司法会计等100多人陆续被抽调到办案组,主要办案点设在郑州。
    
    从2005年4月立案侦查到2006年12月终审判决,这段时间里,办案人员分赴兰州、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陕西、新疆、海南等十余个省市进行调查取证,总行程达数十万公里,形成案卷数百册。一位办案人员表示,通过办案,自己的综合素质和办案水平得到了全面提高,办案锻炼了他、培养了他。他说,在进入办案组前,自己没有接触过如此重大的案件,办理这起案件,他用上了在大学和工作中积累的所有法律知识,同时边办案边学习,翻阅了国内所有涉及相关罪名的文章。如果以后再遇到类似案件,心里再也不会犯怵。
    
    一位参与审查起诉的办案人员说,他在办案组待了10个月,只在春节和五一节期间休息了4天。他告诉记者,一审过后他就离开了办案组,但一直摆脱不了办案时的那种状态,直到高检院表彰办案先进,他才觉得这个案子算是打上了一个结,“办案的经历令我终生难忘”。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7/07/2007070419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