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工会的嬗变/石巍
(博讯2008年05月03日发表)

    
    中国工会的百年史,是一部诞生,发展,变异,堕落的历史。
     (博讯 boxun.com)

    民办工会:干净的工会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中国的萌生和发展,19世纪中叶产生了最初的工人组织。它们多半以行帮、帮口的形式出现,具有分散、狭隘、排他和迷信的色彩,但却是工人互济互助,团结御侮的利益组织,是孕育工会的胚胎。
    
    19世纪末,各地出现了“娱社”、“研究会”、“促进会”、“自治会”“哥老会”“联合会”等各种带“会”字的现代工人社团。进入20世纪,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工人队伍急剧扩大,到1919年已达200多万人,劳资纠纷也随之增多和加剧。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受英美等国工人的启发和影响,中国工人在沿海沿江城市广泛建立了工会组织。
    
    这时的工会,基本上是自发组织建立的,没有明显的政治势力侵入,是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民办工会。工人们不满雇主的盘剥欺压,最初只会分散地采取与雇主吵闹,破坏机器设备,抢夺仓库等手段进行反抗,收效甚微。工会的出现使他们学会了谈判、罢工、集会、游行示威等方式,局面大为改观。据史料记载,从1840年到1919年罢工次数逐年增加,1918年就发生33起。罢工规模从几十人、几百人发展到数千人。罢工方式从车间罢工、全厂罢工发展到行业同盟罢工和总同盟罢工。罢工的主要要求是增加工资,缩短工时,改善劳动条件,反对打骂工人,收回矿权,抵制日货等等。这时的工会因未被政党染指,而成为中国工会史上“最干净”的工会,也因此为中共的御用史家故意轻忽和贬低。
    
    党办工会:疯狂的工会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的第一个决议,是它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关于成立产业工会的决议。从此中国工会迈入了一个屈辱、无奈、变态的世纪。
    
    为了独揽工会的领导权,中共把自己封为工人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而把工会说成是群众性组织,从而全盘接管工会的领导机构。对不愿归顺的工会则打成“黄色工会”“工整会”“改组派”“工改会”等,加以围剿。其领袖人物遭到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甚至肉体铲除。
    
    中共在工会中严厉批判“单纯的经济斗争”,把工会维护工人切身利益的行动指摘为“尾巴主义”、“右倾”、“经济主义”。工会不是政党,不以执政为目标,但中共强制工会把经济斗争“上升”为政治斗争,使它成为夺取政权的工具,而完全不顾工人的死活。
    
    中共从来不是工人利益的真正代表者。它虚情假意地支持工人改善待遇的斗争仅仅是作为掩护自己,“争取群众”,“孤立敌人”的一种手段,或说策略。自从被中共挟持以后,工会就变得面目全非。以1927-1928年武汉的湖北省总工会(前称中华全国总工会)为例,经刘少奇、李立三、向忠发、陈赓等一班共产党人的“改造”,它完全变成了一个公开的军事组织。它的总部下设三个大队,每个大队设3个小队,下设区联队,有步枪2000多支。还有1万多名14岁上下,戴红领巾,拿棍棒的未成年人组成的“劳动童子军”。在同兴里和血花世界设立讲习所和训练班,灌输反叛思想和军事技术。从总工会发出的系列指令是:“武装暴动”,“飞行集会”,“厉行赤色恐怖”,“杀尽改组委员会委员、工贼、侦探,以及反动工头”,“立即做到电灯不亮,电话不响,电报不通,自来水不流,交通断绝”。工会经常处决人犯。1927年11月29日在震寰纱厂,省总工会主持3000人大会,当场枪毙了混在人群里的5名改组委员。这时的工会已完全蜕变成类似基地盖达组织那样的恐怖组织。
    
    官办工会:肮脏的工会
    中共夺取全国政权以后,依靠国家的力量把中华全国总工会扶持成唯一的工会组织,并迅速完成了对产业工会和地方工会的吞并,从而实现了全国工会挂一个牌子。
    
    在相继整肃了李立三的“工团主义”,赖若愚的“经济主义”之后,工会学会了如何面对新的雇主:昨天带领他们反对资本家的共产党。“做党联系群众的纽带,共产主义大学校,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支柱”成了工会工作的指导方针。于是小组生活会、思想汇报、技术革新、职工夜校、文化宫代替了静坐、罢工、游行、示威。工会的全部工作都是设法使工人的经济要求和政治权益被稀释和雾化,并千方百计让他们感觉生活在幸福之中。
    
    但反抗一直存在。1956年9月到1957年3月半年内全国有一万多工人罢工。1966年11月以临时工合同工为主甚至建立了全国性的“全红总”和“工代会”,试图摆脱全总,另起炉灶。到1989年全国终于出现了一系列独立的劳工组织,有代表性的是北京的“工自联”,这个真正的独立工会有2万多会员。中共扑灭它们的武器是军队、警察和监狱。
    
    在国家法团主义的架构下,工会变成国家政权的一种辅助性、依附性机构,而不再是一个利益团体。它被完全纳入国家政权体制内,而成为政权结构的组成部分。它的管理体系被国家供养。做为交换,工会承诺帮助国家控制工人,并阻止对工人的阶级利益表达和自发组织的出现。
    
    面对失业、下岗、买断、矿难、拆迁、农民工、暂住证、欠薪这一系列工人的悲惨遭遇,工会彻底失聪、失明且失语。在此起彼伏的罢工、集会、游行、示威、抗议、绝食、请愿、上访等“群体事件”中,工会的角色不是代言,而是“做思想政治工作”。在辽阳、海城等工人请愿事件中,工会干部被指派混进罢工工人中搜集情报,帮助党查出事件的组织者。至此,工会已完全堕落成执政当局的走狗。它比历史上的任何一个黄色工会更坏一百倍。
    
    沃尔玛是一个低成本运营的无工会企业,但在中国,它乐见工会组建,并情愿额外支付工资总额百分之二的款项做工会经费,就是因为它终于明白了“中国的工会不是美国的工会”。在劳资纠纷中,中国的工会总是替资方说话,因为平息劳方的抗争,是党改善软环境以吸引外资的“大局”。
    
    中国工人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已经不指望工会,而普遍寄希望于外国客户的“国际社会责任标准”安排(SA8000)。这是中国工人的悲哀,也是对中国工会的莫大讽刺。
    
    ——原载香港《动向》2007年5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5/2008050306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