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水: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博讯2009年04月22日发表)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33岁的四川重灾区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在家中自缢身亡。从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报道大致能分析出,极度的“人格分裂”让冯翔自寻短见,这种分裂一方面是他作为公务员知悉内情却圄于身份不敢透露,另一方面他又是在震灾中罹难八岁儿子的受害者。前者让他不得不隐瞒,而后者需要有发泄出口。冯翔宁可选择以生命抵换愚忠的事业,而他满腔忠贞的组织,并无意给他的孩子提供一座安全的校园。好在他是一个勤奋写作者,博客里留下了许多蛛丝马迹。他在博客里欲言又止、引而不发,留下巨大疑团。 (博讯 boxun.com)

    一个官员尚且如此,据此判断普通灾民的心态、特别是那些失去亲人的灾民的现实处境,不容乐观。冯翔灾后被提升、可以投靠绵阳的哥哥、每天下班驾私家车回绵阳、有体面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大多数灾民没有这么幸运。冯翔和其他灾民都应该得到更好的人道关怀。无缘去四川灾区,但是四川地方政府、以及媒体有意制造的灾区平静后面,不但麻痹了灾区人的神经,而且给外界呈现出灾民已经走出灾难的假象。
    实则四川灾区一年来一直就是一个信息孤岛,当地政府和警方严厉限制罹难学生家长上访、限制志愿者调查罹难学生名单、监控灾民电话行踪、“综治办”控制民众、作家谭作人、刺儿头灾民等被拘押者不在少数。这种让人惊愕的景象,在政府信息、媒体中从来都是被隐瞒的,只有在自愿调查者艰难披露的文字里,若隐若现呈现出吏治的无耻和警匪的残暴。他们让我们相信,便衣特务无处不在,密切监控灾区的每个原住民和外来者。据北京几个调查罹难师生的自愿者揭露,他们被四川灾区警方百般阻拦、搧耳光、围殴、搜查、驱赶,一些灾民也自愿加入监控和告密外来者行列。
    地震天灾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而制度和人性丑陋构成的人祸越加清晰地展露出真容。
    冯翔当然太熟悉这一切了,震前他是北川县宣传部干事、兼绵阳日报驻北川记者站站长,灾后他被提升为宣传部副部长。作为地震亲历者、罹难者家属、现场记者、政府新闻工作人员,多重身份集于一身,灾区发生的一切,他是最为知情者之一。冯翔是否一个具良知者,我无从下这个结论,但我知道他是苦孩子出身,自小在农村成长,吃尽苦头,师范学校毕业在乡村小学教书多年,能混到今天的地位,孰非容易。
    从他的多篇博文可以看出,失子之痛并没有彻底击垮他,让他留下微薄的一口气,天灾使他看淡了权位、金钱,最终击垮他的是宣传部副部长所从事的龌龊工作。据南方都市报引述知情者消息透露,冯翔与自以为的哥们、朋友,在分配救灾物资上产生分歧,这从冯翔一篇博文中也间接得以确认,他在博文中写道“不要逼我”、“请您手下留情”等等隐晦字句。媒体引述冯翔居于绵阳的孪生哥哥称:他知道这个“您”是谁,但不便于透露。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外人无从猜测,也许这将永远是一个谜。但是,救灾工作中发生的龌龊丑陋,突破了他最后一丝忍耐和良知,终将他送上不归路,这是确凿无疑的。可以猜想,媒体记者一定向他打问过罹难师生名单,不知道他作为宣传部长提供了没有。只知道他在博客里披露了儿子等亲属和自己教过的罹难学生名单。
    冯翔不是英雄,我尊重他的选择,没有悲伤,没有快慰。
    不能不说,冯翔是一个忠诚的官员,至死他也没说出灾区的秘密,但这也正是他悲哀、懦弱之处。他宁死不说,将这个秘密带进地狱。不知道他如何回答死不瞑目儿子的质问:爸爸!是谁把曲山小学建在山崖滑坡下,让我和400多个伙伴在地狱与你重逢?
    我不知道该同情冯翔,还是该鞭挞他。冯翔唯一的价值是,揭穿了四川灾区溃疡的其中一个伤口,这个溃疡跟政府回避罹难者名字、放纵豆腐渣工程制造者、灾区变景区、空洞的纪念碑、层层盘剥的抚恤、政府挥霍救灾款、对灾民的压制等政府表演有关,而跟新建家园、人权待遇、人心向背无关。灾民需要的是人格上的尊重、人性化的安抚和说话的权利,而不是被政府代表、摆布和管制。
    我相信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在如此巨大的天灾人祸面前,没人能欺骗自己,除非禽兽。
    
    2009年4月2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4/2009042216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