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央电台艾滋节目被推迟播出
(博讯2010年01月20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
    
     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国际交流中心的支持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筹备创办一个有关艾滋病防治的专栏节目,叫《生命对话》。希望社会多关注艾滋病毒感染者这个群体、帮助消除社会对这个群体的歧视是这个节目创办的主要宗旨。节目计划邀请中国一位艾滋病毒感染者共同主持,这在中国还是第一次。最新消息显示,这个本来计划于1月16号开始播出的节目没有按时播出,开播时间已被推迟。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对此表示失望。在与记者的对谈中,万延海先生分析这个节目被推迟播出的背后原因。 (博讯 boxun.com)

    
    记者:万延海先生,首先您谈一下您了解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生命对话”栏目,开播时间被推迟是怎么回事儿呢?
    
    万延海:联合国机构它推动艾滋病的感染者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作推出了一项就是由艾滋病感染者主持的电台节目。它的目的主要是对广大听众进行艾滋病意识的这种教育。通过感染者办的电台节目,这样也有助于感染者和公众的交流,有助于消除社会对于感染者的一些印象。这个节目在各种意义上来讲都是非常积极的一个事情,但是原来这个节目应该在上个星期六就播出的。但是很不幸,消息传出来这个节目被无限期地被等待文化部下属的广电总局的审批。
    
    记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这个《生命对话》栏目据说本来是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个主持人和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共同主持,而且这个栏目的赞助方,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就这个栏目也协调了将近两年时间,是吧?万延海先生?
    
    万延海:对,那个节目应该是由一个感染者来主持,他原来在云南那边也在电台里面主持过类似的节目,效果还是不错的。内容可能有艾滋病的宣传教育呀,有对感染者的关怀呀、有人生呀。这个节目就把艾滋病更平常地走进大众的生活,作为社会生活的一个部分。我觉得这个节目在各种意义上来讲,对于大众的这种意识的这种觉悟,更好地防范疾病,那么同时呢跟感染者一起生活在这个地球上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记者:那么,对于电台的这样一个节目,等待广电总局的审批。这是一个必经的手续呢?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万延海先生?
    
    万延海:一般的来讲,这个节目不应该有这么多的这个…,因为这个节目也没有什么敏感性。这个节目就是一个谈艾滋病的节目。在任何意义上来讲,它不涉及到政治敏感性。政府多个部门都有各种各样的文件鼓励艾滋病的一些广播电视节目。它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说要由广电总局来为一档节目来做审批。
    
    记者:本月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生命对话》栏目还举行了一个启动仪式,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副总编还有中国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都参加了这个活动。那么这就说明这个栏目本来政府是支持的是吧? 那么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它还被推迟了呢?万延海先生?
    
    万延海:反映出政府的部门它还存在着不同的意见,不同观念的这种部门和官员们他们在行驶自己的权力对事情产生这些影响。我觉得整体上来讲,还是反映出政府里面有一股力量它试图去控制来自于社会底层的这种声音。那么,它对于来自于社会底层的,来自于社会有争议的领域的一些事物还是希望严格地控制。可能就是说不仅仅是艾滋病防治的工作,因为他作为一个感染者来讲,他来主持节目,他的这种思想观念,他这样一个节目本身对社会大众的冲击力,这一系列的方面可能都是一些比较保守的人,他们所担心的一些事儿吧。
    
    记者:您的意思是说中国官方保守观念的人呢可能是担心这样的节目会对社会带来一些冲击力。具体是担心什么呢?万延海先生?
    
    万延海:一方面,我们的社会在艾滋病方面的表达了很高的热情,就是说如果我们泛泛地去谈艾滋病的防治,或者说我们泛泛地去谈对于孤儿、对于病人关怀和照顾,那么媒体和我们的领导人都非常的积极。一些影视明星也很积极地做这个事儿,还有一些工商界,也有一些基金会来支持这样的工作。但是当艾滋病防治触及到一些道德和法律的一些敏感领域,实质性的一些领域,我们的政府部门反而就没有表态。象这样的一个问题就说我们的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每年的艾滋病日就会出来去慰问病人,去谈艾滋病的事。但是他们只想谈艾滋病作为一个疾病或者作为病人,作为一个需要关怀的对象来说他们不会去谈这个艾滋病的一些挑战性的问题。比如说性的问题,这样的一个情况下面,当社会的观念出现不同的观念,出现有分歧的时候,那么艾滋病的一些重大的意见就会被搁置在那儿。所以,我们的一些领导人、或者一些明星、或者一些基金会、或者一些媒体,表面上的这种艾滋病的关注,实际上对艾滋病的防治工作的职责性的帮助是有限的。
    
    记者:您是说他们怕这样的节目会讨论刚才您说到的这些官方不愿谈论的这些话题?
    
    万延海:对,他们想谈论艾滋病但是他们不想谈论性的问题、他们不想谈论毒品的问题、他们不想谈论权利的问题、他们也不想谈论这个血液。面对因为政府的责任导致血液传播疾病的这样的一些责任的问题。那么,这些他们都不想谈,他们只想谈一些非常空洞的艾滋病的预防呀、对病人的关怀呀、对爱心的这种表达呀、但是艾滋病现在不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的问题。触及到人类的一系列的这种边缘的、有争议的领域。那么,这些领域需要我们的领导人、需要国家政策的制定者有一种魄力,敢于面对这样的挑战的领域。
    
    记者:所以说因为这些原因政府最终还是没有支持让这样的一个有关艾滋病的广播节目真正地开始播出。
    
    万延海:对,那这实际上就是我们的政府、我们的领导人缺乏一个领导的能力,缺乏对于社会的重大的挑战的承担的能力。这样的一个情况下面,这个国家出现的问题可想而知嘛。 (博讯记者:韩洁)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1/2010012001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