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民间反思西南大旱:建大坝加剧旱情?
(博讯2010年04月08日发表)

    
     【联合早报】
       中国西南地区持续大半年的旱情,其直接与间接影响仍在不断显现。至今旱区居民用水困难已从山村扩展到部分城镇,重旱区贵州有17个县城已采取分片区、限时限量供水措施;春耕春播受损成定局,通胀预期直逼灾区;旱情也导致全国六成水电告急,广东与湖北先后出现供电短缺;4月初的迹象更显示,大旱正呈往广东蔓延之势。 (博讯 boxun.com)

    
      刚刚过去的3月,广东的降雨量也比常年同期偏少六成,而且4月雨水预计仍将明显偏少,广东西江的流量也减少近六成。省气象局的监测站点中,有五个站点达到重旱等级,达到中旱的站点上升到22个,受旱地区集中在与广西交界的广东西部。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说,目前广东东西部已有超过11万人用水受到影响。
    
      大旱并触发了中国与西南部接壤国家的国际用水纷争。4月2日至5日湄公河下游四国:柬埔寨、泰国、老挝、越南召开了首届湄公河委员会峰会,其中一个被研究的课题,就是中国过去15年来在澜沧江(湄公河上游)建造的四座大坝,与湄公河下游地区干旱是否有关。
    
      当中国西南发生秋冬春连旱的同时,湄公河下游四国也遭遇了20年来最严重的旱情,数湄公河水位下降到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部分地区的水位仅有 33厘米,一些泰国与越南舆论将“祸首”指向了中国,最终,这个指责被湄公河委员会否定为不实。
    
      数据也显示,澜沧江流域水量只占澜沧江-湄公河全流域14.5%。
    
      不过,尽管邻国肯定中国不是国际旱灾的责任方,但中国境内星罗棋布的大坝与水电站,是否恶化了国内的缺水问题,民间的质疑与争议也十分激烈。
    
      曾经竭力呼吁流域保护,导致中央政府暂时搁置了一度如箭在弦的怒江大坝工程的著名环保NGO(非政府组织)人士、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及推广中心主任、流域管理规划博士于晓刚受访时谨慎的表示,大坝与旱灾的因果关系“现在也不好说”,但他强调,大坝对于生态环境有明显影响,会造成河流下游流量减少、干枯,甚至用水短缺。
    
      他举例说:“我们不说国际上的,或者我们不说国际河流,就说黄河修的大坝,就曾经造成黄河不再入海了(1997年一年里,黄河有330天没有一滴水流入大海),下流干得一塌糊涂,下游几省都缺水,后来经过种种调节,国家要求每年要至少50亿立方米流入海,才缓解了情况。”然而湄公河还缺乏这种协调机制。
    
      而当年黄河下游干旱的原因,是因为黄河河段上修建的水库共计七八百亿立方容量,已经超过了黄河本身的年产水量。
    
      于晓刚说:“人类太有办法了,你几乎每一滴水我都可以装入库,这样就造成下游生活缺水,工业用水都缺乏。长江也是,长江下游的泄洪区像洞庭湖过去都极大,现在也逐步走向缩小、还出现了长三角海水倒灌的现象。”
    
      他还提出,生态健康的河流需要保持15%左右的流量,而一旦建坝蓄水,河流的流量可能大大减少到1%-2%,这就可能导致下游趋向干燥。过去大水过后形成许多湿地可以灌溉,可以抬高沿岸含水层,现在连一些河床的石头都在晒太阳。再者,目前澜沧江上的4个大坝几乎都没有为地方提供灌溉的功能。水作为自然资源、公共资源,在大坝修建后,蓄水或者放水的能力由私营或国营水电企业经营者掌握,老百姓原本能够天然使用到的水成了企业的资源,这也是社会矛盾的来源。
    
      本次西南大旱灾区的背景下,一些专家与体制内人士开始对中国利用水资源的观念进行反思。曾经长期主持水利工作,在1950年至1988年间担任过水利部副部长、正部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正英不久前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她过去主持水流部时没有认识到首先需要保证河流的生态与环境需水;只研究开发水源,而不注意提高用水的效率与效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4/2010040814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