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陈玉莲想到张满枝-- 晶银债权人的遭遇——系列报道之一(图)
(博讯2010年07月23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刘小青
    
    
从陈玉莲想到张满枝-- 晶银债权人的遭遇——系列报道之一

    张满枝被警察打伤
    
     (参与2010年7月23日讯):在网上看到一个报道“ 2010年6月23日上午,在湖北省委南大门,发生一起六人围殴一名体弱老妇的恶劣事件,大门几个监控视频清晰地记录了这一暴力场面。经查实,打人者均系武汉市公安便衣,被打者陈玉莲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领导的妻子,陈玉莲在省委大门被打。省政法委领导干部家属在省委大门被打……这一消息迅速被传开,网上的评论和报道铺天盖地。 6月23日,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政法委、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的领导纷纷赶到医院看望陈玉莲,并当面道歉。
    
    6月23日下午5点多钟,武昌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水果湖派出所所长等一行看望陈玉莲。分局政委的一席话,让在场人非常震惊。他说: “领导知道这事后很重视,你看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并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个大的领导夫人”。病床旁边几个看病号的人实在听不下去,当场指责:“若是一般群众是不是都可以随便打,你们是不是打习惯了。” 陈玉莲气愤地说“你把我打死算了。”说完,又是一阵呕吐”
    
    这种场景使我们联想到距此事件仅三个多月前,同样的一场恶性警察打人事件。2010年2月8日,血汗钱被区公安局制造的晶银案件卷走的晶银债权人,在生存危机和精神折磨中度日如年。春节前赴省信访,省政府反映心声。年满56岁的退休女工债权人张满枝。也与大家一起,来到了省政府外人行道上。她正在听一位外地乡下老人讲话,就莫名其妙地被突然冲出来的几个彪形大汉警察拳打脚踢毒打,她被打懵了,问到:“你们为什么打我?”一个瘦高个子警察口出脏话,边说:“你还敢犟嘴,老子打死你!”其后就是5、6个警察将张满枝拖到值班室,毒打一顿,打法完全与打陈玉莲的一模一样。张满枝由于头部被皮鞋踢踩,休克了半天;被踢下身后胱挫伤尿血,全身都是青紫,脸部青肿变形,膝关节受伤变形积水,至今不能伸直,形成残疾。脑震荡引起经常头痛头昏。打张满枝的也是武汉市公安局水果湖派出所的警察。
    
    其后,晶银债权人群众为张满枝讨个公道,找过青山区维稳办,市公安局、省公安厅,至今不但没有一个官员来看过张满枝,给过一分钱医药费,甚至张的电话马上被区公安局严重监听,使其无法正常与外界通讯。
    
    2010年6月一天,张满枝在区法院向区干部反映自己伤痛的病情,区维稳办干部甚至说她装出来的。
    
    同是在省政府、省委门前无辜被打伤的老妇,一个是贫民上访人,一个是厅级官太太,所受的关注天壤之别。这个事实正如看望陈玉莲的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所说:是误会,打错人了。而不是打人错了。打老百姓就理所当然,打了官太就赔理又道歉。天理何在啊?!
    
    这事实正如记者报道文所说:“身为人警察,竞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省委大门前对一个进院办事的体弱老妇群殴,谁给了他这个权力?或者说,是受谁的指使?武昌区公安局政委几句话,大家不难会发现几个疑点:一是打人是正常的,只不过今天打错了,所以称误会;二是因为你不是一般上访群众,而是省委大院领导家属,所以误会了;三是打人也是工作任务。”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7/2010072322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