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湖北上访维权弱女黄艳悲惨生活自述
(博讯2010年08月11日发表)

    (维权网信息员于志超报道)8月10日下午,一个名叫黄艳的女子打电话给笔者,讲述了她这几年在北京城生活的悲惨故事。
    
     下面是当事人口述,笔者整理。 (博讯 boxun.com)

    
    当事人:我是湖北荆州市人,家住荆州区草市街十号,名叫黄艳,1970年10月出生。
    
    2004年9月17日因男朋友袁飞在海淀农大旁建行排队补卡时捡一手机,被办案警察诬陷偷窃,并被打骨折,羁押到海淀清河看守所。
    
    袁飞1970年出生于湖北武穴,获得高级发型师、化妆师职称,曾是著名节目主持人指定设计师,曾和国际化妆大师毛戈平及国际发型师赖维安同台演示多场,03、04年湖北技能大赛发型设计及化妆冠军。
    
    袁飞就这样被警察打骨折而毁了一生。丢手机的是位律师,名叫徐军,他感谢袁飞捡到他手机。后来徐军律师指点我起诉银行,而我因不懂“个中道理”而起诉了派出所,反而激怒警察,被报复性的将袁飞羁押一年。而我在漫长等待的日子里结识了更多的受冤前来北京上访的各地访民,我看到了大家的悲惨境遇而帮助大家,从此我也走上了噩梦之路。
    
    07年4月袁飞从武汉来京找我一起返汉,一个多月后终于才找到我。当时我正筹备在海淀北沙滩准备开间七十平小餐馆,装修后开业时间定在五月十八号。而国保们知道后,16号大早,孙狄国保就把我绑架到设在丰台的湖北驻京办控制起来,他要把袁飞一起带走,在我强烈反抗下才没有让他们带走袁飞。而高智勝律师和太太获知此事后马上打电话给国保头子,国保对孙狄说:“限你三小时内放黄燕回餐馆,不然她开不了餐馆,有什么麻烦你负责。”这样我才逃脱一劫。
    
    十七大前夕,我被孙狄违法滥用用职权软禁30多天,软禁在亚运村怡华宾馆202房。问他为何抓我?他不回答。我把软禁我的房间都砸得稀烂,卫生间镜子洗漱盆全都砸碎。他又把我换到208房间。国保们胡说202房间太小因压抑而砸,208房间很大而且又加增三位女警一起十人轮班日夜看守我。后来孙狄等国保干脆把我湖北老家公安叫来,把我强制带走软禁荆州五普四湖宾馆二十多天。那间宾馆全封闭式铁窗门,据说是专门关押访民的。怕我跑了,整层都包下来了,在等待开饭时看守我的警察开了二桌麻将在打,我借他们专心打牌的机会跑了。后来得知,因为我跑了,警察竟然把我两个哥哥抓了起来,让他们和警察一起到处抓我!
    
    回到北京后,我在大兴区西红门南站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
    
    今年5月15号我发给短信给政法委张书记、高主任后第五天我被盗。年前我住过的吉星德亿公寓107房间5月10号住户搬走,我找到高姓房东电话13522331908,但他怕大兴分局和片警找他麻烦,不敢再租给我。高姓房东要我和公安局把事解决彻底再搬回那里住。而在这黑社会,不公的事太多,我一弱女被公安长期欺压怎能解决呢?大兴清源派出所魏姓警察对我丈夫吴桂生敲诈一千元未果,竟然下狠手将我丈夫毒打、强喷辣椒水在眼睛,至今常发炎化脓。
    
    孙警督01069294388包庇黑警,发誓不是正规警察所为,说是联防或治安员的所为。正因孙警督对黑警的庇护,大兴黑警才会无所不为。后来警督查出是清源正式警察所为后,警督不是病休就是外调,直到半年后的二会期间我找到政法委张书记才解决此事。而随后黑警竟然压房东迫我搬家离开大兴,大雪纷飞时我抱着三岁的养女一个月被迫搬了七次家,直到被迫搬至无人管的随时可拆、无水、无电、无门、无窗,更无暖气的房子时,他们才罢手。而孩子被冻得哇哇大哭,可怜得心痛至及,自己却无能为力啊!
    
    因为被多次盗窃,我报了几次警。今年7月11号西红门警察跑到我摊前问我有无暂住证,并用威胁的语气通知我:想住在这就住,不住就马上搬走,不要今天报警明天报警。我说:“马振川在位时说过,暂住证可办可不办。还会帮我去抓贼。”警察说:“马振川正因是这件事讲错了才滚蛋了的。”
    
    而张姓房东当时从办公室跑出来大喊大叫说:“警察告诉他黄艳是特务。”并用手指着我的面说:“限你14号中午准十二点搬家,不然停水停电封门。”所有的住户商户、邻居及另楼的房东此后看我象看怪物样。
    
    我住的大兴区西红门南站,这个地方绝对是警察照看的流氓窝土匪点,骗外来找工的黑中介、坑人的黑传销都设在此。黑警非常照顾黑帮打手,每天都有被骗的,第二天都有被毒打的,报警绝对是无效的。住户商户说黑中介、黑传销在此至少三年了,因他们都是警察保护的重点对象,大人小孩都知道黑中介、液化灶黑传销、黑帮都和警察是勾结的,每天都有无数次报警,如果碰到尽责点的就开警车过来绕一圈,不尽责的来都懒得来。本来我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可黑警指使黑帮打手45天盗我二次,5月21号晚上我被盗精光,只给我留下一元钱的纸币。
    
    法制晚报曾经采访过我,但他们至今不敢报道。我也带他们来看过这些卖液化气炉坑人的黑传销,很多人被骗了六、七万块钱,很多被坑者身无分文被迫卖手机,路边报摊买下被骗者无数部手机。
    
    北京大兴西红门是虎豹吃人之地,春节后每天要坑害上百人,全国上百家大物流在此都有黑中介集团设立的黑中介所,是一个有多辆小车、有专门打手,并配备专用打手工具的集团化管理的黑社会组织。人力三轮车每辆每天要交二十块保护费,其他在此经营的商户和摊主也要交保护费,不交就是拳头伺候,否则就是棍棒交加。正因为有黑警察的配合,有黑警督的包庇,他们才至于如此猖獗!
    
    对这个社会、国家老百姓已经彻底失望了!只希望朋友们知道这里的情况后,不要轻易再来这里了,确实很不安全的!
    
    黄艳电话:13439097670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8/2010081110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