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2010西游记:成都洛桑与会者被拦阻记实‏
(博讯2010年10月16日发表)

     向各位肢体和朋友问安,这两天的事件,显明家庭教会在普世教会面前用话语为主作见证的时候还没有到,我们依然要在压力中为主作见证。这次的见证是在机场。显明今天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仅仅是下一个20年的开始。愿中国的基督徒共同在这时代为福音奔跑,也愿一切寻求真理的朋友,一切为良心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努力。
     转载教会邓琳姊妹写的一个昨日的记实。
     你们的弟兄王怡问安 (博讯 boxun.com)

    
    
    
     2010西游记:成都洛桑与会者被拦阻记实
    
     邓琳姊妹(成都秋雨之福教会)
    
    
    
    怪事年年有,今年是非多。
    
    
    话说2010年,自9月底开始,中国大陆上海、北京的机场,比往年更加忙碌。我们习惯了知道在这个国家里,频频地有上访被拦截和被精神病的事情,还不知道,原来,机场也是此类事情发生的最佳场所之一。
    
    
    言归正传。中国家庭教会的牧者、志愿者们自九月底开始,准备出国参加在南非召开的洛桑会议。结果一个个被挡在了国门之内和“金盾”之外。
    
    
    10月15日,是上海、北京和成都的与会者出发人数最多的一天。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王 怡长老从10月12日开始,已经享受了全天候的“近身陪伴”和免费看门服务(未经纳税人和被服务者同意);10月14日起,更是在小区门口加强了警力,紧密守候。据了解,其他三位与会者除受到威胁、劝说和施压外,也都“享受”了类似的待遇。自10月14日下午,王 怡长老的手机也不能正常接受、发送信息了。他们在干什么呢?难道为了中国的形象,严格保护与会者的安全吗?
    
    
    10月15日上午,教会的13个弟兄姊妹们为王长老送行,并预备“围观”他岀行的全过程。
    
    
    上午9:30,王长老家门口弟兄姊妹们牵手祷告。大家怀着信心等待被拦阻;大家怀着敬畏的心预备观看神的作为;大家怀着平安喜乐的心相信:无论行或不行,都是神的美意;无论这个世界如何扺挡、拦碍,神要做成的事,没有不成就的;神做事的计划和时间表,是这个世界和我们测不透的。因他是保罗的,也是我们的,“独一全智的神”。
    
    
    9:35岀发。王长老一行人上车。停在路边的两辆私家车上,司机面目紧张,随即跟着发动车子。两辆车一前一后地“护送”他们到机场。
    
    
    10:10分到机场。将和正在北京、上海等候出关的牧者们一起等待,一起经历,直到今天晚上去南非的班机全部起飞。
    
    
    成都教会的陈泓姊妹、彭强老师、查常平老师先后到了,各自都带着后面的跟踪者们。他们大家和我们大家都汇合啦。
    
    
    彭强老师说,“今天是机场一日游”,彭师母补充:“还是自驾的”。王 怡长老说,既然来一日游,总要在机场“假吧意思”给小书亚买个礼物回去,结果他带着蒋蓉师母逛了一圈,发现能买的东西,都是他们楼下有卖的。
    
    
    行前,蒋师母问王 怡长老,这次到底是真的收拾行李还是假的收拾行李啊?答曰:“不是按去非洲的标准收拾,可以按去拘留所的标准收拾。”
    
    
    机场内,跟踪队伍的摄影师全程摄像,姊妹们对着镜头说,来摆个POSE:“1,2,3:嗨!”摄影者不愿正视我们,收拾包包走了。一会儿,又过来拍摄,直到下午5点。
    
    
    11:30,四位与会的传道人,分别向大家发表短讲,带领祷告(内容见附文)。合影留念,共有28个弟兄姊妹。
    
    中午12:28大家在机场一角内席地而坐,吃盒饭。摄像者继续工作,有关心的姊妹发来短信问候并提醒:“恭喜上镜啊,注意就餐礼仪喔。”我们看来颇象上访的。大家认真收拾好用餐垃圾、清洁地面。
    
    收到消息,成都教会另一位与会者被拦截在家里,直接没收机票。呵呵,连家门都没有跨出一步,看来是没有办法走向世界了。
    
    
    下午3点开始排队,3:3O四人在换登机牌处等待。因“服务工作”的安排,王 怡、陈泓、彭强、查常平四人被留在最后办理手续。3:50顺利拿到登机牌,进入安检、海关,他们和我们说再见,一一进去……旁边,便衣坐了一长排,其中年轻的、大学生模样的不少,愿神怜悯他们。
    
    
    弟兄姊妹的送行团队,20人以上的跟踪团队继续等待。有姊妹与年轻的跟踪者交流,他们要等我们散去后才完成工作;有姊妹与摄影者交流,他佯为不知地说:你在说啥子哦,我不晓得。
    
    
    4:35查常平老师来电话:他进去之后,护照直接被没收。然后,连拉带拽地“被”坐上了便衣们的车,车子开向川大方向,但不知道送达确切地点。4:40左右,查老师已经被带回到他就职的四川大学系上,系上二个老师把他送回家。
    
    
    5:20陈泓姊妹发来短信,她已被送到跳伞塔派出所,她让等候的弟兄姊妹回家。
    
    
    今天的一日游结束,大家回家,便衣下班,各自生活,活在天父的世界中。
    
    6:18收到王 怡长老短信:“感谢主,已从派出所回家。过海关后被国保和公安机动中队以暴力手段拖离机场,送往辖区派出所,脚踝有擦伤,整个过程未出示证件,未说明理由,未宣布决定,护照被扣。感谢主赐平安,成就他的美意。谢谢你的陪伴和代祷。”同时得知,彭强老师也已经被遣送到派出所后,释放回家。
    
    晚上8:43,收到消息:王 怡的护照已由门卫转给他们。
    
    事后获知,他们进入安检口之后的事情:顺利地过了安检,证明他们是安全的;顺利地在海关盖章,证明他们是合法的。然后,守候在一旁的警察们把他们分别强制性地带离候机厅,四人分别被带至不同的地点。
    
    王 怡问:“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没有人回答。王 怡说,你们依法执法,我就配合你们的工作,你们不说,我就不会配合你们的非法行为。武侯公安分局出动的机动中队就粗暴地把他拖走,从二楼楼梯到一楼外的停车场,拖行近两百米,最后是6、7个机动中队的警察抬起他,把他扔到车里。
    
    其间,王 怡长老一直高声抗议,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公民,你们是非法的,你们必须尊重法律,你们的良心要责备你们。有部分机场工作人员沿路围观。但没有任何人回应、解释。整个暴力绑架的过程导致他右脚脚踝几处擦伤。到第二天清晨,发现左手食指也被扭伤。
    
    到了浆洗街派出所,王 怡长老在车上表示,如果带队警官愿意表明身份,说明自己在执行合法的任务,他愿意配合下车,不然,他说,“你们还是必须像黑社会那样把我拖下去”。警察再次选择了将王 怡长老从车上拖离,从大街上一直拖进所里办公室。王 怡长老在里面说,如果你们不愿出示证件,不愿告知我为什么抓我,你们就是非法绑架和非法拘禁。派出所警员否认。王 怡说,既然如此,我就是自由的公民,然后两次起身要离开,但两次被强行拦阻。王 怡再次要求依法执法,并提出打电话联络家人。被拒绝后,他表示从此不再回答任何问题,也拒绝在任何记录上签字。(呵呵,不过还是接受了他们提供的创口贴,处理他们带来的伤口。因为不回答问题,他们就和王 怡长老讨论了一个多小时的基督教的问题,王 怡长老随身带的四本“福音快车”和“改革宗信仰”小册子全部发送了出去。)最后,于6点过几分被释放。
    
    私人感慨:这是何等级别的严防死守啊?这是何等样的“反华势力”和空中的恶魔在暗中作祟啊,充分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公民“依法”享有充分的被监视权和“被”自由的权利的现状!
    
    而一切不过在预料之中。这个世界总是缺乏想象力!总是用最愚蠢的办法,惹得天怒人怨,重复地去做一切上帝不喜悦的事。
    
    回应晓波先生的话,基督徒是与人心中的罪恶为仇,与空中的撒旦为敌,但是,基督徒在地上没有敌人。愿我们怜悯那些不认识上帝、不知道福音的人们,“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提后2:25-26)。
    
    如陈泓姊妹发给蒋蓉师母的短信说,“如今更知道唯有主是真实”。
    
    结论:撒旦是怎么死的?撒旦是“笨死的”。
    
    
     2010年10月16日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1622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