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宪政专家蔡定剑去世 众亲友网友深切悼念(图)
(博讯2010年11月23日发表)

    
宪政专家蔡定剑去世 众亲友网友深切悼念

    
    (维权网信息员 肖武报道)昨天(11月22日),著名宪政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先生因肝癌于凌晨3时30分病逝,享年55岁。其告别仪式将于11月26日上午8时在北京八宝山东大厅举行。
    
    蔡定剑先生的临终遗言是:“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对于蔡先生的病逝,众亲友和网友表示深切悼念。
    
    ▲滕彪:今天蔡定剑追思会上最震撼现场、最感人的的一句话,是蔡定剑的儿子最后说的:“我希望有一天,我给父亲扫灵的时候,能够给他烧一张选票。”
    
    ▲蔡定剑的儿子(北大法学院毕业、现在巴黎求学)讲得很好。他说,我父亲在机场送我时说:“一个知识分子要有对社会的责任、要有信心和毅力。”我们活在这个黑暗的、悲惨的时代,但我们对这个“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能够参与和推动,也是幸运的。
    
    ▲有这样的儿子,蔡老师可以放心了,家祭无忘告乃翁。
    
    ▲王人博教授说:蔡定剑教授把他一生的才华和热情献给了这个对他并不热情的国度。他是我们这个国度真正的公民。
    
    ▲国家服务机构竟然不热情、甚至冷漠、虐待的方式对待公民。但每个公民都在热情对待国家,包括上访、围观、饭醉、唱草泥马歌等各种方式。
    
    ▲何兵教授:什么是纪念蔡定剑老师最好的方式?就是坚定不移地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这是何兵纪念文章中被删除的句子。)
    
    ▲魏汝久律师提到了潍坊大学一个刘老师在1989年64被打断双腿,也是英年早逝。他说,为什么辛亥革命快100年了,宪政之梦仍未实现?因为像蔡定剑这样的知识分子太少了。
    
    ▲方流芳教授:蔡定剑先生的梦想,是把宪法从一个文本,变成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变成保障人权的程序和现实的制度。
    
    ▲张辉:今天,蔡定剑教授病逝了,这是很使人伤感的消息。 为蔡老师洒杯酒.....
    
    ▲想把蔡定剑先生的遗言复制到QQ签名栏上去,结果就是显示签名无法修改,那一句话里至少有三个敏感词。这就是中国宪政学者的悲哀。
    
    ▲汪庆华博士:当宪政民主的追求都成为敏感词的时候,我们可以成为见风使舵的人,我们可以成为愤世嫉俗的人,我们也可以像蔡定剑老师那样,做一个有良知、有行动的人。
    
    ▲沉重哀悼中国反歧视专家蔡定剑老师……我们每个人行动起来,让政府、公司在入职的时候,做到平等的对待每一个求职者,这才是祭奠蔡老师最好的方式。
    
    ▲尽管我们在祈盼上苍赐以奇迹,尽管我们在祈求您的怜悯,尽管您走得这样依依不舍,可您还是走了。我们无奈、我们无助,我们只能在冷风中悲伤和流泪。
    
    ▲沉重哀悼中国反歧视专家蔡定剑老师,谢谢您的中国就业歧视的关注。其实,我们每个人行动起来,让政府、公司在入职的时候,做到平等的对待每一个求职者,这才是祭奠蔡老师最好的方式。
    
    ▲几千年的追寻,我们要的无非是表达自己意愿的一张选票。
    
    ▲一百年过去了,中国还在原地踏步,走什么路,再也不能任由慈禧一人说了算。
    
    ▲我们不能错过这个能托起我们未来的时间,也是能托起我们下一代和平年代的契机。
    
    ▲蔡定剑先生临终遗言:“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蔡先生,一路走好!
    
    ▲闾丘露薇:时差的关系,凌晨被短信吵醒,看到蔡定剑去世的消息。虽然一直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太突然,一个多月前还通过电话,讨论如何推动消除就业歧视。他还是老公的博导,这些日子他学生,都不敢去医院,避免打扰他的治疗。只能说,走好,希望他还没有做完的事情,比如财政公开,就业歧视立法,可以继续有人做。
    
    ▲知道蔡定剑先生去世,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去年还看到他在阳光卫视上为改革为法制疾呼,好人怎么这么早就走了呢,我民族之不幸。
    
    ▲又一个了不起的学者早早地离开了我们,哀悼蔡定剑老师!逝者安息,生者继续前行。
    
    ▲也许没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一种偶然,许久未能上网,今天突然从选举治理网上意外得知蔡定剑老师去世的消息,一位未曾谋面却让我心向往之的老师,一路走好!
    
    ▲萧瀚:远行的路上,你能听见吗?——痛悼蔡定剑先生 现在,我看不见先生,先生却看得见我,我知道,你在走,也陪我、陪很多人一起走。你悲悯却温和的激情,善良的单纯,不知疲倦、不知挫折关注底层人的正义行动,还有你对人永不打折的亲切,这一切,都是我生命舷梯上的好风景。
    
    ▲浦志强:2010年11月20日3点30分,矢志推进宪政民主蔡定剑教授往生。悲夫!自去年六月常规体检查出患肺癌晚期至今,他以顽强意志与病魔抗争十七个月,而今终于解脱。想昨晚与于建嵘聚首东书房,他说蔡的遭遇印证中国宪政之命运,我则应之以蔡的不讳将见证中国宪政之死。痛哉!
    
    ▲浦志强:或问如何看蔡定剑,曰承蒙错爱亦师亦友,得与闻学术活动多次,得聆听高人论剑,他知我会真贯彻,但我不足以评长短,“知其建树明其可贵,是他的师长同僚,如江平、李步云、郭道晖、张千帆、季卫东先生,及陈斯喜、武增同志。蔡霞刘小楠老师,对其近年贡献知之甚详。”
    
    ▲银杏树的记忆:深切缅怀蔡定剑老师: 车驶在南京城里北京路上的时候,友人打来电话:蔡定剑老师走了。 透过车窗看出去,是沿街的银杏。 这几日天寒,叶子全黄了, 也凋落了许多黄叶在地上。便想到了蔡老师——满街的银杏树,满地的……
    
    ▲在当今之中共把持下的体制里,认识真理、拥有正义,不是难事,难得是,为了真理和正义而奋不顾身把它大声说出来,不管遇到多大压力都依然坚持着说出来,这就是感天动地的高贵,蔡定剑教授是也!
    
    ▲蔡定剑教授去世了,几年前曾经听过蔡老师一场名为“宪法的私法化和司法化”的讲座,印象最深的是蔡老师讲中国是想实现宪政代价最大的国家,清末的宪政改革失败,原因在于清庭舍不得放弃家族利益,最终导致全盘崩溃。受蔡老师启发,使我相信共产党也不可能放弃既得利益,暴力冲突或是内战不可避免。
    
    ▲于建嵘:蔡定剑教授并没有简单得出既得利益集团当成政改阻力这样的结论。反而,他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他认为,从制度中和体制内寻找到推动民主宪政的力量,是他自己的一个重要工作。最近几年来,他推动公共财政的努力,就是在这样。
    
    ▲北京兴善研究所沉痛悼念著名宪政学者蔡定剑教授。我们将铭记蔡定剑先生对宪政人权事业的积极推动、对中国法治的学术贡献以及对民间机构的深切关怀。
    
    ▲张鸣:深深的悼念……如果我在北京,一定要来送送蔡老师最后一程,虽然我从没有见过他,但他文字和精神已经刻在我心里。
    
    ▲张鸣:蔡定剑走了,虽然早知道他有癌症,而且是晚期,但心里总是希望他能熬过去。又一个有良知的学者走了,天地同哭。
    
    ▲许志永:得知蔡定剑教授今晨去世,遗憾还未及探望。先生2004年前是全国人大常委秘书局官员,因参加民间宪法改革会议,被迫离开全国人大到政法大学,他是思想者,更是行动者。
    
    ▲十年砍柴挽蔡定剑:锷剑锋锐易折,恨苍天不怜蔡家才,百年共和成一梦;官学道壅难涉,伤群魔狂噬华族血,几时宪政护兆民!
    
    ▲贺卫方:收到短信,定剑去世了,此时,我正在山东。虽然早已经有思想准备,还是十分难过,不禁泪眼朦胧。毕竟,他只有五十四岁,还有太多的职责要履行。作为一位宪法学家,这个时代多么道远任重。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样的说法令人无比沉痛。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他走了,离开他钟爱的这个世界留下一盏点亮了的宪政明灯……
    
    ▲为表达对已故蔡定剑教授的追念,在卓越上选了几种他的书,同时又在国学数典下载了他的两种著作的PDF电子版,一是《历史与变革:新中国法制建设的历程》,一是《国外议会及其立法程序》。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1/2010112323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