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安溪民间借贷崩盘追踪 连曝四起“自杀式”钱荒
(博讯2011年09月16日发表)

     来源:东南新闻网
    
    i
      安溪一村委主任负债3亿元出逃事件经导报记者披露后,引起了外界的极大关注。导报记者近来在安溪当地调查发现,其实不止许火从事件,安溪县城目前至少已经曝出四起资金链吃紧危机,除许火从外,还涉及一名小学教务主任、一家工艺品厂和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
    
      让人吃惊的是,这四起正在发酵的危机与眼下央行银根紧缩政策并无直接关联,就像许火从毁于期货和“外围股票”一样,另外三起资金链吃紧危机,同样被自寻死路型的 “自杀式”钱荒所击垮。
    
      “六合彩”“放翻”教务主任
    
      和许火从出逃事件一样震动整个安溪县城的,还有安溪县城一名身陷高利贷危局的小学教务主任。
    
      据知情人士透露,卷入高利贷危局的教务主任曝出的本息金额约为1700万元,加上其姐的1000多万元,姐弟两人被牵扯到的本息金额超过3000万元。
    
      “放高利贷的都一个样,用1.5分或者2分的利息把资金吸收进来,再以4分或5分甚至更高的利息贷出去。”知情人士说,刚开始这名教务主任也是浅尝辄止,但尝到高利贷的甜头后,胆子逐渐变大,放贷金额从上百万元增加到了几百万元,最后总额达到了3000多万元;资金募集范围也不断扩大,募集对象从亲戚发展到学校的教职工。
    
      “由于自身是学校的教务主任,所以,游说起来并不怎么费劲。”知情人士估计,那所小学大约有200个教职工,其中可能有20余个教职员工被教务主任游说来参与放贷。
    
      “1000多万元资金在放,仅以3分的息差算,每月的利息收入就有30万-40万元,来钱太快,那个教务主任甚至连70多元/包的软壳中华都不抽,要抽那种价位在80-90元的高档烟。”知情人士说。
    
      置教务主任于眼下万丈深渊的版本多多,一种猜测是,不排除被许火从高利贷危局拖累的可能。还有一种说法是,姐弟俩的3000多万元都放给了一个开小超市的个体老板,这个老板其实是一个 “六合彩庄家”,最近这个“六合彩庄家”输惨了,已经无力按期支付利息。
    
      不论原因如何,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信无疑,教务主任和参与了放贷的大小“金主”们现在都度日如年。
    
      官司缠身的房地产商
    
      安溪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也命悬一线。目前这开发商的所有项目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有消息称其正着手申请破产。
    
      据一位长期与安溪法院打交道的律师透露,这名开发商的危机始于两三年前,由于其在安溪开发的所有楼盘都未能如期竣工并交付使用,有几百购房者便陆续向法院提起诉讼,向开发商要房子。
    
      “这位开发商濒临破产表面上看缘于银根紧缩,实际另有内幕。”知情人士称,虽然安溪是该开发商的发家之地,人脉颇广,但近几年安溪政府部门以及金融机构人事频繁更迭,很多要害部门的领导换了一拨人,因此这位开发商从找政府部门办事到找银行贷款,都已变得不像原来那般顺畅。
    
      “确信自己已没有能力再去经营一个全新的生态链,再加上购房者不时‘上门要房’的情况下,这位开发商只能选择放弃,准备把这个烂摊子甩给政府部门去收拾。”知情人士说。
    
      而这名开发商的事情已然变成安溪官方的一个烫手山芋。知情人士透露,此事牵涉的面太广,涉及的问题又较为敏感,安溪政法系统为此专门召开了一个会议,声明暂时不予立案。
    
      同样头大的还有安溪的银行机构,根据导报记者掌握的情况,有一家安溪银行已经把5000多万元之前贷给这家开发商的开发贷款划为“坏账”。
    
      工艺品厂栽在澳门赌场
    
      禁不住债主们的频频上门逼债,开在安溪县城的一家知名工艺品厂终于崩溃。到案发时,这家工艺品厂曝出的债务金额为9000多万元。
    
      “这家工艺品厂的效益其实不错,每年有几千万元的销售额,仅以10%的净利估算,年利润应该也有500万-600万元。”据与这家工艺品厂打过交道的安溪一银行业人士透露,该厂面临清算,同样跟眼下的银根紧缩毫无关系。
    
      “到澳门赌博,输了几千万元,资金链能不吃紧吗?这才是这家工艺品厂崩溃的真正原因。”知情人士告诉导报记者,“那位老板在澳门赌博的时候,拦都拦不住,硬是几百万上千万地往里输钱,最后只能拿企业来买单。”
    
      在上述安溪金融机构人士看来,在央行银根紧缩的背景下,企业放高利贷其实很正常。比如一家企业有3000万元的流动资金,把其中的1500万元用于放贷,这家企业一年的利润有400万-500万元,即便这放贷出去的1500万元真的血本无归了,这家企业也就是三年时间没有利润而已,根本就不至于把企业推到破产的境地。
    
      “因此,多数企业的所谓资金链断裂,根本就不是银根紧缩政策所引起,而经常是企业自己在七搞八搞,自寻死路。”他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9/2011091615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