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媒体人爆红会黑幕 收到“杀全家”威胁
(博讯2013年06月12日发表)

    
    来源:中国经营报
       
    外界期待的“重查郭美美事件”,因社监委召开全体大会后向外宣布“无法重启调查郭美美事件”而暂告段落。社监委也因此被质疑和红会唱双簧忽悠公众。大陆知名媒体人周筱赟则公开揭露,爆料红会黑幕后,有人扬言要杀其全家。他说:“我若被砍,红会难逃嫌疑!”
      
    周筱赟遭到死亡威胁 称肯定与红会有关
      
    6月9日,也就是红会的社监委召开第一次会议当天,周筱赟在自己微博上以题“爆料红会后,有人扬言杀光周筱赟全家!”推出这条消息。“我若被砍,红会难逃嫌疑!本人周筱赟5月13日起持续揭露红会社监委实为红会养着的公关部,宣称独立监督红会的社监委16名委员中,与红会有直接利益关联者9人。随即遭到恐吓,我已到派出所报案,警察蜀黍给我做了笔录,问我怀疑谁?我说两个字。”
      
    他还附上了威胁的几条短讯,及他向警方报案后的回执。
      
    社监委会议前夕 红会卧底社监委名单终极版曝光
      
    就在社监委开会前一天,周筱赟爆料放出“红会卧底社监委名单终极版”。他披露这是潜伏在红会和社监委的内线提供的信息,在红会社监督委16名委员中,目前被他及媒体揭露出来跟红会有直接利益关联者为9人。
      
    率先被揭露的是红会社监委发言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王永,给赵白鸽颁奖“十大杰出女性”,红会还曾经作为主办方参与过品牌中国搞的收钱发奖的“中国品牌节”。
      
    随后《中国经营报》继续发勐料《利益交换、利益输送缠绕:红会社监委受争议》,揭露另两名红会社监委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所所长王振耀和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也与红会也有直接利益交换。
      
    周筱赟随后再披露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长张勇,与红会签署劳动合同,从红会领工资,接受红会考核。而北大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本身就是红会直属单位红十字基金会的现任理事。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教授曾经任红会筹款委员。
      
    而武警总医院院长郑静晨,组建了中国红十字会的救援队,是红基会高档地产项目“曜阳国际老年公寓”的共同经营方法人代表。
      
    红会社监委秘书长、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伟民,和社监委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吕红兵,被曝出自同一家律师事务所,吕红兵也是国浩律师事务所发起人、创始合伙人,而该律师事务所曾任红会的法律顾问。
      
    他表示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曾宣称,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是独立第三方监督机构,和红会没有隶属关系,经费由委员自筹。现在证明,全是谎言。“所谓红会社监委就是红会花钱养的公关部,本质就是红会自己挑选了几个他们觉得靠得住、他们能掌控的人装装样子的,根本不存在独立监督的可能性。连相对的独立监督都不可能。”
      
    他还表示目前尚未发现与红会有利益关系者为7人,包括:社监委主任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中国政府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白岩松;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陆正飞;社科院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协和医科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社会科学系主任瞿晓梅。
      
    社监委被曝偷偷开会 拒绝媒体旁听
      
    社监委6月9日召开全体委员大会,官媒披露,此次会议地点原定中国红十字会总部,但刚刚记者向某位委员确认时,却被告知已改换地点,并称有纪律不能告诉媒体开会地点。甚至有媒体记者曝光自己被雨中耍弄了三小时,连在哪里开后来都变得扑朔迷离。
      
    周筱赟披露的终极版红会卧底名单在各个网站上,爆料的当天(8日)傍晚均被删帖。周筱赟向红会社监委喊话说:“你们到底在怕什么?”
      
    他还质问说:“请问红会发动删帖攻势花了多少钱?公关公司收费很贵的哦!是把老百姓的爱心捐款变成了公关费了吗?号称代表社会监督红会的社监委,为何拒绝媒体旁听会议。”
      
    有媒体对此评论说:“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大会,不接受采访,甚至不告诉开会地点,不仅让众多记者无功而返,也让很多期待真相的民众失望。红会重建公信,能否从更紧密的沟通, 更透明的流程开始?是否启动“郭美美事件”调查,能否更多听取民意,顺应唿声?红会怕的不应是记者采访,而应是失去民众的信任。”
      
    媒体揭会议没就重启调查“郭美美事件”进行投票
      
    会前社监委新闻发言人王永曾向媒体表示,对于“是否对郭美美事件重启调查”,这个问题将在今天的会上表决,要有三分之二以上委员同意才可通过。
      
    但据大陆媒体“中国之声”披露,委员王振耀介绍,会上就“郭美美”事件进行了讨论,但并非此前所说就重启调查进行投票。
      
    周筱赟对此评论表示,“美美的干爹力量真大!你懂的。我早说发言人@王永 说要重启调查是和红会演双簧。今天会议还讨论了社监委的定位和职责,闹半天,成立半年了都不知自己定位职责?”
      
    而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向喉舌新华社表示,今天(9日)红监会年度中期会议讨论了“郭美美事件”,认为不应由红监会启动调查,而是红监会“将督促红会协同有关部门对事件的一些新证据重新进行调查”。
      
    湖北绘图师沐磊哥就此气愤表示,红会和红会社监委就像踢蹴鞠一样,踢来踢去,明显不想里面的无耻勾当显现。说什么认为不应由红监会启动调查,而是红监会“将督促红会协同有关部门对事件的一些新证据重新进行调查”。这是什么屁话!明显的做贼心虚。
      
    红会社监会决定不再与红会有任何利益关系遭讥讽 无人信
      
    社监委会议之后,还向外宣布“社监会决定不再与红会有任何利益关系”,并称今后所有社监委委员的监督都采用自愿义务服务形式参与,并决定本月14日召开媒体见面会。
      
    周筱赟认为这个“再”字用的妙!“承认此前红会社监会与红会有利益关系,然后发誓说以后没有,你信吗?侮辱公众的智商吗?委员中当红会法律顾问,拿红会课题费、当红基会理事、领红会工资的都在继续。”
      
    还说,社监委开个会都要偷偷摸摸,把记者忽悠的团团转,搞地下活动吗?这还能代表社会监督红会?“被我揭露9名与红会有直接利益关联的委员,没有一人辞职,无耻!”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6/2013061203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