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国安委恐成克格勃 每个中国人都将成受害者
(博讯2013年12月03日发表)

    来源: 法广中文网
    
     国家安全委员会,简称“国安委”。自从三中全会后宣告成立以来,就备受外界关注,也因为其“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名称而饱受争议。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对此,有分析人士点评说,恕老夫直言,本届三中全会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即将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 但就是这样一个“国安会”,还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建立一个新机构,却没有具体明确这个机构的归属与职能,而这半截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作者一点五的文章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直属总统,这是它的隶属关系;其功能只是参谋,也就是为美国总统提供涉外国家安全事务方面的意见与对策。为什么美国总统直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却只是个议事机构呢?这是当代文明国家的一个根本准则,那就是:任何直属于最高领导人的机构,都不能被赋予行动权。否则,整个社会将轻易被一个人所统治。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第一个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国家叫苏联,这就是日后臭名昭著、祸国殃民的克格勃。克格勃归属于斯大林直接领导,并拥有逮捕与审判权,斯大林正是利用克格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惨绝人寰的“大清洗”。别以为“大清洗”杀掉的,全部都是那些持不同政见者或反动分子,正好相反,率先被清洗的全部是前苏共的高级领导人。
    
    苏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总共有代表1966人,其中1108人被杀掉;军队同样没有幸免,苏军从旅长到元帅共有高级指挥官733人,其中竟然有579人被杀掉。因此,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如果同样被赋予行动职能的话,倒霉的决不会仅仅只是那一小撮国内反对势力。无论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归属和职能如何界定,都必须牢记一条颠扑不破的历史真理:那就是,强制和恐惧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不会成为进步的动力,它唯一的功能,就是制造与积蓄埋葬统治者自己的掘墓人。
    
    作者丁咚的文章说,前苏联时代的克格勃,近来突然引起中国人的浓厚兴趣。克格勃,全称国家安全委员会。由于它在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名声,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到当今的时局,人们普遍担忧,自己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生活在秘密警察遍布的极端恐怖之中呢。克格勃在斯大林时代负责政治迫害,执行过大量的法外处决,负责运作古拉格强迫劳动系统,并在国外进行间谍和政治暗杀、颠覆外国政府,以及在其他国家的共产运动中推销斯大林主义政策。从而成为斯大林搞大清洗的工具。
    
    与之相比,1947年7月成立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却只是美国总统有关安全政策的一个统筹、协调和参谋机构,负责针对有关美国国家内政、军事和外交政策,向总统提出建议。只不过在宪政体制之下,该委员会必须服从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同时又受制于国家宪法、法治和分权体制以及广泛的监督,而在非宪政体制下,它往往只服从于某个政党乃至领袖的个人意志,极易变成专制独裁者随意操纵、从事秘密迫害公民的打手和刽子手。
    
    因此,中国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关键还要看它最终会不会“克格勃化”,并演变成为某个政党或者个别领袖从事政治斗争的工具。与此同时,也有评论写道,克格勃成员都是一批冷酷无情的刽子手,特别是在前苏共执政时期,几乎所有领域的所有人,都是这个机构的监控对象。这样一个暴力机构的实际操纵者,名义上可能是在捍卫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但反过来也会直接威胁到国家和人民,乃至统治者自身的安全。
    
    作者蔡慎坤的文章说,所以,但凡那些秘密警察肆虐的国家,一般都是短命的国家,无论从政治安全和治理成本的角度来看,通过警察和特务来控制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是一个极其危险的选择。一旦贝利亚们的政治势力坐大,即便是斯大林那样的强人,也不是说扔掉就能扔掉的。事实上,一旦选择了专制集权的道路,警察治国就会如影随行,这个阴影之下的政治游戏,没有任何规则可言,暴力、阴谋、残杀将反复上演,所有人——包括这个暴力机构本身,都可能沦为牺牲品。
    
    看看前苏联时期这个秘密机构的头目,无一不是倒在阴谋的权术中,谁都没有得到好下场。雅戈达曾是前苏联内务人民委员、秘密警察头子,在斯大林的肃反大清洗中,也被打成布哈林反党集团成员。他在被捕后留下一段精彩的供词,“我一生戴着假面具,冒充布尔什维克,而我从来就不是。装相的人不只我一个,几乎所有的人,首先就是斯大林”。
    
    “那些掌握一切权力的人,他们戴着假面具,干着隐秘的勾当,装模作样忠于伟大的党,对领袖奴颜卑膝,而心里想的却是把那些领袖们拖到卢比杨卡的地下室,并把他们扔下去”。当秘密警察成为一股强大政治势力,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潜在的威胁。对普通公民如此,对政治家如此,对秘密警察本身来说更是如此。当暴力手段一旦毫无节制的介入政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灾难后果谁都无法预料。综上所述,但愿中国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不是前苏联契卡或克格勃的当代翻版,更不至于让每个中国人都感到恐俱。
    
    另一方面,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1月13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得意洋洋地宣称:“毫无疑问,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恐怖分子紧张了,分裂分子紧张了,极端分子紧张了。总之,那些企图威胁和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势力紧张了”。对此,有网友点评说,对方紧张,说明执政者同样也很紧张。今年以来,舆论收紧,先有干涉大学学术自由的“七不讲”,又有互联网的“七条底线”,这几条底线涵盖范围极宽,加上解释权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网民稍不小心就有可能坐牢。
    
    作者黄老道的文章说,还有前几个月,那些批判宪政的文章,不分析不讲道理,上来就乱扣帽子:坚持宪政就是要否定党的领导,就是要搞资本主义那一套,就是敌对势力的代理人。而两高对于清理打击网络谣言的《司法解释》也够让人心惊胆战。三中全会《决定》第30条说:“宪法是保证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的根本法,具有最高权威。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
    
    学习《决定》就觉得这条讲得好。遵守宪法才能保证国家的政治安全。习总书记讲了也不是这一次了。但公然违宪的事情还是经常发生。国家最大的不安全因素就是贪腐,政权的安全取决于反腐。怎么才能让人民群众参于反腐?怎样才能够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应当有实质性的举措,比如公布官员财产之类,但这些我们都没有看到。
    
    一年来,人们看到的是,官方对言论控制越来越紧。没有言论自由,政府违宪了,人民也没有办法。遵守宪法才能保证国家的政治安全,公民首先需要有免于政治恐惧的安全感,才有国家政权的真正安全。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紧张了”,恰恰说明了执政者和国民都没有安全感。稍微聪明些的皇帝都知道爱护百姓比爱护官员更重要,水能载舟,水能覆舟,应该经常对人民采取一些让步政策,不可只知道一味亮剑。
    
    作者一点五的文章又说,宣布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第二天,由官媒推出、同时被多家媒体纷纷转载的一篇雄文——《“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大国标配》,引发网民热议,正如有网友所言,对自己有利的,就与国际接轨;对自己不利的,则坚决反对并指责其为“干涉中国内政”。如果说大国真有哪门子标配的话,唯一被全世界所认同、没有争议的标配倒还真有一个,那就是:“官由民所选”。
    
    大凡“官由官所授”的国家,哪怕天然一介大国,也仍然是就连一些小国弱国都敢于欺负敲诈的对象。因此,当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时,人民也必须升级,否则人民就会成为国家的奴隶。由此人们可以得出结论:国家可以有“国安委”,而人民,中国人民也需要配备锦衣卫。选票就是人民的锦衣卫。倘若说法律是社会的保护神,那么选票就是人民的保护神。
    
    有选票的地方,人民就有自由;有选票的地方,社会就有和谐;有选票的地方,民生就有保障;有选票的地方,就能实现习总书记“把权力关进笼子”的“中国梦”。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12/2013120306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