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田晓明:监控是神通广大的吗
(博讯2003年06月03日发表)

   统治者对异议人士的监视要付出高昂的代价。法轮功信徒、信奉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和大学生、异议人士、活跃的工运人士、新疆和西藏的民族主义者、家庭教会成员、与上述人员有联系的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海外的民运人士,上述人员就是公安机关和国家安全部门要监视的对象。对于这个庞大的群体实施监控要花多少钱?一个国家不会因为支出这样一笔费用而崩溃,但是国家的财政收入是有限的,不把钱投入到能产生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方面,社会的发展就会受到破坏。国防支出和政治保卫开支增加,公共卫生、教育、社会保障的开支就会减少。苏联的灭亡与这种不和理的支出结构有一定的联系。加强对异己力量的监视是一剂毒药,有人愿意喝,别人想拦也拦不住。

   加强对异己力量的监控并不一定就能保住有缺欠的社会结构,苏联的秘密警察力量够强大了,可是苏联还是走上了解体之路。 (博讯boxun.com)

   如今中国信奉自由主义的人越来越多,从魏京生、徐文立到王丹,再到徐伟、杨子立、刘荻,这样的人已经形成一条长链,历经许多次镇压,这条链也没断。面对这个膨胀的群体,能否监控得了都是一个问题。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06/2003060311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