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毅:双重和谐还是双重困境?——对潘岳的《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再质疑
(博讯2004年01月17日发表)

    我在《在悖论中前行——潘岳〈可持续发展与文明转型〉读后》中,质疑了潘岳了“技术乐观主义”,在学理上,以我所闻所见,还没有人能够证明依靠技术进步能从根本上、长远上解决人类的环境危机。

     “这的确是一个悖论,有谁能证明科技的发展能从根本上、长远上解决环境问题吗?这亦是一个现实的悖论,现在和在可预见的未来,科技发展的速度能超过他制造的环境问题的速度吗?如果不能,科技进步,亦不能阻止,最多只是延缓两者缺口放大的速度,环境赤字的总量依然会持续上升。  科技能最终消弭环境赤字,亦或仅仅只是延缓环境赤字的增长速度?如果是前者,潘岳的‘乐观主义’即可成立,所谓的‘新文明’才有可能---仅仅是可能,如果是后者,所谓的‘新文明’,连可能都没有,只能在注重科技的前提下,将重心转移到别处----新的自然伦理的建立。” (博讯 boxun.com)

    潘岳显然也看到了这个问题,在他的笔下,称之为“双重和谐”的“希望之路”:

    “三百多年来的工业文明发展史,对自然的破坏最为彻底也最为无情。人的自由建立在对自然界不可再生资源的过分开发利用之上,建立在对自然的污染和破坏的基础之上。迄今为止,人类的科技智慧和社会文明似乎不像是自然系统的一部分,总是与自然相对抗,由此下去,这种‘放纵的自由’绝对是难以维持的。难道我们就找不到一条希望之路,使人类能真正实现人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双重和谐目标?”

    正如人与自然的和谐,在西方技术工业文明主导的发展下,仅仅只是乌托邦一样,抽象的“人与人的和谐”,在坚硬而冰冷的现实利益的金字塔架构下,亦是一个美好的肥皂泡。我们这个星球,今天的主导伦理,依然是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型的伦理。金融界的“二八定律”(20%人拥有80%的存款,80%的人只拥有20%的存款),可以解释更广泛的现象----大至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关系,小至一个城市、一个公司的财产分布,莫不克隆着“二八定律”。

    虽然美国内部也是遵从“二八定律”的,但美国人的生活水准已经抽象为一个世界标准,亦是后发国家,当然包括我们的追求目标,可中国人就平均水准而言,可能永远也达不到美国人今天的生活水准,那需要六个地球的资源!仅以当下的现实,如果说中国人均GDP刚刚达到1000美圆,中国大陆的资源危机就已经红灯闪闪,并对世界资源市场造成了实质性的冲击(这在潘岳的文章中有详实数据支持),更为现实的困境是,中国还有80%以上的人(主要是农民)渴望过上现在“中国标准”的“中产阶级”生活,他们不会永远甘当二等公民、三等公民,永远处于边缘状态,欲望的闸门已经打开,这80%,10亿之巨人口的欲望的升腾,汇合起来,将是排山倒海的力量,足以撕碎任何抽象的“人与人和谐”的乌托邦。

    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疯狂而正当的追求世界标准---美国人的生活水准,中国大约10亿的二等、三等公民正在疯狂而正当的要求加入中产阶级的行列,这是不可逆的趋势;而为了“人于自然的和谐”,要求垄断世界大部分资源的发达国家降低资源消耗无异于与虎谋皮(美国连京都议定书都拒绝签署),为了“人于自然的和谐”,要求中国先富起来的阶层降低资源消耗,同样是与虎谋皮。

    我们真实的现实是,发达国家与后发国家的脆弱和谐,一国(包括中国大陆)内部的脆弱和谐,是建立在把蛋糕不断作大的基础之上的(虽然依然按照“二八定律”切分),即所谓人与人的和谐是建立在不断加速撕裂人与自然和谐的基础之上的,这是西方技术工业文明和西方社会达尔文主义在全球扩散的必然的逻辑与现实的归宿。

    现实就是这样的!

    双重困境才是人类在劫难逃的真实的未来!潘岳“双重和谐”的“希望之路”不过是理想主义的一厢情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1/2004011701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