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肖知:潘岳的『綠色GDP』有用麼?
(博讯2004年04月01日发表)

     潘岳被海外媒體稱為中共的『青年理論家』。青年雲者,無外乎一褒一貶兩層含義:一者言其銳氣與膽識,一者言其稚嫩與衝動。在潘岳新推出的這篇名為《談談綠色GDP》的新文章中,潘岳又一次將其『青年理論家』的本色發揮得淋漓盡致,既具有充分的見識與魄力,又顯得那麼的幼稚與衝動。

     僅就文章來看,潘岳的觀點並無不妥之處。文章對中國現有的GDP計算方式提出了中肯的質疑,指出其不科學之處在於忽視了環境破壞對經濟發展的長期性負面影響,並針對此提出了綠色GDP的概念——實際上這一概念並非潘岳獨創,正如文中指出的,歐美等發達國家和墨西哥等發展中國家早已實施了綠色GDP的統計方法。文章較長,但深入淺出,雖是出自政府官員的手筆,卻頗似環保科普類的讀物。看來潘岳這位『理論家』,在調任環保總局後,很是下了一番功夫鑽研業務。 (博讯 boxun.com)

     潘岳的每一篇文章,矛頭所指,都是中共政壇中最敏銳的話題:《從革命黨向執政黨轉變的思考》談的是政治改革;《馬克思主義宗教觀必須與時俱進》談的則是意識形態;《可持續發展與文明轉型》銳氣弱些,卻大膽質疑了當代世界文明發展的大方向。這篇文章看似平淡,卻也難以例外。君不見,GDP的增長已經是近年來中共賴以維持其執政合法性的唯一救命稻草,而這篇《談談綠色GDP》偏偏質疑的就是這根稻草!僅僅憑這份膽識和魄力,潘岳就足以贏得人們的尊重!

    環境問題事關全人類的未來命運,不僅是中國人的問題,也是全世界的問題。改變舊有發展觀念,樹立綠色GDP的全新發展意識,的確不失為一劑解決環境問題的良方。以此論之,在膽識和魄力之外,潘岳的見識也的確有過人之處。

    然而,作為『青年理論家』,潘岳畢竟還有些稚嫩。身為共產黨的高官,潘岳竟然沒有考慮到中共獨有的政治體制會對其『綠色GDP』的實施造成多大的影響!實際上,結合中國的政治大環境就不難發現,潘岳的理論縱然高明,但卻不過是鏡花水月。這為主管環境問題的官員,卻渾身忘了觀察一點中國政治這個大環境。

    首先,二十年的改革開放,說是『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實則是牢牢把握經濟建設這個『中心』。特別是九十年代以來,官場上下一個個『悶聲發大財』。除了潘岳這樣不得志的『少壯派』,誰會關心什麼環保問題?進一步而言,中共本身就是20年來GDP至上的經濟改革的最大受益者,也即對環境破壞性開發的受益者。中共執政的平穩,也與這20多年經濟的發展息息相關。因此,無論潘月的理論多麼高妙,都只能是陽春白雪,曲高和寡。

    退一步來說,即使中共高層采納了潘岳的理論,又能如何?任何政治體制,只要缺乏了民主監督的機製,就必然造成『不唯實,只唯上』的風氣的泛濫。對於各地方大大小小追求『政績』的官員來說,製造出幾個高水準的『綠色GDP』有何難哉?

    先例不是沒有。2002年北京申#22885;期間,中國政府對北京市提出了較高的綠化要求,定下了硬性的指標,並責令各級政府機關嚴格審查把關,結果如何呢?北京市區的綠地的確增加了:各個區都斥巨資購買美國草皮鋪滿北京大小街道,無論成活率多高,總算應付了檢查團;京郊地區大規模修建高爾夫球場,將草皮算作綠化成績,卻全然不顧高爾夫球場專用的殺蟲劑對環境的破壞;更有甚者,一些地方甚至將小麥移植到居民區,絲毫不顧及對居民生活的影響……試問,這樣的『綠色GDP』,究竟有什麼意義?

    潘岳文章中,最大的一點不明白,就是想把這種方法納入到所謂的『幹部考核體系』,只怕在目前的環境下,只能是出現類似上述北京的情況。

    因此,潘岳的這篇新文章,除了盡顯其『青年理論家』的本色之外,恐怕是毫無用處,一如其以往的文章一樣,最終的命運不過是被束之高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4/2004040123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