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三一言:和解跨过一线就是投降
(博讯2004年06月30日发表)

    【一】中共为甚么要在香港“激活”和解﹖

       原因是﹕中共的傀儡董建华政权产生不合法﹐在政绩恶劣状态下﹐香港人蜂起反对﹐对不合法的政权容忍度降低﹔中共在香港的政权出现合法性危机。七一大游行和区选民主派大胜是其标志。解决政权合法性危机﹐中共惯用而有效的办法是完全彻底干净消灭反政权力量。但在香港经过爱国者执政攻势﹑释法封死民主之路﹑用黑社会手段迫名嘴收口都无法消灭港人在七月上街和九月投票可能选出民主派议员过半数的执政危机﹐无可奈何之下﹐也顾不了曾经辱骂民主派是卖国贼﹑逢中必反﹑反中乱港分子﹑投靠外国反华势力的颠覆分子﹑一小撮搞港独分子﹐不给民主派回大陆﹐誓死不与民主派见面﹐声称不与民主派沟通不等于不与港人沟通等等﹕视民主派如不共戴天死敌。突然面不改容心不跳地由曾庆红亲口说出“中央与民主港无矛盾”的惊天地动谎言﹔即和解讯息。 (博讯 boxun.com)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中共在香港与港人﹑民主派搞和解是因为港人﹑民主派是一股独立于中共﹑不受中共控制﹑又不能被他们消灭掉的力量。没有这股独立力量﹐中共只会当你和国内例如“盲流”﹑被迁拆户等一样﹐只需要你执行指示和政策﹐绝无沟通协商和解的必要。君何曾见过中共与地富反坏右﹑过去的资本家﹑现在的民运人士﹑法轮功进行沟通和解﹖所以在专制社会里﹐民众与专制统治者较量的金科玉律是﹕立足于民众自身﹑依靠和累积自己的力量﹑用自己的力量对统治者施压。所有的所谓体制内改革﹑党内民主﹑改良等等离开民众压力这条金科玉律都是废话。

     【二】中共和解想达到甚么目的﹖

      缓和香港社会矛盾,取得香港傀儡政权的合法性,稳固政权。

      很明显﹐香港民众对和解的理解和期待是和统治者对立的。港人要的是改善生活、维护和争取权利﹑实现社会正义﹗中共以稳固政权为最终目的﹔而专制政权本身又是建于社会不公义和剥夺人权基础上的﹔所以﹐稳固政权正好与民众要求相矛盾。把不义和剥夺人权的中央﹐与要求社会公义和人权的香港人民﹑民主派说成无矛盾﹐真是天光化日之下的天方夜谭。

      只要中共发现用其它手段也能够达到稳定香港傀儡政权的目,和解就会施之如利弊屐了﹔更可能的是重复或更甚地再来一次港式文革﹕港独﹑卖国贼大山又压下来。和解也就就完全变成我说你听﹐我指你做的东西了。

        【三】和解的条件是甚么﹖

      中共和解的先决条件是﹕我是主你是从﹐是皇帝对奴民的训话﹔这是党不会放弃的沟通先决条件(当然不会赤裸裸如是说﹐而是用曲解一国两制达成)。党要求的对下属训话实质就是要求民主派放弃民间的独立地位﹐置之为诸如国内党养“民主党派”那样的地位。港人和民主派的条件是对等对话和坚持民主底线﹐其实质是维持民间的独立地位。党的条件是港人和民主派不能接受的﹐同样﹐港人的条件党不会接受的。

      【四】通向沟通与和解的途径是甚么﹖

      统战手段﹕分化瓦解﹐收买软化部分打击消灭坚定部分。现在是选择了刘千石﹐有可能还有冯检基。明显要打击和消除的是司徒华﹑刘慧卿等及其后面的一大批人。现在这个目的已经初步见效﹕已经有人叫出『政坛变色龙 刘千石』的声音。若刘千石等人及其支持者被收买组成亲中偏右集团的话﹐香港出现亲中左派﹑亲中中派联合抵抗民主派的局面。这局面一出现民主派和民主生存空间顿然萎缩。中央直接全面控制一国一制的香港就是现实了。这时香港与深圳﹑广州并无二致。

      近百年来﹐中共的统战打败了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也多少驯服了国际社会。但在台湾则举步维艰。现在在香港到底是国民党五十年前在大陆的翻版还是在现在台湾的翻版﹖有待观察。

      【五】香港民主派有没有和中共沟通和解的条件﹖

      沟通和解是实力的较量﹐没有实力就没有沟通与和解可言。因为现在香港事实上存在一股中共无法或不敢消灭的力量﹐所以沟通和解有了基本的条件。但这力量是强弱悬殊的。强者企求对方投降式的沟通与和解﹔弱者想取得平等对话的沟通与和解。但现在看来﹐中共在这一方面没有显出任何让步的迹象﹔倒是民主派的某些人很让人担心会不会跨越民主底线投降﹗

      【六】沟通和解的时机

      民主派现在和应中共要求进行沟通和解﹐在策略上是失误了。应该在九月后﹐在取得新成果后才在新的更坚强的实力基础上﹐找寻机会进行沟通和解。中共不迟不早现在放出与民主派和解的空气﹐其目的是消解港人七一显示争民主意愿和实力﹔其次﹐更重要的是缓和或麻痹港人九月投票给民主派的意愿﹐避免出现民主派过半的政治失控局面﹐更突显其政权不合法性。中共绝不能接受港人在九用选票变天﹐但又没有办法保证听话的保皇党胜出﹐于是只好退一步出此沟通和解的下策。我担心九月选战一结束﹐新一轮香港式文革可能会重现香江。

      【七】香港民主派与中共沟通和解的得失

      按照上面所述六点﹐中共和港人实质上无法和解﹔起码﹐在近期和解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非实质的妥协还是可能的﹐所以﹐民主派必须坚持与中共的沟通与和解。在有得有失的情况下﹐作出非原则性的让步也是必要的。例如民主派作出不提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中方也停止文革式打压﹐不视民主派为敌人﹐增加了民主派的政治空间。所谓良性互动就是指这些东西。拒绝是错误的(起码策略上如此)。

      事实上只要双方有相对力量﹐就有妥协的机会。这个妥协的内容主要是统治者让出边缘利益和权利(或权力)。每一次边缘让步都会逼近核心实质一步。经过多次边缘让步就会侵蚀掉专制核心﹔社会制度的转变就在这种边缘让步中达至。所谓和平演变就是这种边缘让步进程的描述。

      但是这种边缘让步对弱方来说处处是陷阱﹐是危险的游戏。比如刘千石的各退一步释出善意﹐这一步怎么退﹖退到哪里﹖刘慧卿看到本质的东西。她说民主派已退无可退﹐再退就退落维港了。刘千石若只退到“不提结束一党专政”就好﹐若再稍多退一步﹐不提普选和民主自由﹐就不是和解而是投降了。这是实质的投降。若在对话中接受上对下﹑主对奴﹑皇帝对臣民的地位则是在程序上投降了。程序投降难免不会导致实质投降。所以弱势的香港民主派在沟通和解中﹐可以创出民主的信道﹐也可能叛变民主。关键就在于能否坚持民主底线﹕坚持了就是沟通和解﹐跨过了就是投降。和解投降一线间﹐功过荣辱就在一线间。 

      应留意的是﹕中方只提沟通﹐不提和解﹐且反对和解之说。

    源自《议报》152期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6/2004063009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