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博讯2004年11月22日发表)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美国2004年总统大选,像一场势均力敌的“拔河比赛”,在世人瞩目的喧嚣鼓噪声中,以现任总统布什在一个俄亥俄州的领先而结束了。 (博讯 boxun.com)

    本来,按“新人类社会学”的“民主”观,认为所谓的“民主选举”,只是那个社会的民众,在他们的主流文化背景影响下,体现任何社会都客观存在的民主本质的一种具体表现。方式可能不同,本质并无区别,就像西方人用刀叉进食、中国人用筷子吃饭一样,都是不同饮食文化(属于文化的一部分)产生的习惯,没有直接和其它社会比较“先进”或“落后”的意义。

    可惜今天的美国人,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因为在相对简单的物质文明方面取得的成绩和进步,就以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高等动物”(在现有的概念中,“人”其实和“猴”“三叶虫”一样,都是一个分类学的名词而已,没有更多的含义),实用主义地将根本没有得到科学确认、肯定的“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奉为圭臬,把地球上绝对独一无二的人类社会,当成是豺狼虎豹、猪狗牛羊共存的“动物世界”,可以按丛林法则实行强权就是真理的标准。更拿一个完全经不起推敲的民主概念、和所谓的“民主选举”方式作为标准,强行向全世界推销。可以有把握地说,今天世界面临的一切战争、灾难和危机,全部都和那些假冒伪劣的基本概念有关(民主也不例外)。为了证明所言不虚,现在就以被世人(尤其是一部分甘当跟屁虫的中国读书人)向往、追捧为民主楷模的美国为例,剖析一下其一点也不神圣、更不高尚的本质。

    我们可用下面一段简单的文字,来叙述一下美国式民主的要义:由社会的全体选民(被法律承认有资格参与的所有民众),通过一人一票的投票选举方式,来挑选和决定国家的领袖、以及国会议员,在一段有限的期间内,代表自己来领导和管理国家,并受到国会有批准、弹劾权利的监督。可以认为,“投票选举”是美国式“民主”的代表性典型特征。

    从理论或字面上来看,这的确是一个不错、或起码也是找不到最好的“第一”前的“第二好”方式。事实真是如此吗?恐怕不见得。

    作为由博大精深、具备强大联想功能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不难从自己的历史中知道,过去代表皇帝的至高无上地位和权力的体现或凭证,就是一块“玉玺(特殊的图章)”,所有的决策调度,不管出自于谁人的建议或策划,只要盖上玉玺,就代表皇帝的“圣旨”,全国上下都要坚决执行。所以当时那些有野心的宫廷后妃或王公大臣们,只要设法弄到玉玺,就可以“假传圣旨”来为所欲为,或完成宫廷政变了。

    其实,如果把民主的权力看成是代表大众皇帝们的“玉玺”,那么所谓的“民主选举”,理论上就是由大众皇帝以投票的方式,决定把代表自己的行使皇帝权力的玉玺,交给一个自己满意而又信得过的具体候选人手里,让他来代替大众皇帝行使治理国家的权力。如果一切到此为止,倒也顺理成章地说得过去,并不违背新人类社会学的相关理论或基本原则,但是接下来的具体操作发展,却和原来想达到的预期大相径庭。

    让我们拿已经实行了200多年,被认为是成熟的美国民主选举的实际过程和表现来看看。

    首先,要民众从自己堆里直接挑选总统,实际上根本没有操作的可行性,所以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实行的两党制提名候选人,再交由选民投票决定的方式。最后把一个考核、遴选总统的过程,简化为要选民去做一道“非A即B”的选择题。完全不能避免所谓“只能从烂苹果中,挑一个比较不烂”的问题。

    其次,竞选过程中,候选人除不遗余力地揭他人疮疤老底、攻击对手以外,就是开出一张张无担保一定兑现的支票,来投其所好地“利诱”选民,借用台湾当地民众直接露骨的形容,就是“把牛肉(还只不过是样品)端出来”,根本不能令人信服地体现领袖应该具备的素质和能力。所以这样的领袖即使当选,除了继续利用高科技优势,不断找借口挑起本身就具有“恐怖”性质的肉体战争,取得对世界为所欲为的霸权,来转嫁自己国内的问题和危机外,是没有缔造世界和平、促进稳定全人类正常发展的可能的。除非“上帝”是美国人私有的,否则这样的东西又有社么神圣、伟大可言呢?

    事实正是如此。让我们回过头来再看一下正在要和西方“接轨”的中国社会出现的一些现象,也许会有一点新的启发。比如正在推行的官员竞争上岗”“土地竟拍承包”等,一些类似“拍卖”性质的活动。不难联想到,那种所谓的美式“民主选举”,本来就跟“拍卖”并无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一般拍卖的,是文物、古董之类的有价物品,而大众皇帝们,则是以代表自己至高无上权力的“玉玺”,来进行定期“自我拍卖”,由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两个政党指定的候选人出面,提出种种似乎比对手更好、更高的许诺叫价,最后由选民(大众皇帝)自己投票决定把“玉玺”的掌握、使用权,交到那个觉得出价更高一点的候选人手中,自己重新成为也要服从“玉玺”的臣民,别无选择。

    有人要指责笔者亵渎“民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根据“新人类社会学”理论,“民主”是任何人类社会的丢不掉、也要不到的客观存在,其表象形式完全取决于那个社会的文化背景和物质、环境条件的互动结果。笔者只不过像童话寓言“皇帝的新衣”中的孩子,公开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实话而已。

    笔者更不在意因此冒犯了大众皇帝的尊严,由于激怒他们而受到惩罚。因为那样一来,反而可以证明笔者根据科学“认识论”作出的一个结论:东方伟人毛泽东说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和西方伟人爱因斯坦说“蠢人的多数总是无敌的”,这种似乎互相矛盾、可能永远没有结果的争论。原因只不过是因为我们和这两位巨人,都站在一个没有足够高、所以看不到事物本质的“只知其然”的初级、表象的认识平台上,自以为是地互刮耳光而已,而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就是长期沿用错误而毫无科学可言的社会理论,所形成的习惯势力!

     (注:所有的相关文字,可直接浏览网站《新里程碑》的同名文章中,直接点击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04/czl41120.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11/2004112223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