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总统候选人东海一枭于枭鸣堂召开记者招待会
(博讯2005年03月31日发表)

    
    
     东海一枭答记者问 (博讯 boxun.com)

    东海一枭答客问
    
    记者:如果台湾不参加大陆的大选,大陆成立民主政府后,台湾仍宣布独立,开战还是默认?
    东海一枭:大陆民主化了,两岸和平统一的最大障碍烟消云散了。台湾民众反对统一的最大原因不存在了,台湾哪个党派敢违逆民意宣布独立?就算自说自话宣布了,国际社会不承认,大中华民主政府不承认,还不是手淫而已?
    至于两岸何时统一,如何统一,以什么方式统一,实行联邦制还是邦联制,双方可以坐下来谈,一时谈不扰可以慢慢谈,三年不行五年,再不行就谈它八年十年,自有水到渠成的一天。实在谈不拢,我他妈单刀赴台,亲自与台湾领导人打一架,打得对方落花流水,跪地认输!两边领导人血溅五步,总比两岸人民伏尸百万好。对不对?
    
    
    记者:中国天鹅绒活动受到了不少批评指责,你作为积极参与者,有何感想?
    东海一枭:这次网络活动确实备受责疑,我也听到了很多批评批责的声音。在有些人眼里,任何行动都是“秀”,网络大选活动自然又是一曲做秀闹剧。
    对于批评,我所持的态度是,不论善意和恶意的,都应该欢迎。受到的批评、指责和咒骂越多,说明这个游戏受到关的注度高,也说明它触到了某些人、某股势力的痛处。作为一种游戏,刚开始不可能十全十美。可以在批评和咒骂声中发现瑕疵、缺点和不足,逐步完善它。
    民运泰斗们对于这次行动,大多持远观态度,原因种种,也有珍惜羽毛的原故吧。我没考虑那么多,觉得这个游戏有趣又有意义,就参加了。就象我的办公室主任说的:这个地雷阵,东海一枭踩进去了。
    
    
    记者:东海一枭在网络上,其实是一个才情纵横的作家、诗人。你在竞选的自我介绍,相当形象的描绘出你的自我期许,而且以枭为名,就有侠客的味道,能否谈谈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东海一枭:我的理想是做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一个只开风气不为师的国士,同时做一个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的大丈夫。在这个假恶丑泛滥的世界,做一个大真、大善、大美的人。偶得一自勉联: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高寒倡导天鹅绒活动,要我这个网络总统候选人拟一自介,我就以此联寄之。算是我的自我期许吧。
    
    
    记者:像你这样一位敢说敢骂,敢讲真话、主张民主人权的著名人士,在现今中国大陆的政治社会环境中,如何自处?尤其对于同道屡遭逮捕、判刑,又如何看待?
    东海一枭:对于遭到逮捕、判刑的同道,我十分敬佩,他们以实际行为,为中国民主大业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是人民英雄、民主英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骄傲。
    至于我,自从走上反专制这条不归路,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不坐牢当然好,我可以生活得自由快乐些,可以更好地读书、思考、喝酒、交友和玩乐,可以更好地为国家、为民众也为家庭尽自己应尽的责任。为民众和国家,尽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的责任;为家庭,尽儿子、丈夫、父亲的责任。
    对我而言,坐牢也有坐牢的好处。在这样一个黑暗的时代,没有坐过中共的牢受到中共的迫害,是一大遗憾,甚至是一种耻辱。对于大男人大丈夫,苦难,是一笔财富,也是一种享受!苦难使人生更加丰富、更加精彩。如果这种苦难不仅仅是为自己而受的,如果个人的苦难有利于民众的福祉、社会的进步,那就更加值得了-- ---我想,如果我进去了,将会更加凸现现政权的丑陋反动面目,促进更多的民众从铁屋子里觉醒过来,群策群力,打破铁屋子,那幺,我受点小苦作点小小牺牲,又何乐不为呢?这叫物有所值吧。
    
    
    记者:达赖喇嘛如果改口说还想独立,老枭什么立场;
    东海一枭:达赖喇嘛好歹是个获过诺贝尔奖的政治大人物,能说改口就改口吗,你以为他象中共小混混呀,说话象放屁;民主并不意味着分裂。到时民主政府也可以制定反分裂法。
    
    记者:农民要求建免费的学校,财政部没有钱,从哪里搞钱?
    东海一枭: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诺言,政府必须兑现。
    有人说,我们国家还很穷,政府财力有限,这是实情,但并非关键。在19世纪的普鲁士和俄国,就已经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而在20世纪50年代,经济不发达的朝鲜、尼泊尔等国家也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时至今日,世界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实现了义务教育,而这些国家的义务教育无一例外都是免费教育。今日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当年的经济实力相比如何,与现在的缅甸、越南相比如何?只要如几届政府所许诺的,把教育经费提高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实施免费义务教育,绰绰有余矣。
    既使再退一步,为了避免财政负担过重,可以首先在农村实行小学免费义务教育。以后随著经济发展,再在全国真正实现九年制免费义务教育。全国农村小学生约有1亿人,以每人每年学杂费300元计算,只要政府增加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就够了,而这只相当于一个大型工程项目的投资。如果这300亿元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分担,如贫困地区或较贫困地区由中央负担全部或大部分,富裕或较富裕地区由地方政府负担全部或大部分,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至于"建免费的学校"之类,具体情况具体决定。有些专制政府几十年没解决的问题,民主政府也不可能马上办到。相信农民兄弟是通情达理的。
    
    
    记者:日本人通过"尖阁岛日",200大学生天安门集体自焚,老枭会如何决策?
    东海一枭:尖阁列岛是钓鱼岛的日本名称。1978年,中日签署和平友好条约。当时的副总理邓小平表示,搁置(钓鱼岛)主权争议,留待子孙后代解决。这倒也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
    日本石垣市议会的有议员近日提议,将1月14日定为"尖岛列岛日"。如果该议员提议通过,我们也针锋相对通过一个钓鱼岛日嘛。自焚干什么?可以焚烧日本国旗嘛。
    
    
    记者:如何保证下台后的共产党员不会成为群众的泄愤对象,如何保证他们的人权?
    东海一枭:颁发大赦令,前中共党员、政府官员非穷凶极恶害人至死者,都加保护,既往不究。谁他妈吃了豹子胆,敢违抗我的总统令?
    
    记者:如果民主中国成立后,李洪志要求建立法轮教教堂,雪峰要建立生命教禅院,老枭是否支持?
    东海一枭:信仰自由。宗教问题,我不支持也不反对。一切依法办事。如法无明文禁止,任何人任何组织爱干嘛干嘛。老子日理万鸡,哪有闲工夫管他奶奶的闲事?
    
    
    记者:老枭对于民族主义的立场,是基于种族、血统的,还是文化的,还是国家的,还是反对一切派别的民族主义的?
    东海一枭:热爱民族,热爱种族的、血统的、文化的、国家的民族,但不提倡民族主义。宣传爱国,但不赞成把爱国提到主义的高度。
    
    
    记者:对于现在博士大跃进造成的诸多博士,很多20年前的大学生表示不满,他们说那时的学士平均水平比现在的博士高,游行示威要求与博士同等待遇,跪在议院门口请老枭接请愿书,看老枭将如何表演。
    东海一枭:绝代有雄才,遗之在草泽。当今社会上不是博士乃至没有大学以上文凭却在某一方面有真知实学的英才杰士一定不少。为此,老枭履职之后,将亲自发起一个草莽英才大会,为广西奇才异士提供一个互相鼓劲、互相促进、互相交心的机会,为民主政府储备人才。同时采取各种措施,淡化文凭作用,并由教育部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参照欧美游戏规则,制订严格的标准,对原来的博士重新甄别。
    
    
    记者:最近老枭的一篇文章里对芦笛和安魂曲又加以批评,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却纠缠于个人睚眦恩怨,是否有些不顾大局?
    东海一枭:
    总统也是人,也有人的脾气和自尊心,也会发火骂娘摔盘子,也有个人恩怨。人骂我草包打我耳光,难道我不能骂人饭桶踢人屁股?但无论怎样嘴骂笔战文斗,我不许也不能动用国家机器进行"武斗"报复,更不能以言治罪,冠对方以颠覆、煽动、泄密、破坏之类罪名。
    批评芦安,是针对他们的错误思想,与个人恩怨无关。他们俩一个轻薄浮浪的无品文人(老芦别气坏了身子哈),一个猥琐卑下的小混混,不值一骂,我确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值得啊不值得!
    
    
    记者:你在民运人士、知识分子经常出入的网络里,也善于和人论战,能否谈谈个中况味?
    东海一枭:在网络上,老枭的猖狂嚣张是空前的,来自各方面的赞扬拥护和批评、指责、攻击、咒骂也是空前的。受到我的坚锐棱角和枭言枭语伤害的,不仅是专制中共及其鹰犬,也有同道中人。有好友劝我要爱惜羽毛,尽量收敛些,不要太出风头,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我的回答是:我就喜欢成为众矢之的!
    我自称打遍江湖无敌手,猖狂嚣张,网战多年,是好玩有趣,也是棒喝众生。我的网战有个原则,就是只斗诗斗思斗知斗识,一般不击人身。对于那些不上挡次的、与思想无关的猜疑、曲解、挑衅、咒骂、恶攻,除了偶尔无聊逗乐外,基本上不予理睬。
    只是我越来越感到不好玩、感到厌倦和孤独了,因为真正有水平上档次的对手太难遇到了,大部分对手其实并不值得我出手。踏遍江湖求一败,碰到的多是下三烂的人物和不可救药的愚民。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啊,棒击下去,如敲在花岗岩上!
    
    附言:“记者” 所提问题,实为草根网友所问,还有台北中央电台的访谈提要。
    
    2005、3.30床头捉刀人整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3/2005033112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