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一个高级讲师的呐喊:但愿不要走过场─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姚国祥
(博讯2005年05月31日发表)


原标题:但愿不要走过场─评国家教育部、抚顺市教育局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

    (2005年5月)


原抚顺市艺术幼师第一任校长、高级讲师、辽宁省学前教育研究会顾问组组长 姚国祥

    首批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单位已经进入了“整改、提高阶段”,也就是说,即将“鸣金收兵”了。

    为什么要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共中央的“意见”指出:“新的形势和任务,对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保持党的先进性,关系党执政能力的提高和执政地位的巩固,关系党和人民事业的兴旺发达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但是,我们的党员队伍中存在着与保持先进性要求不相适应的问题。”这些问题是:一些党员理想信念动摇,党员意识和执政意识淡薄,带领群众前进的能力不强,难以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一些党员干部事业心和责任感不强,思想作风不端正,工作作风不扎实,脱离群众的问题比较突出;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思想理论水平不高,解决复杂矛盾的能力不强,有的甚至软弱涣散、不起作用,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影响党的先进性,损害党和人民的事业。(见中共中央意见)

    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要达到哪些目标要求?第一,提高党员素质。党员学习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自觉性、坚定性进一步增强,对新时期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要求进一步明确,理想信念进一步坚定,先锋模范作用进一步发挥。第二,加强基层组织。党的基层组织在成为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组织者、推动者和实践者上取得新进展,战斗堡垒作用进一步发挥,党执政的组织基础进一步巩固。第三,服务人民群众。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观念进一步增强,作风进一步改进,组织群众、宣传群众、教育群众、服务群众的本领进一步提高,党群、干群关系进一步密切,真正做到为民、务实、清廉。第四,促进各项工作。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进一步贯彻,科学发展观和正确政绩观进一步树立和落实,各项工作取得新的进展。总之,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要在解决实际问题上下功夫,把是否解决了群众反映强烈、通过努力能够解决的突出问题和群众是否满意作为衡量这次教育活动成效的重要标准。(见中央“意见”)

    中央在“意见”中,还强调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要坚持发扬党内民主,走群众路线。尊重党员的民主权利,调动党员参加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积极性。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广泛听取群众意见,自觉接受群众的评论和监督。集中学习教育结束后,对应当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要集中力量切实解决;对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要向群众作出说明;整改效果不好,多数群众不满意的,要在上级党组织的监督下重新进行整改。……

    国家教育部、抚顺市教育局,都是属于首批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单位。他们的教育活动开展得如何?是大家所关心的。

    我们且根据中央的“意见”精神,来看看这些单位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是否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标要求?

    国家教育部做得怎样?

    作为一个老教育工作者,对于我国的教育工作,提出过不少意见。

    2005年3月,我又写了《再谈我国的教育》,反映了一些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专家、学者以及许多群众的意见,对当前教育工作存在的问题提出了看法和建议,希望能得到国家教育部和有关领导同志的重视。

    2005年4月,我再次上书国家教育部,为《再谈我国的教育》补充了两份材料。

    所有这些材料,都反映了当前我国教育工作存在严重问题:我国的教育投入严重不足;过高的学费造成“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教育不公平引起了广大群众的不满;……。

    国家教育部作为国家主管教育的部门,理应对这些反映、这些意见,这些建议,引起足够重视,采取有效措施,逐步加以解决。

    但是,二个多月过去了。国家教育部置之不理,无所动作,甚至连个回信都没有。

    2005年1月10日国务院颁布的《信访条例》中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应当做好信访工作,认真处理来信、接待来访,倾听人民群众的意见、建议和要求,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努力为人民群众服务”。“有关行政机关收到信访事项后,能够当场答复是否受理的,应当当场书面答复;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信访事项之日起 15日内书面告知信访人”。“信访人反映的情况,提出的建议、意见,有利于行政机关改进工作、促进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有关行政机关应当认真研究论证并积极采纳”。“信访事项应当自受理之日起60日内办结;情况复杂的,经本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办理期限,但延长期限不得超过30日,并告知信访人延期理由。”

    中央关于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意见也明确指出:对应当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要集中力量切实解决;对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要向群众作出说明。

    上面这些规定、要求,似乎对国家教育部和有关领导同志不起作用。他们可以不受约束,随心所欲。党纪国法,群众意见,在他们看来,只是小事一端,可以置之不理。

    是反映的情况、问题无足轻重?

    2005年4月30日,《小康》杂志发表题为《八成民众不满我国教育现状,公平问题为关注热点》的文章。文章说:“由本刊与有关政府部门、社会团体及专家联合组成‘中国小康指数’调查组,采取非概率抽样的社会研究方法,从民间角度记录中国教育小康的公众体验,试图勾勒出数据背后的群体感知,提供中国教育现实图景的另一面。”文章列举事实,说明了中国教育存在问题的严重性:“拨开中国教育的种种乱象和非议,我们必须面对一个无奈而又令人尴尬的现实。”“统计显示,中国近年来GDP的增长保持在7%以上,但与此相形见绌的是,2003 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3.2%,减少了0.04个百分点,这区区0.04个百分点,让今年两会期间的代表们为之奔走疾呼。”“国家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直接导致民间社会与普通百姓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2002年我国社会性教育经费占GDP的 1.94%,其比例之高在世界范围内实属罕见,据调查,中国父母目前在子女教育费用方面的支出已超过养老和住房,在居民总消费中排在第一位。 ”“调查组通过对8523份调查问卷的加权统计分析得出结论:近七成民众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比较低,表示“不太满意”和“很不满意”的人数分别为42.5%和29.8%。” “调查显示,学校高收费、乱收费和以及教育不公现象在受访者那里的反映尤为突出,其中有63.2%的民众表示教育收费过高,令家庭不堪重负,在79.4%的民众看来,教育不平等普遍存在,……”综合统计,“八成民众不满我国教育现状”,“超过九成公众认为教育投入不足。”

    2004年22期新华社主编的《半月谈》上刊登的《高校何时不再高收费》,尖锐地指出:“经过连续几年的扩招,我国高等教育收费已经成为普通百姓难以承受之重也是不争的事实。”“高校的过高收费,严重超过了普通群众的承受能力,已惹得怨声载道。”……

    “八成民众不满我国教育现状;”“超过九成公众认为教育投入不足”;“普通百姓难以承受之重”;“已惹得怨声载道”;……。难道还是无足轻重吗?难道还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装聋作哑,不加理采吗?我国的教育存在着如此严重的问题,国家教育部的领导干部,共产党员,如此对待人民来信、群众意见,难道符合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要求吗?

    抚顺市教育局又如何?

    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以来,报纸、电视台已经多次报导抚顺市教育局开展教育活动的各种“成就”。

    事实真相又如何呢?

    在2005年3月我写的《再谈我国教育》中,就涉及抚顺市教育工作中存在的问题。2005年3月29日,《抚顺日报》发表有关抚顺市教育工作会议的报导。我认为,通过报导看出,会议的某些提法和某些精神,既有背于中央精神,又不符合抚顺实际。200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这是党和国家采取的一项重大战略措施。胡锦涛同志在有关的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重大深远的战略意义。但是,抚顺日报的报导显示,抚顺市教育工作会议,只字不提如何贯彻落实有关精神,切实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

    是抚顺市不需要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

    据我所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在抚顺市的许多学校并没有得到认真贯彻落实。学校的思想道德建设还相当薄弱。沉重的课业负担,频繁的考试,千方百计提高学校的升学率,……,仍然是许多学校的“主旋律”。前一时期,抚顺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负责同志,到海城探望省少年犯管教所的少年犯,发现抚顺市的少年犯是全省最多的。…所谓的“爱心教育”,是代替不了对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的!

    “抚顺市教育工作究竟存在着什么问题?应当采取什么措施来改善抚顺的教育,发展抚顺的教育,提高抚顺的教育水平?”

    看来抚顺市的有关领导,似乎认为成绩巨大,一切都好,“天下太平”。

    实际情况是:

    中考、高考、升学率,仍然是抚顺市许多中小学的指挥棒。学生的课业负担很重,七进七出(早七时前入校,晚七时离校),甚至六进九出、十出。不少中小学生每天只能睡眠五、六个小时,六、七个小时。今年省宣布取消中小学期中考试,抚顺市的中小学照考不误,不仅有期中考试,而且有月考、周测。五一长假,只放三天,还要完成二十多份试卷作业。……

    最近,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揭露,有些地方,为了在义务教育阶段多收择校费,大办“公办民办学校”,腾出公办学校的校舍(或拨出专款新建学校),办起了所谓的民办学校,以“高工资”吸引“优秀教师”,收取变相的“择校费”,增加“财政收入”,甚至为少数人谋利。这种现象,在抚顺市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一些县区,盖起了新大楼,购置了新轿车,却无视《教育法》、《教师法》的规定,长期拖欠教师工资。2004年11月,东洲区教师三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不得不到省上访,十一月末才发了三个月的工资;而十二月、05年一月的工资,春节前才一并发给;最近又有两个月没有发给工资,在职的不敢上访,离退休的几百名老教师又不得不到市政府集体上访。……每次增加工资、大多数县区都是“只给政策,不给兑现”,有的区拖欠的这部分工资,累计每人已达万元以上。

    农村的辍学率居高不下。九年义务制教育,到初二、初三阶段,辍学率不断上升,有些学校竟高达50%以上。农村学校的办学条件差,缺乏必要的教学设备和现代化的教学手段。……

    还必须指出的是,全市教育工作会议对于上述问题,竟然熟视无睹。对于《就<抚顺日报>有关市教育工作会议的报导给市教育局和刘强市长的信》,置之不理,连个答复都没有。

    面对这些严重问题,能够自认为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取得了“成就”吗?

    我们承认,“冰冻十尺,非一日之寒”,抚顺市教育工作存在的问题,由来已久,原因很多,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解决的。但是,总得有个表态,有个认识,有个决心吧!

    我们也承认,很多问题,不是抚顺市教育局所能左右的。最根本的,还要依靠抚顺市委、市人民政府和各级领导对教育工作的真正重视。但是,抚顺市教育局也并不是可以无所作为了!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加强和改进各级各类学校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加强素质教育,抚顺市教育局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对于某些仅靠本身的力量无法解决的问题,也应当大声疾呼,为民请命,积极反映,据理力争。

    最根本的还是要倾听呼声,从善如流

    通过国家教育部、抚顺教育局的种种表现,说明我们有些领导干部、共产党员,不能认真倾听群众呼声,不能正确对待群众批评,缺乏海纳百川、从善如流的精神。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我们党自我完善、健康肌体的重要武器。正确对待批评与自我批评,就应当按照毛泽东同志在《为人民服务》中所说的那样去办: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如果我们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照你的意见办。古人也说过:“君子闻过则喜”;“君子不以人非言,择其善者而从之。”

    中共中央在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意见中也明确指出:“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广泛听取群众意见,自觉接受群众的评议和监督”;“对应当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要集中力量切实解决;对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要向群众作出说明;整改效果不好、多数群众不满意的,要在上级党组织的监督下重新进行整改。

    我们希望国家教育部、抚顺市教育局在这次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能够认真倾听群众呼声,正确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使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真正收到实效,不走过场。


附录:

    (一)八成民众不满我国教育现状,公平问题为关注热点

    (二)救救农村孩子!中 国百名博士上书温家宝

    (三)时评:谁能理解学生害怕上学的内心之痛

    (四)教育时评:农村学生害怕上学着实让人忧


八成民众不满我国教育现状 公平问题为关注热点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4月30日16:32 《小康》杂志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小康作为衡量中国小康社会进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实现程度对国家乃至整个民族的兴衰存亡都至关重要,在一个 13亿的国家,这么多的人口,如果素质低,是沉重的人口负担;如果素质高,就是丰富的人力资源。在“科教兴国”、 “人才强国”战略指导下,教育小康也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必然选择。本刊记者 张辉 报道

      五大指标考察教育小康

      相比经济上的收益,教育小康更注重的是社会效益的产出,确保每位社会成员享有的同等的接受教育的权利。同时,教育小康以公共财政和公立教育保障对弱势群体施以“雪中送炭”般的救济,成为推进社会公正的调节器。一方面不断加大教育投入,另一方面优化公共教育资源的配置结构,是国家最终实现教育小康的必经之路。

      由本刊与有关政府部门、社会团体及专家联合组成的“中国小康指数”调查组,采取非概率抽样的社会研究方法,从民间角度记录中国教育小康建设的公众体验,试图勾勒出数据背后的群体感知,提供中国教育现实图景的另一面。

      本次调查在城镇地区采取多段随机抽样法,农村地区采取整群抽样方法,共发送调查问卷10000份,最终获得有效问卷 8523份,来自全国8个大中城市、8个小城镇及9个农村地区,地域覆盖东部、中部、南部、西部、东北部,调查执行时间为2005年3月至4月。

      经加权处理后,本次调查的样本分布在基本人口信息和主要个人社会经济背景信息方面与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的分布极为接近,表明数据有较好代表性,在95%置信度下本次调查的抽样误差为+1.03%。

      样本构成方面,男女占有效样本的比例分别为 51.8%和48.2%,年龄构成上16—25岁年龄段占16.3%,26—35岁占25.1%,36—45岁占26.7%,46—55岁占24.6%,56—60岁占6.9%,60岁以上占0.4%。受教育程度上小学及小学以下的占15.1%,初中占26.5%,高中占33.8%,大专占11.2%,大学本科及以上占13.4%。

      中国教育小康指数将考察指标量化为教育投入及政策偏向性,教育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及执行,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对教育公平程度的感受度,平均受教育年限这五个方面,并赋予其不同的加权值,最终得出中国教育小康指数为 62分。

      教育小康指数勉强及格

      拨开中国教育的种种乱象和非议,我们必须面对一个无奈而又令人尴尬的现实。

      统计显示,中国近年来GDP的增长保持在7%以上,但与此相形见绌的是,2003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3.28%,反而比上年的3.32%减少了 0.04个百分点,这区区0.04个百分点,让今年两会期间的代表们为之奔走疾呼。

      遗憾的是,在回顾2004年工作时,教育部部长周济仍然表示,他“觉得最难的还是教育的投入不够”。

      国家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直接导致民间社会与普通百姓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2002年我国社会性教育经费占GDP的1.94%,其比例之高在世界范围内实属罕见,据调查,中国父母目前在子女教育费用方面的支出已超过养老和住房,在居民总消费中排在第一位。

      2005年,中国教育的不平等问题更是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城乡、不同区域、基教与高教、不同阶层、重点与非重点之间的种种差异让人们重新对教育的本质进行反思,并从一种公平、长远和战略的角度对政府提出考验和要求。

      隐藏在上述事实背后的民众主观认知与感受在本刊的中国教育小康指数调查中得到了充分揭示,调查组通过对8523份调查问卷的加权统计分析得出结论:近七成民众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比较低,表示“不太满意”和“很不满意”的人数分别为42.5%和29.8%。

      调查显示,学校高收费、乱收费和以及教育不公现象在受访者那里的反映尤为突出,其中有63.2%的民众表示教育收费过高,令家庭不堪重负,在79.4%的民众看来,教育不平等普遍存在,尽管超过半数的民众对政府改变目前教育现状的决心和能力表示乐观,但有相当一部分人表现出了信心的不足。

    综合此次调查考核的各项指标,最终得出中国教育小康指数为62分 .

    超过九成公众认为教育投入不足

      据报道,世界各国教育投入占GDP比重在1985年的平均水平是5.2%,发达国家是5.5%,发展中国家是4.5%,而当年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只占2.3%,教育投入不足的现象还在一直延续,即使到今天,我国仍没有达到4%的既定目标。这也表明,教育经费的严重不足是摆在中国教育目前的一个严峻现实,这点得到91.2%的受访者认同,88.5%的民众进一步认为,教育资金的缺乏在农村地区显得尤为突出,从而直接影响了当地义务教育的普及。

      调查显示,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在平均受教育年限这一指标方面差异显著。前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1.3年,相当于高中二年级的文化程度;后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7.51年,相当于初中一年级的文化程度。相比2000年城镇平均10.20年和农村7.33年的数据,中国的九年义务教育完成率仍在提高,但前者的增长速度显然大于后者。

      2001年,中国政府宣布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同时宣布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据统计,2001 年我国文盲人口(15岁及15岁以上不识字和识字很少的人)是8507万人,同1990年相比,文盲比率已由15.88%下降为6.72%,而青壮年文盲的比率已下降到了5%以下。

      尽管如此,我国剩余文盲数目依然不少,继续扫盲工作和扫盲后继续教育任重道远。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认为国家应进一步巩固和扩大扫盲成果,并加大教育经费的投入力度,并且主要将经费投在农村教育和基础教育上,这点在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比例分别为92.1%和90.3%。

      八成民众处于低满意度状态

      “学而优则仕”,教育在老百姓心中向来地位显赫,也被认为是改变自身及家族命运的重要途径。在评价教育的重要性时,分别有52.3%、57.9%和45.1%的受访者认为“提高社会地位”、“增加经济收入”和“促进个人发展”是教育对自身的首要帮助。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容易被放大。在调查中,近八成的民众对中国教育现状的满意度比较低,表示“不太满意”和“很不满意”的人数分别为 52.5%和29.8%。其中,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的满意度存在显著差异,前者满意度要低于后者8个百分点。进一步分析可发现,民众对教育的满意度与家庭收入和自身的受教育程度正相关,家庭收入越高,受教育程度越高,满意度也就越高。

      一方面国家在教育的供给方面存在不足与失衡,另一方面民众对教育的需求又十分迫切,由此导致民众的教育费用在日常消费总支出中所占的比例加大,在城镇和农村的比例分别为8.1%和11.3%。教育成本的不断提高,在62.8% 的受访者看来是“难以承受”的,更有66.3%的受访者认为这是“很不合理”的现象。

      教育不公成为民众关注热点

      “谁动了我受教育的权利?”这是广大受访者在面对中国教育困境中表现最为强烈的疑问。从调查中可发现,76.5%的城镇居民和88.2%的农村居民认为教育不公是目前存在的最大瓶颈。

      “中国教育的不平等包括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平等,各教育阶段受教育者入学机会的不平等,以及教育者所得待遇的不平等。”这是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玉林在其《2004年中国教育不平等状况蓝皮书》提出的观点。

      来自安徽的交通大学在读二年级研究生小丁说,“我是从最基层的农村小学开始一步步考上来的,城市和农村的教育水平相差太悬殊,我知道只有依靠自己不断的努力才能打破这种格局。”

      调查显示,面对这种不平等,92.1% 的民众认为应该依靠政府,进一步加大教育经费投入,有72.4%的民众认为应加强社会监督,杜绝教育腐败,同时有78.5%的受访者认为要对有限的教育资源进行合理配置。“政府在教育政策的制定上应倾向于农村和义务教育。”武汉的一名中学教师说。

      尽管面对现实的种种不是,还是有65.8%的民众对中国教育的前景表示乐观,其中城镇居民的乐观程度又高出农村居民7个百分点,这又与近期社会舆论对教育的高度关注和国家的表态决心分不开的。

      “教育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综合而言,教育在政府提供的众多公共产品中更加具有公益性,教育小康只有注重社会效益,确保每位社会成员享有同等的接受教育的权利,以公共财政和公立教育保障对弱势群体施以“雪中送炭”般的救济,才能真正成为推进社会公正的调节器。

      教育部部长周济也指出,国家今后应处理好教育发展和公平之间的统筹协调。由此看来,一方面不断加大教育投入,另一方面优化公共教育资源的配置结构,实现教育的公平,将是国家最终实现教育小康的必经之路。(下略)

    救救农村孩子!中国百名博士上书温家宝  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向来是每年人大和政协会议的重要议题,据报导,中国逾百名农业博士深入调查大陆农村问题后,将农村教育困境写成上千字报告,上书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期望中国领导人解决农村教育问题。  香港大公报今天报导,这份报告约两千字,是中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逾百名博士展开“百名博士访三农”活动中,历时半个月,深入农村倾听农民心声,并与基层干部对话后写成,内容包括农村及农民生存现状。

      报告写到,“我们深入农村基层这些天来,深切地感受到一些突出的‘三农’问题,农村的孩子读书太难了。看着低矮的土墙和破旧的校舍,我们没能压抑心中澎湃的情感,提笔给您写信,只为了救救农村孩子”。 

      文章还详细描述大陆农村教育困境:“学校基础设施非常薄弱,有的学校没有电脑,连最基本的教学设备都不能满足;农村教师普遍短缺,且素质参差不齐,有的老师都没有读到小学毕业;农村孩子上学要自带干粮被褥,走十五里山路,花四小时才能到学校...。”  参与活动的郭亚军表示,中国农业税问题解决后,农村教育问题已凸显出来,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是重视农村教育。  据统计,目前中国农村劳动力约四亿八千两百万人,其中初中及初中以下程度约占百分之八十七点八,每年约一千万农村中小学毕业生因无法升学而回乡务农,还有一些毕业生缺乏生活技能,只好在家里闲着,面临“升学无望、就业无门、致富无术”境地。


时评:谁能理解学生害怕考上大学的内心之痛

    http://www.sina.com.cn 2005/05/13 10:21 工人日报天讯在线

    在吉林,平均每个大学生一年的费用为1.18万元,而2004年该省农民人均纯收入为3000元,也就是说,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4个农民一年不吃不喝。吉林省政府研究中心日前对该省农安县某镇高中进行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竟有28.7%的学生“害怕升入大学”,原因是“家庭负担不起上大学的费用”。(见《中国青年报》5月11日)

      “既‘盼’孩子考上大学,又‘怕’孩子考上”,“不念是可惜,念是前途未卜”,“‘因教致贫’已成为横压在农村家长心中的最大难题之一”— ——看到这些,笔者感到无言的悲哀。

      曾几何时,上大学是多少青年学子的梦想和理想,他们把上大学看做是改变自身命运的难得机会。但是当这种梦想和理想搀杂进担忧、害怕的成分后,那么,谁能理解学生的内心之痛?他们的梦想和理想被谁剥夺了呢?

      笔者不想从教育公平、教育投入等方面解读这事,而是想从教育在社会分层、社会流动中的意义谈点自己的认识。

      在现代社会,教育越来越成为确定社会成员地位的关键性因素,以致于教育成了当今时代中国老百姓“最不怕花钱”、“最舍得花钱”的地方。但是当“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4个农民不吃不喝”时,老百姓即使“最不怕花钱”、“最舍得花钱”,只怕也“无力回天”。农村学生不是没有梦想和理想,只是他们缺少实现梦想和理想的平台,他们渴望提升社会地位的渠道几乎被堵塞了。

      近年来,人们隐约可以感受到不同阶层的子女在教育上的差异越拉越大,并将它与教育公平问题联系起来。吉林部分农村学生家长“既‘盼’孩子考上大学,又‘怕’孩子考上”的心理,正是这一问题的一个缩影。一些地区特别是落后贫困地区的家长及孩子,望着高校收费越升越高的门槛,无可奈何。事实上,确实有部分贫穷人群因无法应付教育高额费用,而不得不放弃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人的社会地位、权力、收入和声望,更多地取决于个人的后天努力和成就,个人后天受教育程度与个人社会地位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反映了社会结构的变化更加向良性发展,也使全社会更加重视教育,关心教育机会的公平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害怕考上大学”正在成为影响社会正常流动的一个陷阱。

      由此,笔者以为,关注弱势群体利益,建立有效补偿机制,是解决“因教致贫”的必然选择。按照罗尔斯“不均等地对待不同者”的公平原则,对不同需求的群体所投入的资源,应有所区别。为体现公平的理想,教育资源的分配应优先考虑物质条件上较为欠缺的人群。这是维持社会正常流动,保障社会安全、和谐运行的必要条件。

    但愿 “考上大学”不再令学子们心存畏惧,也只有让这些学子看到实现个人梦想和理想的机会,我们的社会才能更加充满希望。(文/朱四倍)


教育时评:农村学生害怕考上大学着实让人忧

    http://www.sina.com.cn 2005/05/13 10:47 国际在线

    作者:李克杰

      吉林省政府研究中心日前对该省农安县某镇高中进行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竟有28.7%的学生“害怕升入大学”,原因是“家庭负担不起上大学的费用” (5月11日 《中国青年报》)。

      在中国,金榜题名历来都被当作人生重大喜事。尽管目前的考上大学不比封建时代的金榜题名,但能够进入高等院校,接受高等教育,也是青年人提高社会竞争能力,促进自身发展的一个良好机会,对于广大的农村学生来说,更是改变命运的重要前提。严格来讲,农村学生对于考大学和上大学应该有更强的渴望和更大的动力。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权威机构调查结果显示竟有近“三成” 的农村高中学生害怕考上大学。而这个数字在部分农村教师和学生家长那里还被认为是个“保守的说法”。也就是说,还有更多的农村学生害怕考上大学。用农村学生的话说,就是“大学给我的压力要比给我的动力大得多”。

      “大学的压力比动力大得多”,这是农村学生切身而真实的感觉。面对农村学生的无奈,笔者更多地感到了忧虑,心中顿生无限惆怅。

      忧虑之一是,中国广大的农村经济还不够发达,农民还很不富裕,特别是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粮农民辛苦一年的实际收入,尤其是现金收入还很有限,难以负担对他们来说近乎“天文数字”的大学学费和其他费用支出。因为在吉林这个在全国来说并不属于欠发达的省份,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4个农民的纯收入。而对于那些欠发达地区农民来说,更是可想而知。可事实上对多数农民来讲,这些纯收入中的相当一部分都要换成化肥农药“返还” 给土地,否则就难有来年的收成。因此,有报道称教育返贫已经成为我国贫困人口产生的新成因。

      忧虑之二是,中国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离农村学生越来越远了。一方面,高校招生的名额分配已经表现出对广大农村学生的不公,让他们凭空承受了远远超出城市学生的竞争压力;另一方面,高校收费却又远远超出了多数农村家庭的实际承受能力,使农村学生智力接受考验的同时,又不得不接受更现实的经济考验。近年来频频出现的子女收到录取通知书,父母却含恨自杀的“高考悲剧”,几乎都发生在农村和农民身上。高等教育在“制造”贫困的同时,还在不断地“害命”,这能不让人担忧吗?!

      忧虑之三是,“三农问题”是中国当前发展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党和国家把它作为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三农问题”的最终解决有赖于农村教育水平的提升和人才智慧的积累,而农村学生害怕考上大学与这种客观需要恰恰呈反向运动。害怕上大学或不能上大学,反过来必然影响中小学的入学率,“读书无用论” 也必须重新抬头。如果放任这种现象的自由发展,农村将会逐渐呈现“人才沙漠化”,必将影响“三农问题”的有效解决。

      固然,近年来,国家为了促进农民增收,实行了包括“多予少取”在内的多项优惠政策,充分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农民增收步伐加快。而在高等教育方面,有关部门也一直控制并稳定收费标准,严禁乱收费,并采取措施保证不让学生因贫困而失学。但一些政策无法从根本上减轻农村学生的家庭负担,特别是就业形势的严峻,让农民感到供孩子读书就象一场“赌博”,前途未卜,也影响了他们的信念,成为害怕考上大学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总之,农村学生害怕考上大学,决不是小事一桩,更不能把它当笑料一笑了之。农民的沉重应该是国家的沉重,农村学生的沉重也应该是政府的沉重。国家和地方政府应该充分发挥管理智慧,开拓新思路,切实减轻学生负担,消除农村学生的后顾之忧,为农村多培养人才,最终真正缩小城乡差距,共同实现小康目标。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5/2005053113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