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正在南亚渗透印度后院
(博讯2005年08月26日发表)

    
      借助于经济和战略因素,中国在南亚地区的影响力正与日俱益。本文旨在分析中国如何提高它在该地区的影响,以及中国与南亚国家发展关系中的经济因素,特别是资源因素与战略因素之间的互动。
     (博讯 boxun.com)

      目前中国与南亚国家的贸易额每年达到200亿美元,这正好反映出中国经济扩展程度。仅中印贸易额每年就达136亿美元。而且中国总理温家宝预测,到2010年该数字将会提高到300亿美元。不过,中印贸易额只占中国全球贸易总额的1%,占印度全球贸易额的9%。这跟中国与东亚国家的贸易额相比,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
    
      2004年,中日贸易总额高达2130亿美元,是中印贸易额的15倍以上。同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日本的最大贸易夥伴。然而,中印贸易的增长速度是令人惊人的,从1992年的3.38亿美元陡增至2004年的136亿美元,预计到2010年会增至300亿美元,到时可能超过印美贸易总额(目前大约是200亿美元)。
    
      中印贸易联系不断加强得益于印度电脑软体行业。温家宝在对印度进行为期4天(4月9-12日)的访问期间停留的首站就是有“印度矽谷”(Silicon Valley)之称的班加罗尔。中国在生产电脑硬体方面技术领先,但在软体发展方面比较落后。因此,中国派留学生前往印度学习软体工程技术。同样地,它也敞开大门欢迎印度软体公司。然而,软体行业只占中印双向贸易的很少一部分,甚至像塔塔谘询服务公司(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这样在中国设立办事处的印度软体巨头很大程度上仍依赖跨国公司,中国客户在其服务物件中仅占很小一部分。
    
      事实上,印度主要向中国出口原料和加工后的材料,尤其是钢铁。印度许多人认为,当中国的建筑潮退下去时,印度对中国的出口就会减少。另一方面,一些人担心进口中国的廉价商品最终会损害印度国内的工业基础。
    
      中国跟除印度外的所有南亚国家的贸易都是顺差,其中包括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不过,中国通过某些方式给予这些国家补偿,那就是在这些国家进行大量投资,发展它们的基础设施,满足其社会经济需要以及开发它们的能源。在所有这些领域中,开发能源的投资在该地区内外引起的竞争最激烈。例如,美国提议帮助印度修建核电厂。中国随即提出帮助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修建核电厂以满足它们的能源需求。北京还为这些国家提供低成本的援助资金以帮助它们发展经济。中国经济援助的最大受益者是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和尼泊尔。因此中国在整个地区的经济实力日益壮大,而且越来越多样化。
    
      战略影响扩大
    
      中国同时也加强自己在该地区的战略影响力,尤其注重与印度的近邻-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发展关系。北京与伊斯兰堡长期保持密切的战略夥伴关系。然而,由于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及其“另类共产主义国家”的乖张行为,中国与其他国家发展关系的努力受挫,而且直到20世纪70年代初才逐渐摆脱自己作为“国际弃儿”的孤立处境。中国进军南亚取得进展是在它于80年代腰包因贸易和外国投资而逐渐鼓起来之后。中国巧妙地利用经济奖励使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步入自己的战略轨道。
    
      对北京而言,孟加拉是通向印度动汤的东北诸邦,包括中国声称拥有其主权的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的入口。中国虽然放弃了对锡金的主权要求,但甚至在中印关系最近缓和之后,仍声称拥有印度阿鲁纳恰尔邦的主权。这里需要指出,锡金以前是个袖珍王国,1975年被印度吞并。
    
      印度和孟加拉对东北部的另一个邦-阿萨姆邦(Assam)的争夺是南亚关系紧张的一个根源。印度领导人声称大量孟加拉人涌进该邦,而孟加拉方面予以否认。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阿萨姆邦的穆斯林相当多,目前约占该邦总人口的30%。不过,印度官员,特别是印度教党派-印度人民党(Bhartiya Janta Party-BJP)领导人阿德瓦尼(L K Advani)担心,阿萨姆邦会成为继查漠-喀什米尔邦(Jammu and Kashmir)之后印度的第二个穆斯林占多数的邦。重要的是,中国十分看重孟加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孟加拉拥有高达60万亿立方尺的天然气,堪与印尼的蕴藏量相比。孟加拉与缅甸接壤,这使得这些天然气可以通过管道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中国。达卡还授予中国开发自己的天然气田的权利,不过气田的大规模开发要等到管道问题解决之后才能进行。
    
      与此同时,孟加拉已向中国开放“全球最大、品质最好的沥青煤矿之一”。这些沥青煤没有余灰,几乎不含硫磺。孟加拉总理卡莉达?齐亚(Khalida Zia)8月17-21日对中国进行了为期4天的访问。她在访问期间进一步同意北京投资开发该国的天然气田,旨在将生产工业和消费品所需的廉价能源资源再出口到中国。中国也将帮助孟加拉用核能发电。比较而言,印度要想获得缅甸的天然气资源得看达卡是否愿意让它经过孟加拉铺天然气管道。
    
      开发地区能源
    
      然而,中孟经济关系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关键的矛盾是双方在纺织品出口方面的竞争。这种出口占孟加拉的年出口总额的77%,近46亿美元。孟加拉大约有180万人从事这一行业。由于《多种纤维协定》(Multifiber Agreement)自2005年1月1日起失效,《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宣布取消对孟加拉等国的纺织品和服装出口配额,再加上中国加入《世贸》,这样达卡服装行业将不得不与全球纺织巨头-中国竞争。
    
      然而,北京通过把纺织工作外包给达卡来缓解因竞争造成的紧张关系。由于孟加拉的劳动成本比中国的低一半,因此达卡在这方面占有相当大的优势。另外,在今年4月访问达卡期间,温家宝总理承诺考虑取消孟加拉出口产品的关税,以帮助缩小达卡与北京的巨大贸易逆差。更重要的是,两国间的战略关系比它们的非战略问题更重要。在2002年12月23-27日访问北京期间,卡莉达?齐亚总理与中方签署了《国防合作协定》。温家宝最近访问达卡使该协议得到进一步加强。
    
      尼泊尔介于中国和印度之间,这样的战略位置使得它变得举足轻重。一方面,尼泊尔与中国动汤的西部省份-西藏(Tibet)交界;另一方面,它又与纳萨尔派(Naxalites)活跃的印度诸邦接壤。控制着广大农村地区的尼泊尔毛派分子与活跃于农村地区的印度纳萨尔派有跨境联系,简直成了两国挥之不去的梦魇。
    
      尼泊尔毛派和印度纳萨尔派都信仰毛主义,相信农村是革命的基础。在印度,人们普遍认为尼泊尔和印度毛派支持中国。然而,北京否认与他们中任何一个有联系。尽管毛泽东时代中国曾支持过纳萨尔派,但他们的“革命事业”似乎没有在当代中国领导人中间引起共鸣。显然,中国和印度都争相获得加德满都的支持,以推动它们各自的战略目标。自从尼泊尔民主政府今年2月被国王解散之后,印度一直冷落尼泊尔国王贾南德拉(Gyanendra);而中国则给予他鼎力支持,声称所谓的皇室政变只不过是尼泊尔的“内政”。作为报答,中国希望尼泊尔国王消除可能会在西藏引起麻烦的外来影响(来自印度或美国的)。为了巩固西藏的政治现状,中国正在修建一条连接尼泊尔和西藏的高速公路,希望借此加强两地的经济联系。
    
      北京也采用同样的方式拉拢斯里兰卡,原因是该国处在印度洋的重要战略位置它是从中东去东南亚的必经海路。911事件发生后,美国试图让自己的军队进入斯里兰卡的港口、机场和领空。在80年代初期,可伦坡曾允许在自己的领土上安装一个无线电发射台以使美国之音的广播转播到中国、缅甸和北韩。
      中国和印度都不希望斯里兰卡与西方结盟,因为它们都想争取到可伦坡的好感。然而,斯里兰卡国内占人口多数的僧伽罗人(Sinhalese)与泰米尔人(Tamil)之间长期存在民族冲突,这使印度处在一个不利的位置上。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不仅跟印度的泰米尔人是“同族兄弟”,而且还跟大多数印度人一样信奉印度教。因此,斯里兰卡泰米尔人抵抗僧伽罗人统治的事业在引起了共鸣。
    
      这种迅速高涨的支持影响了印度对待泰米尔人与僧伽罗人冲突的政策。1991年5月,一名泰米尔自杀式袭击者暗杀了印度时任总理拉吉夫?甘地(Rajiv Gandhi),原因是新德里派兵2万前往斯里兰卡维和。虽然印度对拉吉夫?甘地被暗杀感到非常愤怒,但它继续支持泰米尔人。然而,中国没有这方面的忧虑,用不着考虑占人口少数的泰米尔人的民族事业,完全可以放手支持可伦坡以争取其好感。
      在所有这些国家当中,巴基斯坦的战略位置长期以来对中国最为重要。虽然巴基斯坦比印度小,但却跟印度进行核军备竞赛。巴基斯坦长期以来是印度与西方及中亚国家接触的障碍,但与此同时却为北京直接进入欧亚铺设了喀喇昆仑公路(Karakoram Highway,又称“中巴友谊公路”)。过去15年里,它让50-70万印度军队陷在喀什米尔山谷(Kashmir Valley),因此间接减轻了印度对中国的军事压力。虽然印巴都同意保持边境现状,但它们各自在边境地区的军队部署却没有变动。
    
      更重要的是,巴基斯坦为地区其他更小的经济体抵抗印度和寻求中国的保护提供了先例,这损害了印度在该地区的地位。尽管印度是一个潜在的地区经济发动机,其经济影响力还不足以与中国相抗衡。此外印度几乎与周边的所有邻国都存在领土纠纷,这使其邻国们更乐意与北京达成经济和战略联盟。
    
      争取外交支持
    
      除了战略利益外,中国从对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的影响力中也赢得了外交支持。如今,所有上述国家都确定了“一个中国”的政策,声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印度也声明“一个中国“政策,但有微妙的区别:一方面声称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一方面收留达赖喇嘛(Dalai Lama)。而印度所有的南亚邻国不但承认西藏是中国的领土,还将达赖喇嘛拒之门外。
      中国已经表示有意加入目前由孟加拉、不丹、印度、马尔代夫、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7国组成的南亚地区合作联盟(SAARC)。使印度懊恼的是,其他6国都已对此表示欢迎。如此看来,在中国对东盟(ASEAN)以及整个南中国海强化影响之际,其外交和经济触角也延伸到南亚、南亚地区合作联盟和印度洋。
    
      印度作为南亚霸主,视该地区为“近邻”,自然不想北京闯入自己的势力范围。最使印度感到不安的是,中国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南亚最大的瑰宝:印度洋。印度一心想阻止中国闯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但它无论是在地区还是国际上都缺乏阻止北京跨入南亚或印度洋的外交、军事和经济影响力。
    
      不过中国一直试图宽慰新德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今年4月9日至12日的印度之行就带有这种目的。中国的主要目标就是防止印度与美国结成军事和战略同盟,因为这样将有碍其统一台湾。中国深知印度素来担心其领土完整,因此灵活利用印度的民族主义本能及其尽力避免受外国势力支配的强烈历史感。印度当前的团结进步联盟(UPA)政府主要是一个自由左翼联盟,其许多成员对西方霸权的怀疑更甚于对北京的担忧。印度当前的这种政局更是为中国的灵活外交提供了便利。
    
      由于没能阻止日本搭上美国战车,再加上与日本存在领土和历史问题而关系僵化,北京更加强了对新德里的友好姿态。导致中日两国疏远的问题还包括:东京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暧昧不明,视北京为国家安全威胁,而且欢迎美国第一军团进驻日本-这是美日将重新定义其安全夥伴关系的重要暗示。在这种情况下,对北京来说尤其重要的是,与新德里组建“和平与繁荣战略与合作夥伴关系”。北京宣称这种关系是温家宝4月5日至12日访问南亚4国(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的“最重要成就”。
      在看到与印度打破僵局的新希望后,北京最近做出了一系列大胆的让步,以推动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温家宝不但承认锡金(Sikkim)这片长期具有争议的领土是印联邦的一部分,还向印度曼莫汉?辛格总理出示了中国政府改变立场的地图证据:一张标明锡金在印度领土范围内的官方地图。作为回报,新德里从其原来长期坚持的立场上后退了,并承认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德里同意在一份两国共同满意的协定达成之前,维持两国目前的边境现状。目前两国的分歧之一是:中国想要继续管辖它1962年从印度夺取的方圆3.5万平方公里的阿克赛钦(Aksai Chin),而印度想要通过谈判收回该地。阿克赛钦是中国进入动汤不安的新疆地区的便利战略通道,使中国难以割舍。
    
      中国展现的另一个重要友好姿态是,北京同意支持印度寻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努力-尽管没有具体说明会否支持印度享有否决权。这与中国坚决反对日本获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立场形成了强烈对比。此外,中国还软化了在印巴喀什米尔冲突上对巴基斯坦长期以来的支持,个中原因也许是有报导称,喀什米尔的穆斯林圣战者渗透到以穆斯林为主的中国新疆自治区。
    
      中国向新德里做出这些让步似乎是为了与之建立“战略夥伴关系”。就印度而言,新德里所感兴趣的可不只是缓解与中国的紧张关系。随着中国大有超越美国成为印度最大贸易夥伴之势,新德里还寻求促进双边贸易和确保能源安全。印度对能源资源有巨大需求,很快将成为仅次于美中的全球第三大矿物燃料的消费国。新德里希望与中国的战略夥伴关系有助于确保其能源安全。
    
      然而,在能源开发领域,中印之间存在着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在南亚则以竞争为主。中印两国正在竞相拉拢能源丰富的国家、如孟加拉和缅甸。不过这两个国家在政治方面更靠近中国。新德里寻求建立一条从缅甸经孟加拉通往本国的管道,但缅甸受中国的影响,该计画迄今为止毫无进展。
      中国正在修建一条长1250公里、从缅甸的天然气田通往中国云南省的管道。此外中国还在阿拉伯海岸的巴基斯坦瓜达尔地区(Gwadar)建深水港口,这样将有助于中东能源运输途径的多样化。印度则正在伊朗的恰巴尔(Chahbahar)修建港口,以便将中亚的石油和天然气经阿富汗运往本国。此外印中也在进行能源开发方面的合作,比如它们同意共同投资开发伊朗最大的海上油田亚达瓦兰(Yadavaran)。北京和新德里类似的联合投资就是在苏丹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
    
      在加强同印度联系的同时,中国将面临一个挑战:那就是如何继续维持中巴关系。巴基斯坦历史上长期与美国保持军事盟友关系,曾是美国组建的中央条约组织(Central Treaty Organization)和东南亚条约组织(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的成员国,现在的身份又是美国的非北约重要盟友,而且它对美国的重要性在阿富汗战争后与日俱增。和印度不同,巴基斯坦易受美国左右。不过,温家宝已与巴基斯坦达成一项“友好合作和睦邻友好关系”协定,规定两国不能加入“任何可能侵犯对方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联盟或集团”。巴总统、也是巴三军统帅的穆沙拉夫(Pervez Musharraf)试图阻止媒体公开该条约的全文,不过中国的《人民日报》已经将此全文刊载。然而,这两国中哪一个不得不避免不必要的联盟,和哪一个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利益”将得到保障是显而易见的。
    
      结论
    
      中国已经在一些南亚相对较小的经济体如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进行投资,以获得一个战略立脚点和在该地区树立外交形象。这种努力已经将印度的“近邻”变成了中国的后院。印度在南亚的经济权力和军事威力由于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上升而受到制衡。尽管印度已经与美国建立战略夥伴关系,但中国还是(在大部分情形下)利用自己在该地区不断增强的地位在一些长期冲突上与新德里维持着和平现状,并与印度展开了能源开发方面的合作。中国在南亚和东南亚的外交收获与中日裂缝的不断加深形成了强烈对比。
    
    
      Tarique Niazi 撰文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8/2005082619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