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何新致朱鎔基總理的一封信
(博讯2006年01月26日发表)

    尊敬的朱鎔基總理︰
    
       拜讀您的工作報告,並當面聆听了您在我們(經濟農業)小組會上的講話。您在講話中駁斥,有人批評目前的財政是"赤字財政"等問題。去年我在提交九屆三次會議的書面發言以及接受記者的采訪談話中,揭露了中國股市中大莊圈錢的黑幕,指出失業問題是當前中國面臨的首要問題,批評了依靠赤字及債務促進發展的政策難為後繼。雖然對我去年的書面發言,政協簡報組未予印發。但會後我已將其送報中央常委各領導同志。這些批評意見,我至今仍未改變。 (博讯 boxun.com)

    
      觀察近一年來的形勢,我認為,經濟及社會生活中的深層問題仍未得到解決。部分地方工農群眾由于生活困苦失業而鬧事現象不斷。(我個人在黑、吉、遼、晉、冀、豫、皖、川的一些地區即遭遇多次。)在中心城市表面的燈紅酒綠的繁榮景象之後,掩蓋著社會不安定的隱憂。
    
      當前中國社會內部的尖銳兩極分化,不僅表現在社會內部的貧富巨大鴻溝上,也體現在少數中心城市(京、滬、深、廣等)和經濟不發達地區特別是中西部區域的巨大經濟斷裂與鴻溝上。
    
      讀您的報告後,感到報告的執筆人抽象地談結構,卻忽視了以上兩種根本性的結構差異(即貧富結構失衡及區域結構失衡)。報告中抽象地談加快發展與增長,卻忽視了發展的根本動力是人,而不是抽象的經濟要素或數字(包括科技問題)。而當今人民特別是下層人民究竟生活得如何?他們的情緒如何?這個問題值得關注。在"封建"時代,路有喘牛,宰相不安。(見《漢書》丙吉傳)當今天下洶洶,而如何仍能認為形勢大好?賈誼"論治安疏"說︰
    
      "臣竊謂今之事勢,可為痛哭者一,可為流泣者二,可為長太息者三,其他背理而傷情者,難遍以疏舉。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獨以為莫也!曰安曰治者,非愚則諛,皆非事實而知治亂之體者也。夫抱火處之積薪之下,火未及燃,因謂之安。方今時勢,何以異此?"
    
      我個人認為,在當今表面的歌舞升平、高樓快路之後隱伏著極其深刻的社會危機。而其根源,在于國民經濟的運行不良。當今國民經濟的首要問題,並非結構問題--結構問題早已存在。甚至可能永遠都會存在。它不應該被作為一個解釋一切問題的垃圾簍。當今真正的大問題,是國家社會能否保持持久穩定?會不會發生動蕩以至動亂?而這就涉及當前國務院一系列具體政策及方針的問題(如大力鼓勵私有化,大規模推行失業下崗政策等)。我認為正是由于您主持下的一系列政策失誤(如解散國企,如"下崗分流、減員增效")導致了當前嚴重的社會問題。
    
      對于您個人的崇頌之聲,近年在海內外傳媒上,您听到的應已很多。但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我認為自己有必要本"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原則坦陳我個人的以上一些不同意見。
    
      毀譽無常,歷史則是客觀存在。政治家總是要對歷史負責的!我真希望形勢並非如我所言那樣消極,而我的上述看法都是極端荒謬錯誤的。那將是國家之大幸!人民之大幸!而我個人則情願以言邀罪,成為千古罪人。
    
      您來經濟組听取委員意見之前,小組秘書曾問我是否想要發言。我想講話。但我認為如果在會上公開陳述我以上的個人意見,必會釀成海內外新聞事件。于國家不利。因此謹以書面形式將我的以上不成熟意見向您、並向中央呈報。
    
      又及︰我竊以為,您的公子如大有為,似可委之為中國石化或中國證券的領導,可在國內領取高薪。所謂內舉不避親。但作為國家首相之子,似不宜作為外國在華區域的利益代理人,尤不宜擔任美國巨型跨國公司(如高盛財團)享持高薪的在華督辦或業務主管。這是會招致物議和令人想入非非的。此或會有損您持政"清廉"的政聲和清望。
    
    
      誠惶誠恐,不知所雲。敬頌
    
    政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1/2006012615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