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社科院泄密中共要取代美国,胡锦涛战略欺骗破功
(博讯2006年05月20日发表)

    
    胡锦涛上台以来,狠下功夫抓紧了两手:一手是在国内抓紧对人民思想的控制;另一手是在国外抓紧对西方施行战略欺骗,促使西方阵营放松对中共全球政治军事扩张的担忧和警惕。这种战略欺骗以“和平崛起”口号为最典型,手法远远超过希特勒。“和平崛起”后来改为毛泽东当年发明的“和平发展”,这个“和平发展”,事实上是当年毛泽东为掩盖向国民党夺权而发明的战略欺骗烟幕弹。中共欺负老美不了解中共诡计多端的夺权历史,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用毛泽东用过的的这个老法宝明目张胆地欺骗老美。去年和今年这种战略欺骗达到最高峰:胡锦涛利用私人会晤布什的机会,在布什耳边吹风说,由于中国国内问题太多,中共不可能反对美国霸权。接着在这次访问美国时,胡锦涛又带着巨额订单要收买美国人心。
     (博讯 boxun.com)

    正在老美被胡锦涛骗得一楞一楞、对中共将信将疑之时,中共一手经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简称社科院)在互联网上抖出了中共的战略机密:中共的真正目标是取代美国。
    
    据中新社北京五月十一日电(记者 李静)中国社会科学院十一日首次发布《世界社会主义黄皮书》指出,“美国二十一世纪新国家安全战略或对中国经济安全构成最大威胁。 ”
    
    黄皮书说,“布什政府二〇〇二年批准的二十一世纪新国家安全战略明确了其谋求全球经济、军事霸权的目标,提出了先发制人遏制国际对手崛起的战略原则。这一战略是美国右翼保守智囊酝酿已久而成形的全球霸权战略。”
    
    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专门为这个“世界社会主义黄皮书” 写了前言:《社会主义在21世纪发展前景的展望 》。“前言”点出了这个“黄皮书”的精神实质: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全球化”将被“社会主义的全球化”所“替代”。如果说,这里的这个“资本主义全球化”是指的以美国为领导的全球化,那么,“社会主义的全球化”当然就是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球化,因为虽然世界古今中外的“社会主义”五花八门,但只有被中共承认的才算是社会主义,只有中共才算是社会主义的领导力量。
    
    所以,社科院的这个黄皮书,鼓吹“社会主义全球化实现对资本主义全球化替代”,就是公开鼓吹中共要取代美国。
    
    
    附录: 社会主义在21世纪发展前景的展望
    
    李慎明
    
    
      20世纪初,社会主义以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赢得世人瞩目;20世纪末,社会主义又因苏东国家的剧变而使世人困惑。作为人类历史上崭新的社会制度几经飞跃发展,几经曲折坎坷,在跌宕起伏中走过了整整89年。毋庸讳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目前仍处于低潮。但是,我们环顾全球,用冷静而清醒的目光审视世界大势,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非但不会“终结”,反而会在逆境中逐步复兴,并在新世纪发展进而迎来又一个绚丽多姿的春天。
    
      一、 马克思主义依然是照耀21世纪人类前行的灯塔
    
      面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暂时挫折,西方不少人声称资本主义在与社会主义的较量中取得了“终结”性的胜利。其实,马克思主义诞生150多年来、社会主义由理论转化为实践80多年来,上述声音有时细若游丝、有时盖地铺天,但从未间断。而真正代表全人类平等、公正、进步、文明的社会主义像被资本主义巨大顽石压迫下新生的嫩芽,在重压、挫折中不断抗争并不断显现出顽强旺盛的生命力。
    
      世纪之交,在资本主义的故乡,接连爆出三则震惊世界的新闻:1999年,由英国剑桥大学文理学院教授们发起,评选“千年第一思想家”,结果是马克思位居第一,而似乎早已被习惯公认第一的爱因斯坦却屈居第二。其后,英国广播公司又以同一命题,在全球互联网上公开征询,一个月后汇集全球投票结果,仍然是马克思第一,爱因斯坦第二。2002年,英国路透社又邀请政界、商界、艺术和学术领域的名人评选“千年伟人”,结果是马克思以一分之差略逊于爱因斯坦。但这并不影响马克思作为“千年伟人”的地位。2005年7月14日,英国广播公司第四频道以古今最伟大的哲学家为题,调查了三万多名听众,结果是:共产主义理论奠基人卡尔·马克思以27.93%的得票率荣登榜首,居于第二位的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得票率仅为12.6%,远远落在其后。西方著名的思想家柏拉图、康德、苏格拉底、亚里斯多德等更是望尘莫及,黑格尔甚至没进入前20名。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如此崇高的历史地位,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严谨科学的,是因为其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是完全正确的,是因为马克思主义鲜明的政治立场和价值目标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是完全一致的。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过时,马克思主义所蕴涵的科学与价值的力量,已为并正为一百多年来正反两个方面的社会实践所反复证明。
    
      社会主义事业的暂时受挫并不等于马克思主义的失败,有些是人类实践本身难以避免的曲折,有些则是偏离甚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的恶果。我们坚信社会发展、人类进步的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可以预言,颠扑不破的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依然是新世纪人们开辟正义事业的强大思想武器,依然是新世纪社会主义再度振兴的理论基础。
    
      二、经济全球化和高新科技革命正在加剧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激化
    
      20世纪的百年历史,资本主义经由私人垄断到国家垄断并正在向国际垄断发展。从本质上看,这些变化虽然赋予资本主义以种种新的特征甚至某种生命力,但这不仅无助于摆脱马克思主义所深刻揭示的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内在的基本矛盾,而且是火中添薪甚至是倾油。国际资本日益向全球扩张,赋予这一基本矛盾以日益加剧之势。
    
      苏东剧变、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使社会主义运动处于空前的低潮,资本主义则处于二战之后的峰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正利用其在经济、政治、文化、科技和军事诸方面的优势,竭力推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极大地拓展资本主义的发展空间。以信息技术为先导、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也极大地推动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对于经济全球化和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世界性问题,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四点认识:
    
      第一,在当今世界,以美国领衔的新的信息技术革命,使资本所雇佣的人数愈来愈少,而产品价格和质量却愈具竞争力,因而产品的市场便愈具全球性。从现代化交通通讯工具、计算机软件等高科技产品到牙膏、洗衣粉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在全球处于垄断地位的大都是那几家国际知名品牌,这就使国际垄断资本从世界各地源源不断地获得超额垄断利润。
    
      第二,因特网的广泛使用,使国际资本流动速度以几何级数加快。国际资本可以脱离实物经济和生产环节,在金融及其大量的金融衍生品领域,仅仅通过小小的鼠标轻轻一点,瞬间就能掠夺别国和他人的大量财富,从而实现自己价值成几何级数的增长。正是主要基于以上两点,产品市场的全球化和国际金融的高度垄断,这吮吸穷国、穷人的“双管齐下”,使得当今经济全球化时代里,在全球范围内,与其说必然,不如说已经出现这样一个最基本的经济现象:穷国、穷人愈来愈穷,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现在,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人均收入比最贫穷国家的人均收入高出330多倍;世界南方欠世界北方的外债总额已经从1991年的7940亿美元急增至目前的3万多亿美元,短短十多年,翻了4倍多。换句通俗的话讲,穷国、穷人,已经没有多少钱可供西方国家再来榨取。
    
      三是,先进的生产工具历来是积累财富和产生、发展先进的革命思想的决定性物质力量。生产的变化和发展,始终是从生产力的变化和发展,首先是从生产工具的变化和发展开始的。从一定意义上讲,石器时代决定原始社会形态,青铜器时代决定奴隶社会形态,铁器时代决定封建社会时代,蒸汽机和电力时代决定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即信息经济时代的迅猛发展,极有可能是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新的社会形态,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形态大发展的最新生产工具。它的产生和迅猛发展,一方面为新的社会形态积累丰厚的物质条件,另一方面,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穷国、穷人愈来愈穷这一基本的经济现象的产生和加剧,必然使得毛泽东同志所说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一铁的历史法则表现得愈加充分,必然使得马克思主义这一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为先进的思想理论得以极大的创新与发展。
    
      四是,因特网作为高新技术革命的标志之一,还会使先进的革命理论的传播变得如同国际金融资本掠夺别国和他人财富一样便捷和迅疾,使全球各地零散的“社会主义复兴的幽灵”长上在全球迅速传播和集聚的翅膀,这无疑有助于极大地推动全球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的反抗与斗争由自在转为自为,并进一步更加紧密地团结和联合起来。最近,网上有篇文章说,现在,世界上个别超级大国,企图运用因特网对其他国家进行文化侵蚀特别是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遇到了障碍。我觉得有道理。个别大国在对苏联的演变中,就已形成一整套成熟的技术和办法。其中,他们运用广播电台以及电视、报刊发挥了独特、重要的作用,比如用许多虚假信息和错误东西对苏联人民反复灌输,使许多人深信不疑。但因特网是人类历史上出现的新式媒体,它的最大特点不是速度快,容量大,而是发布者与受众之间的互动。就是说你发布了虚假信息和错误东西,知情者就有可能对此立即进行揭露和反驳。这恰恰是广播、电视和报刊等其它媒体所缺乏的。当然,对于这些揭露和反驳,文化霸权的发布者固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控制,但其成效极其有限。这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此,可以这么说:因特网是个好东西,这一生产工具的出现,有可能会促使完全的社会主义社会形态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由此可见,经济全球化和高新科技革命,对于国际垄断资产阶级而言,无疑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它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并在一段时日内,可以使得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基本矛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另一方面,我们在充分估计资本主义生命力的同时,也必须看到:随着经济全球化和高新科技革命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不但不可能消弭反而会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加剧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矛盾。随着这一矛盾的进一步加剧,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垄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西方发达国家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矛盾,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以及全球范围内生态环境的进一步恶化等世界性难题,也将进一步趋向激化。这些矛盾与难题,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是根本不可能得到解决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的进一步强化,只会使这些矛盾与难题进一步加剧。
    
      综上简述,也使我们进一步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揭示的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马克思早就明确指出:对于资本主义社会而言,“蒸汽机、电力和自动纺织机甚至是比……布朗基诸位公民更危险万分的革命家”。恩格斯也指出:“劳动生产率提高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致市场的任何扩大都吸收不了过多的产品,因此生活资料和福利资料的丰富本身成了工商业停滞、失业乃至千百万劳动者贫困的原因,既然如此,这种制度就是可以被消灭的。”也就是说,经济全球化和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在全球范围内必然造成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穷国、穷人愈来愈穷这一状况的加剧,就必然会造就一批又一批对于国际垄断资本来说是“比布朗基诸位公民更危险万分”的思想家、理论家、政治家、革命家,并进而发展壮大由先进理论武装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队伍。随着资产阶级掘墓者队伍的不断发展壮大,资本主义的前途和命运则是可想而知的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从历史发展的总趋势上说,经济全球化和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高新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不但不是距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越来越远,而恰恰相反,应是日趋接近。当然,谁也不否认,这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其中还可能有较大甚至更大的曲折。
    
      三、社会主义作为另一种全球化的替代的时机已经显现
    
      经济全球化与高新科技革命,只能为加速另一种全球化的替代创设更多更充足的物质条件和社会基础,从而使社会主义思潮、理论、运动、制度在全球范围内走出低谷并走向高潮,加速资本主义为更高级的社会形态所替代的历史进程。这是目前社会主义思潮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复兴的历史依据,是21世纪社会主义必将再度蓬勃发展的历史依据。
    
      我们坚信21世纪社会主义作为另一种全球化的替代与选择,决不仅仅是简单的规律推理和单纯的主观愿望,同时更有着充分的事实依据。在西方世界的诱导下,苏联和东欧国家纷纷走上了私有化改革道路,但并没有实现预期的经济繁荣。与此相反,俄罗斯经济下降了52%,远远高出残酷的卫国战争时下降的22%。苏东前社会主义国家的私有化所发挥的只是一种独特的“反面教员”的作用。在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亚洲、非洲特别是拉美一些国家,新自由主义不仅难医其经济痼疾,反而导致此起彼伏的经济衰退、金融动荡,社会危机频仍。由于广大第三世界愈加贫穷、财富和内需急剧减少,发达国家的跨国集团利润下降,其有关国家税收减少,西方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为提高其在全球的竞争力,纷纷裁减本国员工,并要求政府缩减福利,从而导致国内内需大量减少。可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虽然曾极大地得益于在全球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但这项政策正如同飞去来兮器,最终受害的还是他们自己。在西方世界,资本主义的美妙赞歌尚在空中回响,作为资本主义领头羊的美国就风光不再,所谓的“新经济”的泡沫开始破灭,美国潜伏的极大的经济危机已经开始显现。到2003年底,美国债权与债务相抵,净欠外债2.4万亿美元,占其GDP的22%;美国自1976年以来,一直没有出现过经常账户盈余,到2004年底,美国连续27年出现赤字,赤字累计超过5万亿美元。美国社会从政府到家庭普遍是赤字消费。1980年前,美国对外贸易通常呈现顺差,而2004年对外贸易赤字已攀升到6000多亿美元。2004年的经常项目赤字为6600亿美元,财政赤字也已超过4200多亿美元。这三大赤字都创下历史新高,在近期内绝不可能大幅下降。美国多年来靠别国、别人的钱“讨生活”,从一定意义上讲,美元大幅度贬值与全球抛售美元是早晚的事。一旦全球抛售美元,这不仅对美国经济,乃至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将是十分巨大的。作为资本主义世界二号强国的日本,则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就陷入经济衰退,至今不见亮色。此外,作为资本主义的发源地,西欧和北欧各国为摆脱经济困境,轮番调整经济政策,也始终未见大的起色。
    
      目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不仅顶住了苏东剧变的巨大冲击,而且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和发展。一是中国、古巴、越南、朝鲜、老挝等社会主义国家在苏东剧变后顶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正在积极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特别是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坚持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二是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马克思热”,马克思主义的重新传播成为当今世界国际政治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三是在一些原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力量正在重新集聚。四是亚洲、非洲特别是拉美一些国家在饱尝新自由主义的苦果之后,左翼政府纷纷上台执政。
    
      人类社会从来都是在曲折中螺旋式向前发展的。当我们说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最终是不可避免的同时,也绝不否认前进道路上会出现困难与曲折。社会主义制度虽然走过80多年的历程,但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同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较为成熟的资本主义制度相比,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崭新的社会主义制度仍处于艰辛的成长过程之中。正是从这个意义说,20世纪社会主义的实践,还只是整个社会主义历史进程中的一个序幕。我们深知,社会主义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为深刻的社会变革,另一种全球化的最终替代绝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斗争——失败——再斗争,高潮——低潮——更高潮,这是社会主义全球化实现对资本主义全球化替代的必经历程。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009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