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黄河清:刘国凯教我“三年文革”、“人民文革”理论
(博讯2006年06月22日发表)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兼致刘国凯公开信

     黄河清 (博讯 boxun.com)

    刘国凯在我的一篇小文里看到我自承是文革时的“造反派”后,给我 来信来电话,大赞我当仁不让,不怕非议,语重心长地劝我与他一起 搞文革研究。此后,国凯总是把他的文革研究文章发给我,让我先睹 为快。我很高兴有这么一位好朋友如此认真负责地研究文革史。我自 己于理论研究十分隔膜、浅薄,但文章还是看得懂的。国凯对文革的 基本观点我是赞同的,对他关于造反派的深刻分析、独立见解,则十 分佩服。因为我自己就是造反派,很能体味“人民文革”或“文革人 民线索”论。

    我知道国凯与澳洲的杨曦光先生是好朋友,他说,杨曦光当年有个感 叹:文革造反派拒绝57年右派;79民主派歧视文革造反派;89民主学 生排斥79民主派。中国的民主能量总在断裂之中。这个观点,我有很 强烈的同感,曾在与王策合著的“邓小平的盖棺论定”一文中写过与 此几乎完全相同的话:“邓小平扼杀民主运动每次都获得成功,除他 掌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军队诸原因外,还有很重要得一条,,那就是 他十分准确地利用了民主运动的弱点,即每次民主运动都十分奇怪地 无视一以贯之的历史:89‘民运的学生认为’79‘民刊人士是’反革 命’,不愿沾边,拒绝其加入自己的队伍;79‘民刊人士和文革中 的造反派则视57年的‘右派’是‘反革命’,而自己才是真正的民主 革命者。总之,每次民主运动都自行断裂历史,孤军作战,从而不能 汇成统一的民主大军。反之,邓小平等中共当权派可从来也不管你如 何表白自己的‘纯洁’、‘清白’,只要你向他们争民主就是‘反党 反社会主义’,一概在铲除之列,无论你是‘57’、‘文革’、 ‘79’、‘89’,一视同仁,统统要扼杀于萌芽状态。”

    1967年,我在新疆石河子坐公安局的牢时,大唱语录歌革命歌曲,且 会在牢房里自言自语高声朗诵“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之类 的豪言壮语。隔房也单独关押的犯人经常敲墙打电报想与我联系,我 从来不屑理他。因为放风上厕所时,我在门缝里看到这是个胡子很长 的老人,就以为他是真的犯人,真的反革命,与我这样真正的革命 者、毛主席的红小将“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这种幼稚和愚蠢其实 至今还存在于许多人的观念中。

    国凯把这些“人民文革”观的深层意义挖掘展示,作出了理论的归纳 总结,我怎能不深深感佩呢!?

    就在这次柏林会议前不久,我与他还有一次关于文革研究的通信:

      国凯:你好!

      大作拜读一过。我是基本同意你的文革史观的。可惜我于理论研   究隔离陌生,不能多说什么。要修文革史,先要修各省的文革   史,先要修各市各县的文革史。要以史料为基本依据修史。这些   属于常识的意见至今仍需反复呼吁,可见修文革史的艰难。你在   做十分有意义的事。西班牙的XX对文革史很有兴趣,他是北师大   与谭厚兰同时的人。我把你的文章转发给XX。希望你们能直接讨   论交流。

      河清   2006-04-12

    国凯语重心长地劝我一起搞文革研究,我自知不是这块料,总是反劝 他继续作这件十分有意义的事。

    我收到过国凯写的两本书:《封杀不了的历史》、《草根蝉鸣》。我 赋联谢曰:

      草根蝉鸣传异邦大地   丛莽狮吼醒故国神州

    这幅联语非泛泛谢词。国凯自谦“草根蝉鸣”,我则誉其“三年文 革”、“人民文革”观乃振聋发聩之空谷足音。有爱尔兰友人喻智官 写文革小说《福民公寓》下问于我,我向喻介绍刘国凯“三年文革” 论,喻说:三年文革最早是XXXX提的。我则顽固地说,就是刘国 凯最早!因为我未见有谁象国凯那样痴迷、那样执着、那样忘我地研 究文革

    我与国凯也吵过架,那是为他的一篇文章话不投机而起的,记得是因 我对各省各地造反派的历史认识与他叙述的不同而说了些很偏颇的 话。他似乎有点生气,不愿再继续讨论下去,就明令打住,不必再说 了。这在把文革研究当成生命的国凯来说,很不寻常。其实,我是太 随便了,凭印象随口那么一说,根本没去查资料考证,绝无他的认真 负责。对此,我至今犹觉歉然。

    我们还有过筹备创办“中国文革与民主研究会”的一段历史。那是 1997年,我穿针引线,西班牙和美国的几位朋友成立了“中国文革与 民主研究会”,王策任会长,国凯任副会长。非常可惜,这个研究会 无疾而终,只有国凯孤军奋战,默默地继续着中国文化革命与民主的 研究工作。最近,我将这个研究会的设想商之于美国和德国的其他同 仁,都没有积极的反应。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会有人愿意搞这样一 个研究会,使国凯在旷野里的呐喊多一点回声,不至太过寂寞。

    国凯是老实人,古板的不行。前年元旦,我在网上给朋友们发了一条 贺辞,用学来的方法挂在了巴黎的爱菲尔铁塔上,戏称自己花钱雇人 挂的。国凯竟信以为真,三次询问,怎么解释也不开窍。惹得北京朋 友笑得透不过气来。朋友们知道他是说一就是一说二绝非三的人。他 平时很随和,但认起真来,十头牛也拉不转。

    国凯,谢谢你,给我以文革史的理论熏陶!

    国凯,专注研究你的文革史,那是有大意义于世于民族于历史的,不 要旁骛,不要计较,即或有误解,随它去吧。古人云:“责己也重以 周,待人也轻以约。重以周,故不怠;轻以约,故人乐为善。”愿与 你共勉。

    (2006-06-20深夜于地中海畔) 【原载:民主论坛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211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