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谁为文革忏悔?/毕恭
(博讯2006年08月04日发表)

    弹指间,文革己过去四十年。从文革恶梦结束的那一天,三十年来有良知的中国人从未停止过关于文革的探讨,成为中国历史上被谈论最多最绵长的一个历史话题。其主题从控诉--批判再到反思。近年来关于文革的话题出现了 “忏悔”这一主题。然而牵涉施难与受难者上亿人的一场人间浩劫,无论有名无名---无人忏悔。诺大的中国仅余一名忏悔者--巴金。这一位硕果仅存的忏悔者,在文革40周年之际终于告别了这个冷酷、无人回应的世界,孤独而去。然而,巴金老人由始至终是一个受难者,让他忏悔什么?

    在一场人间浩劫之后,当我们谈论忏悔这一主题,首先需要回答的是:谁来忏悔?谁该是忏悔者?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所有浩劫的制造与参与者。位居首席的是那位当仁不让的“伟大领袖”红太阳。紧随其后的是那些叱吒风云的文革风流人物。还有那些参与施暴行恶、对人从肉体、尊严到灵魂施行迫害的人,那些曾经“紧跟”的各类打手与“大批判”手们,那些从文革中得到过从权力、物质到精神之五花八门利益的得益者。然而,这些“该忏悔者”会忏悔吗?无庸置疑的答案是:不会。

     这场人间浩劫的总设计师、总导演,“伟大导师、伟大领袖”毛泽东会忏悔吗?他一生中所犯的一切罄竹难书的罪行,在他与他的追随者与仰视者眼中,那是“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历史功绩,一个人会为他的伟大功绩而忏悔吗?当毛泽东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时,他遗憾的是他还有许多伟大革命目标还没达到。让毛泽东忏悔无疑于叫希特勒忏悔,无疑于让太阳从西方升起。成者为王,谁能让王者忏悔? (博讯 boxun.com)

    让毛泽东的追随者、文革的辉煌胜利者、文革的风流人物忏悔吗?当被毛泽东逼往绝路的“亲密战友”林彪,当在监狱中结束一生的“四人帮”追忆失败的时候,他们痛悔的是哪一步棋走错了?哪一个人该打倒没打倒?哪里专政还不够彻底?会是忏悔吗?

    为文革冲锋陷阵的一代红卫兵、造反派、革命闯将会忏悔吗?那曾是他们一生中最辉煌的瞬间,他们充满了“青春无悔”的豪情与歌唱,唯独没有忏悔。是的,红卫兵造反派中不少人经历了从造反到被造反,从迫害到被迫害的历程。于是他们加入了对文革的声讨大合唱。他们永无休止诉说的是:他们的无故、被利用、被迫害,他们的抗争光荣史。唯独对他们曾经“横扫一切”的光荣史患了集体失忆失语症。

    那些五光十色的文革得益者,让他们为得到利益而忏悔吗?还是让文革的受害者来忏悔?

    如果说文革是中国历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非战争浩劫,它的揭幕礼不是在1966年,而是在1949年“新中国”的开国大典上。它的源头耒自崛起于二十世纪初那只共产主义幽灵。文革只是它的戏剧高潮。文革浩劫只是整个世界共产主义浩劫的一个组成部分。当我们追究忏悔的时候,必须追究它的源头。共产党、共产主义建基于两个基础:它来自一批理想主义者及其反抗社会压迫与黑暗的正义行为。这本是人类社会最崇高的构件之一。但为什么反抗社会黑暗的理想主义却导致更大的压迫与黑暗?良好原望并不必然导致良好结果, 历史用无数鲜血一次又一次重复印证这个简单常识。只要建立起来的是一个没有反对派,权力不受制衡监督、一人一党独裁的专制社会,无论它的出发点具有何等崇高的理想,何等伟大的正义行为,都无法保证它不会导向更大的黑暗与灾难。理想主义者在通往权力的道路上一无例外会变成现实利益主义者。

    共产党不乏良知者,这些人最有可能成为对这一场共产主义浩劫表现出真正浩然崇高、富于道德感召的忏悔。然而,从李锐、李慎之到刘宾雁、王若望,至死对他们投身这一场共产主义浩劫的行为依然认为是崇高的,他们从不怀疑自己是正义的,唯独无人忏悔。上帝能叫一个人向他为之奋斗终身、献出热血与生命并取得伟大成功的东西忏悔吗?

    文革人不会忏悔,共产党人不会忏悔,日本人不会忏悔。听说,德国总理忏悔了--这位德国总理没有杀人,他为何而忏悔?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他的前辈。然而,他可以代替希特勒忏悔吗?毛泽东的罪行可以由它的孙子越俎代庖承担吗?巴金的忏悔是无力的,巴金良心再善也无法越俎代庖代替施暴行恶者忏悔。

    历史,无人忏悔。在人类的词典里我们找不到“忏悔”一词,因为任何应该使用它的人不会使用它。而任何一场社会浩劫的开端,却可以从人类词典中找到用之不竭、激动人心、美丽而崇高的词句。

    23/4/2006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8/2006080404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