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旁观“郭维风波”/綦彦臣
(博讯2006年08月07日发表)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一、又一场“风波”?
     电影《董存瑞》的导演郭维先生最近在《大众电影》上发表文章,回忆《董》片的编导经过。其中一段并非该文主旨的话,引起了军方的强烈不满。 (博讯 boxun.com)

    《<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南方网7月12日,引《大众电影》文)中讲道:“在真实中,董存瑞死后并没有立即被评为烈士,仅仅是通知家人他牺牲了。更重要的,谁也没有亲眼看见他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完全是事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当时董存瑞没有带架子,桥肚上也不能放炸药。战斗结束后,从地下挖出了董存瑞媳妇为他做的袜底来,于是军事专家就认为董存瑞极有可能是举着炸药包炸桥的。”——可以称之为“举包未定论”。
    没想到,这一本为表达个人观点的说法,立刻遭到了正常人难以预料的批判。《解放军报》把这个基于事实不清的分析观点称为是侮辱中华民族的行为。网易转刊的报道(7月12日)题目即为《军报批歪曲董存瑞事迹媒体,称中华民族不可辱》。引文的最后说道:“戏说‘红色经典’已经成为时下媒体的一种痼疾,从伤害杨子荣再到董存瑞,真不敢想象下一个被玷污的英雄是谁。当前,全国正开展“荣辱观”教育,我们希望传媒界能够坚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要颠覆英雄,不要动摇中华民族神圣的爱国主义精神的根基。歪曲英雄,否定历史,是在伤害人民群众的感情。”
    在军队系统的最高机关报发表批判文章之后,驻吉林的“董存瑞连”与“董存瑞班”所在部队经过精心的准备(如开“继承英雄遗志,誓做英雄传人”千人宣誓活动,“明辨是非,捍卫英雄”大讨论),由《长春晚报》发表文章《文章质疑董存瑞事迹,董存瑞所在部队要求道歉》。《要求道歉》在批驳“举包未定论”时,只是情绪化地说“歪曲报道伤害了部队官兵”,而没拿出任何像样的证据驳倒郭维“举包未定论”。
    以上情况,可以简单地概括为“郭维风波”。
    二、“控方”本身漏洞百出
    我们可以设想那些批判郭维以及《大众电影》的人士是一场道德审判的“控方”,并且我们也不支持“举包未定论”的袜底的细节--因为这是个孤证,但也不难看出“控方”漏洞百出:
    (一)两个主要当场证人在细节上叙述不一致:
    1,董事迹最初报道人程抟九的记忆比较简洁,切合实际,其云:“白连长正考虑如何组织对桥堡实施爆破时,没注意到我们身后有人喊:‘连长,让我去炸,完不成任务我不回来见你!’我回头一看,是董存瑞挟着炸药包站在身后,后面还跟着郅顺义。连长转头看到董存瑞,爱怜地喊了一句:‘我还要班长呢!’接着又说了一句:‘你不回来我更不让你去。’由于情况紧急,指导员说:‘让他们去吧。’连长沉思了一下就同意了。”
    2,郅顺义作为董事迹的一个直接利益人,回忆比较复杂,有个人添加之嫌,其云:“连长不让我们去,郭指导员也说:‘你们已经很好地完成了爆破碉堡和炮楼的任务,该歇一会儿了。’董存瑞急了:‘隆化没解放,我的爆破任务就没完成!’董存瑞的决心改变了连首长的想法,郭指导员握着董存瑞的手说:‘好!再把这个爆破任务交给你,你一定要炸掉它,为部队扫清前进的障碍!’董存瑞扭过头,握着我的手说:‘老郅,如果我完不成任务,你要替我炸掉它!’我说:‘你放心,我就是死也要完成任务!’随后,董存瑞夹起炸药包就冲了出去。董存瑞在距桥型碉堡十几米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原来,他的左腿负了伤,鲜血染红了军裤。他全然不顾这些,径直跑到了桥形碉堡下。我离他只有四五十米远,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急得瞅瞅这,看看那。没有三角架了,炸药没地方放,他团团转,真是急人啊!这时,只见他愣了一下神,我理解他,那就是一名共产党员,在生死攸关时刻,一种献身精神的表情。突然间,董存瑞猛地托着炸药包,就手拉下了导火索。顿时,炸药包冒起了白烟。我见到这个情景,惊呆了,这还了得,我就奔着董存瑞跑去,边跑边喊:‘你放下,你放下……’董存瑞瞪着我喊:‘卧倒!卧倒!快趴下……’接着,一声巨响,桥是炸断了,敌人的机枪也哑巴了,可我们的战友,却壮烈地与敌人同归于尽了,我的心像刀绞一样,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比较1、2,程抟九并没证实郅顺义有起身冲向董存瑞的行为。很显然:①这个行动如果有,应当为后面观察的程所见;②程又说郅与董相距四五十米,如果郅往董处跑,何以没在爆炸时受伤;③敌人机枪的火力能够得到郅,何以敌人在炸药包爆炸前不射击。
    (二)郅顺义担扰有人将揭开历史细节,而当今的“董连”、“董班”却不敢重复证明。
    1,郅曾担心有人要在董的事件夸张宣传上进行历史反思,故而说:“社会上有些宣传媒体太随便,不一定什么时候波及到董存瑞,应该对董存瑞的壮举搞一个公证”。
    2,以维护董形象的“董连”“董班”则精明地绕开了《解放军报》的这段直接引语,而自行判断说:“老英雄反复嘱咐他(董班现任班长)一定要弘扬董存瑞精神,当好英雄传人。事隔一个多月,老英雄去世了。他没有想到,在郅顺义去世不到一年,就有人诋毁董存瑞。”
    相较而言,研判客观实然(即郅说的“公证”结果)与寄托者的应然(即“董班”人所说的“弘扬精神”),是完全没有确定逻辑关系的事情。
    由此可见,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不仅不利于恢复历史的本真,更不利于社会公众人格的健全。因为,在过来的五十多年里,中国已经习惯于造假英雄、树假典型,以取得一时政治之效,结果遗害无穷。雷锋的日记之相当部分是编造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点,也就是说“学雷锋”本身就是一种精神污染。更有甚者,有人甚至编出了“(美国)西典军校学雷锋”的故事,以致于让大学问家费力去求证,结果系为子虚乌有。
    三、本案的最关键“证人”已经消失
    如果一定弄清“郭维风波”背后的所有真实细节,一个关键的人物的真实表白,不可或缺。
    这个人不是刚刚去世的董的战友郅顺义,而是当年指挥隆化战役的指挥员程子华。是他,在程抟九报道的基础上写了《董存瑞永垂不朽》一文,才使董的事迹广为人知,一如程抟九所忆:“40多天后,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写的《董存瑞永垂不朽》的文章在《群众日报》上发表了,董存瑞的事迹才广泛宣传开来。我十分高兴,但也后悔,应该更早地把自己所见所闻报道出去,让世人早一天了解董存瑞。”
    宣传自己所指挥部队出现的英雄事迹并且由指挥员亲自写(而不是写作组写了,领导署名),本身就是个极为罕见的事。也就是说,其中个人功利动机巨大。
    对于这一点,郭维也有过怀疑,所以也就有了《大众电影》上那段满是弦外之音的话:“曾经亲自指挥过隆化战役的冀察热辽军区政委程子华,了解了董存瑞的英雄事迹,亲自撰写了《董存瑞同志永垂不朽》一文,将他立为全军学习的榜样。2005年的《炎黄春秋》,刊载了程子华女儿的回忆录,郭维才得知董存瑞是程子华树立起来的典型。他与程子华是旧交,拍完《董存瑞》之后曾有过多次接触,但是对这件事两人没有任何交流,程子华对自己的这点功绩从来也是缄口不提。”
    而且前所有的控方发言人,包括十分重要的程抟九(健在)、不足为道的“董连”“董班”人士,都没有针对郭维这最关键的一段孤证做出回应,显然是想回避什么。
    四、齐志勇的断腿更应被关注
    靠暴力革命夺取政权而又未建立民主制度的国家,毫无疑问地都会将军队图腾化,文官政府也必须对军方做出大量、深度的妥协。随着和平时期的长久,军队的神性也就逐渐转移到了经济利益索取上。
    之于目前的中国,一方面国内公开的报道提出了在“三农”问题之外,还有“三军”问题;另一方面,国外媒体也不断报道中国军队的腐败问题,如海军副司令王某涉及腐败问题被“双规“的真实事件。一向信赖“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共体系不希望军队彻底腐败,也不希望枪杆子被外界(特别是所谓的敌对势力)“诋毁”。
     然而,在军方一直强烈要求还历史公正的情况下,我们仍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经历过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军人及其报刊,向全世界和中国国民做出一个全面的细节报道。因为我不相信我的朋友齐志勇的腿是自己弄断的,来冒充在天安门被军队的子弹打断的。他本人十分英俊,完全没必要毁掉一条腿来扮演受难者!如果“齐志勇的腿”真地是假案的道具,那么依我之见,调查“齐志勇的腿”的真相原比争论“举包未定论”更合乎人情与人性!!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8/2006080711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