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萧郎:我為什麼給郝海東和中國足球“辯護”?
(博讯2006年09月21日发表)

    蕭 郎(北京 歐洲導報社轉發原創稿)
    
     日前,以敢說著稱的“郝大炮”郝海東在國內做客一家電視臺成為訪談嘉賓,在被問到“中國足球是否真的存在欠薪現象”這個問題時,郝海東瞪大了雙眼表示,中國足球的欠薪現象不是存在不存在的問題,而是“太嚴重了”。他說,有些球員就像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一樣,手裏拿著一堆白條,連基本的生活保障都不能滿足。(9月20日河南商報) (博讯 boxun.com)

    
     郝海東的“球員民工論”被網路輿論“圍攻”並不出人意外,長期以來,中國足球便是被民間輿論“涮”、諷、“罵”和無情嘲弄的對象。竊以為,這是一個頗有隱喻意象的公共切面,它的成因和內在肌理其實是較為複雜和詭異的。中國足球及其一些公共形象代言人真的這麼面目可憎、一無是處嗎?我看不儘然,比中國足球更平庸、更“不長進”、甚至更“墮落”和“無恥”的行業和領域多了去,可為什麼挨駡挨踢最多的偏偏是它呢?事實上,在很多時候,中國足球充當了民意、民怨發洩的稻草替身,因為現實生活中的困惑和不滿實在太多,該批該罵的人和事不計其數,與之相比,掣肘民意發言的禁忌和隔離欄亦大量存在,批評者不可能無所顧忌、面面俱到,於是,尋找一個具有一定典型意義的穩定批判物件便成為了現實必需。
    
     中國足球便這樣過渡為一個渾身插滿言辭飛箭的稻草人。它的某些具有官僚習氣的領導者,便隱隱被作為官僚的化身接受著民意的隨時批判與“審判”;它的那些因足球市場化改革而迅速富裕起來的註冊球員(尤其是明星級球員),亦被視作經濟市場化“暴富”一族、利益先食者的現實化身而再三接受民意眼球的審視與評議。至於那些貪大求功、急功近利的行政指令、政績型決策、體制先天缺陷等,亦同時成為微縮的批判靶標。
    
     很多批評者喜歡將職業球員的高薪與足球水準聯繫起來,作為批判的有力證據。客觀地看,這是頗為牽強的,實際上,此本是較為疏離的兩個不同問題,因為“高薪”是相對的,足球水準的高低同樣是一個相對性命題。相對的“高薪”並不必然決定運動水準的世界級高漲。總體來看,中國職業球員的薪資收入基本是由市場因素決定著,它享受的是體育市場化改革的福蔭,這是客觀事實,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拒絕市場或是俱樂部投資方的高薪待遇:畢竟,這項職業本身便具有相當的短期性和風險性,它吃的基本是青春飯,它隨時可能因意外的傷病等變故而猝然中斷(前幾個月,便有外籍球員在場上因劇烈衝撞而被迫摘除了眼球)。況且,即便在職業球員這個群體中,薪資序列也是差別極為明顯的,被公眾持續關注的那些“高薪”球員,其實只是球員群體中的少數,他們處於金字塔尖,而在這個塔建的中下部,很多球員的薪資收入並不高,甚或可以說較為寒酸。像很多俱樂部的二線或預備隊球員,月薪僅以千余計,可以想見,在那種相對特殊的生存和消費環境中,他們的生活幸福指數並不比那些普通民眾樂觀。觀眾可能都對前不久在女足亞洲杯和世青賽上表現優異的馬曉旭留有深刻印象,作為中國女足現今的“紅人”明星和未來希望,您知道她的下一份合同薪金是多少嗎?不過月薪1500元人民幣!
    
     還有人喜歡拿我國的一些傳統優勢體育專案的“成績”和足球相比,其實這也是一種虛妄和牽強。無論從國際影響力還是項目本身的競爭程度來看,二者皆不具有可比性。像跳水、乒乓球、羽毛球等我國金牌大戶,都屬於世界運動範圍內小眾項目,在其各自領域,真正具有競爭力、處於同一水平線的國家不過寥寥數個,其金牌“含金量”可想而知。反觀足球,不僅是世界上開展和開發最為普遍成熟、大眾化的競技項目,其比賽競技本身更是有著相當的偶然性和不確定因素,世界排名前幾位的國家隊與排名僅百餘位的國家隊交手,都可能難言必勝,這也是為什麼,在足球比賽中出現的冷門會如此之多、足球比賽結果又最不可測的原因所在。不誇張地說,在足球領域拿一個亞洲冠軍可能比很多運動領域奪一枚世界金牌都難得多。
    
     筆者不惜筆墨,深掘了這麼多關於足球的背景資料,目的其實只有一個:還事實於本來面目,不以先入為主的價值判斷左右事實認知。當然,筆者的另一點小小奢望便是,盡可能剝離稻草人的符號魅影,讓它以確然的姿態面對我們的目光(或許美醜咸集、光明與“黑暗”交加混雜),這才是民意應有的理智和冷靜狀態,它有助於我們精確審視和評判一切公共事件、公共現象。筆者也衷心希望,在其他的社會群體中(尤其是像農民工這樣的相對弱勢群體),都能有自己的“郝海東”適時發言與表達的機會和平臺。□
    
    (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s/2006-09-20/091911056390.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9/2006092105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