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博讯2006年10月19日发表)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黄河清 (博讯 boxun.com)

    
    王光美死了,比起她的丈夫刘少奇来,算是寿终正寝了。王光美应该有这样一个较好的结局。这不仅因为她是女人,天生地要受到比男性多一点的悲悯和照顾,更因为他作为妻子,对得起丈夫刘少奇
    早些年看到香港的《开放》杂志上有一篇文章,说王光美与新凤霞邂逅,对新凤霞说:“凤霞,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被新凤霞所不齿。此后许多文章都引用这话来说明王光美的糊涂或无耻。虽然新凤霞说的话是孤证,但从以后王光美带着子女与毛家后人相聚的事实,可证大约不假。不过,即使不假,却也未必能证实王光美的糊涂或无耻。
    1994年,笔者在北京与梁漱溟长孙邂逅,聊天中提到全国政协为梁漱溟写的的悼词中没有提1953年与毛泽东当面冲突那件事。据梁长孙说:原先悼词中有这一段,说梁漱溟 “受到不实事求是的批判。”但后来送上级审阅时,这句话被改成“受到批评”。我父亲和叔父不同意,要求改回去。争持不下。我父亲叔父表示不改就不参加追悼会。最后是回避了这一段,不提,不说“受到了批评”,也不说“受到不实事求是的批判”。其实,我父亲叔父是仿效王光美的先例和故智。1980年刘少奇平反的悼词原先有“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刘少奇”如何如何的话。这是当时的专用语,能被提到是毛的亲密战友那是无限荣光的事。王光美却不干了,声称必须删去这句话和有关的话,否则,作为党员,服从组织上的决定,但作为家属,不参加追悼会。这可难倒了中央。最后是中央妥协,不提“亲密战友”云云。王光美这才同意参加丈夫刘少奇的追悼会。
    我后来查阅了刘少奇的悼词,确实没有这句话。邓小平致的悼词开宗明义是:
    “刘少奇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为共产主义事业战斗了一生。他是受到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爱戴的、久经考验的、卓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悼词里没有当时一定要先提毛主席的八股。不仅如此,全篇悼词,提到毛泽东的只有两处,还是与周恩来、朱德一起提的——不得不提;提到毛泽东思想只有一处。没有半句把刘少奇毛泽东单独提。
    这应该是王光美努力的结果。王光美在大处并不含糊,也绝不可耻!王光美作为一个妇人,较之许多完全匍匐在毛泽东脚下的党国要人要硬朗得多;王光美作为一个妻子,对得起患难与共的丈夫刘少奇了!至于往后的作秀,大做文章的苛求者应该首先看到王光美对丈夫的大节。从人,从人性的角度来看,对一个经历了九死一生、夫死子亡的未亡人与母亲,我们还是应该多一点悲悯和宽容。
    
    【首发:民主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10/2006101902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