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姜福祯: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博讯2007年04月03日发表)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姜福祯 (博讯 boxun.com)

    去年就一直关注《物权法》的问题,迟迟没有时间动笔,今年两会之 前,官方积极造势,意在必得。我开始重新审视《物权法》,阅读大 量不同观点的文章,发现《物权法》涉及的许多问题还没有被发觉, “左派”的言说被“社会主义”包裹,其中的真问题则被一同忽略, 立法派精英的若干花言巧语大大迷惑了一些人,外国人和离开本土太 久的一些人习惯从共产党的宏观承诺上入手分析问题盲目相信《物权 法》的作用而忽略它的危害,部分自由派知识分子冷漠现实的理由则 是:物权先于人权,进步大于是非,私权就是市场。鉴于在这个问题 上思想与现实的严重错位,少数人的物与多数人的权的严重脱节,到 目前我写了九篇谈《物权法》的文章,一些问题依旧有待澄清,本来 已经列好了提纲准备一口气写下去,但是欣喜地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在 这个问题上的真知卓见比较接近实际了,相信一些问题和一些主义会 继续在《物权法》这块石头上碰撞,随后大家能理论联系实际,校正 一些不切实际的思想。本来我已经拟好的题目还有:《社会主义与物 权法》、《自由主义、民主主义与物权法》、《物权法中的人和 物》、《私权崇拜与官权跋扈》、《物.权.人》等。仔细想想,这 些问题,已经脱离《物权法》本身,而是对《物权法》不同认识的再 认识、再分析了。虽有意义,但未必老是逮着《物权法》喋喋不休, 也可以在以后的相关文章中再作表述。

    《九谈物权法》中的前三篇谈是否迫切需要和是否真实,第四篇谈空 间位置,第五篇谈《物权法》涉及的重大关系,这两篇显然是我企图 澄清一些问题的努力之作,同时这两篇涉及的问题也是不容易谈透 的,于是第六篇通过引用社会各界的一些专业人士的认识,在细节上 加深对上述问题的分析。写第七篇《物权法是非妄谈》的时候,《物 权法》已经高票通过,据说是“好评如潮”,我这才发现原来共产党 的宣传很容易蒙蔽一些外国学者,至于在国内的人来说谈是非并不 难,可以象张五常、刘吉那样昧着良心瞎说,也可以回避《物权法》 中的真问题,象王利明等人那样揣着明白装糊涂,旁顾左右而言他, 也可以象厉有为、王超斌那样暴发户式的非理性嚣张,最不容易理解 的是明明在所谓“国有财产”中包含着人民大众的物权,明明少数人 的非法财产被合法化,而这样的剥夺,这样的代价,居然被一些“主 义”和理论的持有者给消解和淡化──在这个问题上的澄清才和辩正 是最重要的。八谈重在从器和用上进一步分析《物权法》的必要性和 迫切性,至此对《物权法》本身的分析,包括一些技术和法理分析已 经完成。第九谈是对物权法出台的宏观背景上与“胡温新政”关系的 分析。此文从体制内视角,把“胡温新政”作为一个社会存在看待 的,这就决定叙述的文本和调用的语言要与之相适应。几年来,我也 一直尝试在共产党的沦陷区,在坚守自己的民主信念的前提下,如何 调用不同的表达方式和策略,以求达到可能的效果。

    最近,我注意到,有些人的主张是:尽可能少一些对共产党体制内的 争论谈是非,因为这里边没有是非,只有不同方式的欺骗。也就是在 非法的前提下谈合法十分可笑。或许这些人是有道理的,但是说说容 易,实践何难?体制内的问题不介入,我们国内的异议人士又有多少 事情可干?我实在怀疑。表达异议和以身维权,都是在大变革到来前 的好形式,其他的活动空间其实并不多。这是,题外话了,打住。

    其实,理论和现实的距离很容易被小概率事件拉近,所谓“最牛的钉 子户”之后还会有许多事件继续拷问《物权法》对我们的承诺,以及 我们对《物权法》的认识。

    (2007-03-24于青岛)

    原载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4/2007040305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