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反右五十周年祭/刘有权
(博讯2007年06月06日发表)

    
    一九五七年,中国的天空由晴转阴,风谲云诡。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刚刚为中共八大胜利闭幕而欢欣鼓舞,又为毛泽东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而陶醉的时候,毛泽东号召各民主党派、知识分子帮助党整风。十八天的“言论自由”换来的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残酷斗争,五百多万知识份子中的精英们被戴上了“极右”、“右派”、“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从此,一个朝气蓬勃的共和国,被毛泽东带入了歧途,使中国人民饱尝了多年史无前例的苦难和十年史无前例的浩劫。时至今天,五十年过去了,中国人民还生活在反右带来的阴影之中,反右恶果中国吃了五十年,至今尚在腹中,并未消化。毛泽东的阴灵还在统治着中国。反右五十年过去了,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国人民正痛定思痛,有勇气面对这一段血淋淋的历史,有胆识总结这一段带给中国和中国人民无尽苦难的历史,有勇气和智慧使中国的下一个五十年不再重蹈覆辙而是走向民主与法治,走向繁荣与富强。因此,笔者一介平民,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写此祭文,鞭笞专制与独裁,张扬民主与法治。若本文能使民主的太阳早一秒在中国天空升起,虽九死而不悔。

一、反右,毛泽东精心策划的阶级斗争
    纵观毛泽东一生,客观地说,从新中国成立之日起,前后判若两人。之前是一个高举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大旗的农民革命领袖,为新中国的建立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建国后,毛泽东登上了开国君主的宝座,于是一步步走向反面,走向了个人崇拜,走向了专制与独裁,把中国一步步引向灾难,引向浩劫。有人问:毛泽东为什么非要搞反右,非要对各民主党派和中国知识份子下毒手?其实这仅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毛泽东根深蒂固的帝王思想、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急躁冒进与中共的大多数领袖们产生了矛盾,请看:
    
    1、为了发动农民起义帮助他夺取政权,打着孙中山“耕者有其田”的旗帜,使若干农民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革命的胜利,并于1952年前后在全国实行土改,使农民得到了土地。但正如有的农民所说“革命使我们得到了一个热包子,但很快又被毛抢走了!”从互助组到初级社、高级社,仅用五年,便夺光了农民的土地。
    
    2、毛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革命胜利后,“新民主主义”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要发扬民主,发展生产力,逐渐走向社会主义。建国后,到1956年的几年时间,便迫不及待实现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实现了社会主义革命,自己给自己开了一个星际玩笑。当初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3.经济上毛泽东采取了一系列的冒进政策,在1956年遭到了党的抵制,刘少奇、周恩来为代表的党的领袖们及时采取反冒进的措施,使毛极不满意。
    由于毛泽东的急躁冒进,1956年中国出现了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的事件,冲击了毛泽东的“英明”“伟大”。而当时苏共的二十次代表大会上,赫鲁晓夫掀起了反个人崇拜反斯大林的风暴,波兰、匈牙利的工人阶级也掀起了反个人崇拜、反斯大林主义,反苏联控制的革命运动,给正走向专制与独裁的毛泽东极大的震憾。而1956年秋召开的八大,有三件事更刺痛了毛的心:一是党的八大上,刘少奇代表中央所作的政治报告中,宣称由于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完成,在当今中国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已基本结束。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不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而是人民大众日益增涨的物质文化的需求与落后的社会生产力的矛盾。今后,党的工作重心要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使一向高举阶级斗争大旗的毛很不高兴;二是党的八大决议中,公然提出了反对个人崇拜,毛认为反对个人崇拜便是反对自己。正一步一步上神坛的毛泽东感觉到了心痛;三是毛泽东向八大假惺惺地提出自己下届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建议,竟得到了八大的批准,使自己的帝王梦受到当头一击。
    
    为了实现自己走上神坛的梦,证明自己永远正确,并向以刘少奇为代表的“阶级斗争熄灭论”还手,逐步夺回自己失去的阵地和地位,八大后毛便精心策划了一场人为的阶级斗争——反右,实现了自己用阶级斗争之箭同时射到数雕之目的。

二、反右,既是阳谋,更是阴谋。
    毛泽东的反右,是精心策划的一场人为的阶级斗争,他把各民主党派和中国知识份子们认定为资产阶级右派,用“引蛇出洞、聚而歼之”的策略,而大获全胜。其阴谋步骤是:
    1)1956年提出“双百方针”,即艺术问题上的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的百家争鸣,假意给了知识份子们以“言论自由”;
    2)1957年2月27日—3月1日的最高国务会议上发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讲话,要求全国人民用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反右设下陷阱。
    3)1957年4月27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文件形式下达了“整风运动”的指示,并在1957年5月1日的“人民日报”上公开发表,召号全党整风,号召全国各民主党派、各界知识份子、全国人民帮助党克服缺点错误,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并保证“不抓辫子,不打棍子”。
    
    从1957年5月1日起,爱国的、追求民主的知识份子在毛泽东的感召下,开始向党“交心”“提意见”。这时全国的两大报纸:中共的“人民日报”和民主党派的“文汇报”,真正实现了“言论自由”,人们自觉地、或被迫地发表一一些“帮助党整风”的言论。一直到5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事情正在起变化”的社论时为止,中国各民主党派和中国的知识份子享受了十八天的言论自由。为此,却付出了天大的代价。毛泽东的“引蛇出洞”成功了,之后便是他的“聚而歼之”。
    
    从1957年6月8日起到1958年的夏秋之交,全力反击“右派”,中国的“右派”份子到底有多少?中共中央根据地方上报的有案可查的“右派”人数是552877人,加上漏报的约上百万人。再加上所谓的“反党分子”、“反社会主义分子”。反右中,遭受厄运的知识份子约有360万人,株连者上千万人。当上了“右派”的知识份子大呼“上当”,斥之反右为“阴谋”,毛泽东却在《人民日报》答曰,非阴谋,乃阳谋也。笔者五十年来反复思考分析,说反右是阳谋,并非全属虚妄:
    
    1.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后的新皇,在自己的宝座坐稳后,差不多都走同一条老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开国不久,党内开国元老高岗、饶漱石便以“反党”使一个自杀,一个受审,何况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党外民主人士?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上作过“论联合政府”的报告,并在开国时搞了一个象模象样的“联合政府”,那时他刚登上宝座,还未坐稳,现在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宝座已坐稳,正是实现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好时机,还要这些民主“花瓶”干什么?于是曾经在民主革命中与共产党肝胆相照的民主党派,遭到了致命的打击。翻开中国革命史,看一看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陈仁炳、彭文应、葛佩琦、王造时及浦熙修……等等全国知名的大“右派”,那一个不是爱国的民主斗士?那一个不让蒋介石寝食难安而欲除之而后快?结果,蒋介石未除掉的“眼中钉”,毛泽东给拔掉了,这些“右派”们没有认识到当权的毛泽东与当权后刘邦、朱元璋等人有着一脉相通的共性。
    2.历朝历代的封建统治者,既要利用文人,更是害怕文人,从古至今封建统治者们无不敏感,无不喜欢歌颂德而饰过文非,谁喜欢听逆耳忠言?古今多少文字狱,也没有使当时的知识份子认清毛泽东的本质。当时他们认为毛泽东是唐太宗李世民式的明君。反右过后,才知毛泽东是秦始皇,而且胜过秦始皇百倍(毛说,秦始皇坑了三百六十个儒,而我坑了三万六千个)。
    3.毛泽东在1930-1931年期间在江西中央苏区以整肃所谓“AB”团,十多万革命知识份子死于自己同志的屠刀之下。上世纪40年代初的延安整风及“抢救运动”,投奔延安,投身革命的知识份子们有几人没有挨批挨整?建国后,从批判电影“武训传”到批判“红楼梦研究”,到批判胡适的“主观唯心主义”到1955年大规模的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次比一次厉害,仅“胡风反革命集团”便牵连两千多人,这些前车之鉴,未吸取教训,非要给统治者共产党提意见。的确,反右是强权者的阳谋,不认命也得认。

三、反右是专制与独裁的胜利,从此,毛泽东把中国带入了苦难,又带进了浩劫。
    革命未成功前,毛泽东反对过蒋介石的专制与独裁,对蒋介石的“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曾大加讨伐。可谁知道,毛泽东掌权之后,却加紧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对蒋介石的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尤为欣赏,并竭力实践之。早在1945年党的七大上,由于革命战争的需要,党给了毛至高无尚的权力,毛泽东有权一人否定党的决定、决策。建国以后,毛坐上共和国主席宝座,通过宣传机器,大搞个人崇拜,当上了“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新皇,但毛泽东并不能随心所欲,不但忌恨各民主党派,忌恨知识份子,也忌恨党内刘少奇为代表的正确路线,尤其忌恨刘欲取自己而代之。反右,彻底粉碎了各民主党派在中国搞民主的企图,把昔日的“联合政府”变成了“一党专政”,而且反右的胜利,使全党重新确认毛泽东思想的永远正确,使毛泽东感到自己摇晃的宝座,重新稳定了下来,使毛重新确立了自己在全党的精神领袖地位。自己可以随心所欲,毛泽东不仅给几百万右派戴上了“紧箍帽”,也把敢于讲真话的一切人的嘴钳了起来,从此中国在毛的“鞭策”下,“万马奔腾”却“万马齐喑”,一个政治上朝气蓬勃正走向民主的中国被毛扼杀了,取而代之的是秦始皇加斯大林加蒋介石的独裁与专制。
    
    反右之后,毛踢开了党的八大的决议:大讲阶级斗争并称要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并置党内以刘少奇、周恩来等的抵制予不顾,把反右开始的极左路线强加于党,在中国大地上,近于疯狂地搞起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之后谁也不能阻挡毛的疯狂,他要十五年超英赶美,他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在他的策动下,搞起了“全民炼钢运动”,要使钢的年产量从1957年的535万吨一年翻番,达到1070万吨,几千万人大办钢铁,甚至老百姓的锅也砸了炼钢。结果,老百姓苦了,山秃了,留下了遍地的小高炉和似铁非铁,似钢非钢的四不象,严重冲击了农业和轻工业的发展。人民公社之后,浮夸风,共产风更刮得天昏地暗,全国各处大放卫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全国从上到下,一片浮夸,在广西竟放出了水稻亩产十八万斤的卫星,让毛泽东无比欣慰。
    
    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人民公社不仅实现政社合一,而且实现工农商学兵为一体,尤其是人民公社的吃饭不要钱的“公共食堂”,更把数亿农民带入了绝境。
    由于浮夸,高产量带来了高征购,许多农村人民公社连口粮、籽种都征光了,许多人民公社的食堂靠“大锅清水汤”度日,在“天灾不断人祸横行”的1959-1962年的所谓“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刘少奇语)中,中国约有5000万农民死于饥饿。大跃进、人民公社化的结果,全国经济一片萧条,全国党政军民除极少数拥有特权者之外,都处于饥饿之中,一切生活必需品都凭票供应。如当时的重庆,大学生的口粮由36斤/月降到18斤/月,居民则由原来的每月26斤降到十几斤,其中一半用红苕粗粮代替。肉每人每月二两,也难得保障,布票每人一年仅一尺二寸,要用5个人的布票才能作一条裤子……
    在这巨大的灾难面前,党内许多有识之士纷纷抵制,纷纷上书,指出“大跃进”“人民公社化”的盲动与错误,这又惹怒了毛泽东。毛又于1959年在党内开展了一场“反右倾”的运动,当时党内约有两千万党员,反右倾的结果,使党内以彭德怀为代表的忠诚之士,约有360万党员倒了霉,占有当时全党党员的六分之一。
    
    党在流泪,中国在死亡线上挣扎。
    反右之后,毛泽东带给中国更为深重的灾难便是道德的沦丧,人性的堕落。
    中国知识份子不是一个独立的群体,一向依附于统治阶级,极少数具有独立人格、独立思想的知识份子要么隐居山林,要么便是遭到迫害。建国后,中国知识份子经历了一次次致命的打击,一场是反“胡风”,受迫害的仅是两千多人,另一场是“反右”,再一场是“文革”,知识份子们在迫害面前,大多数人都惊慌失惜。以反右为例,人们为了自保,妻子揭发丈夫,儿女揭发父母,学生揭发老师,朋友揭发朋友,情人揭发情人。其中,出卖灵魂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栽赃陷害者有之,全国知识份子互相撕咬,互相厮杀,结果整个中国道德沦丧,人性堕落。整个中国一切真善美的东西,被强权践踏蹂躏,假丑恶满天飞,整个中国几乎无人敢讲真话,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这是反右后中国最大的灾难。
    1963-1965年,中国从饥饿与苦难中刚走出来,刚缓一口气,毛泽东又以反右的余威余勇,把中国带入了十年空前浩劫(1966-1976年)。
    有人说“文化大革命”的初衷是毛泽东为了反修防修。而透过历史的迷雾,人们不难发现,“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举全党全国之力置自己的政敌刘少奇于死地的权力之争。
    毛泽东建国后当上了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斯大林死后,他更想当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甚至想发动一场核战争去消灭资本主义,不惜牺牲全世界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人口作代价。由于毛泽东建国后日益左倾甚至疯狂,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心目中,威望日益下降,同时毛也感到来自刘少奇对自己皇权的威胁。
    由于刘少奇在党的七大上最先提出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翻版,刘受到毛的青睐,确立了刘少奇接班人的地位。建国后,胜利冲昏了头脑,毛日益左倾,与刘少奇的政见日益分歧,八大时假意抛出下届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退居二线的建议,不料弄假成真被党批准,毛从中看出刘少奇接班的迫不及待。1958年,刘少奇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国主席,毛又不甘退居二线,对刘少奇便日益怀恨在心欲除之而后快。文化大革命,毛打倒了刘,并置之于死地,中国却被毛带入了史无前例的浩劫。党瘫痪了,政府瘫痪了,公检法被砸烂了,学校停课了,一切敢于坚持正确路线的党的干部统统被封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打倒,而那些在反右时的左派知识份子也在文革中堕入地狱。“文攻武卫”,全国陷入“打、砸、抢”的武斗中,最后,毛泽东也控制不了中国局势。“文化大革命”进一步暴露了毛泽东的独裁与专制,进一步暴露了毛泽东践踏民主与法治的本来面目。刘少奇是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就被毛打倒并置之于死地。刘少奇曾手执宪法,企图维护自己的尊严,然而宪法在毛泽东看来不过是几页废纸,哪能当真?毛在反右前的一个月曾说自己是大和尚,以后又说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由此可见一斑。刘少奇死后,毛泽东决定从此中国不设国家主席以免威胁到自己的“独尊”。之后新接班人林彪想当国家主席,有逆龙鳞,最后落得丧命蒙古温都尔汗的下场。
    终于,这位中国的“红太阳”、“救世主”于1976年9月9日被斯大林召了去,不到一月,中国响起了十月惊雷,“四人帮”被抓,结束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也结束了“伟大的毛泽东时代”。至此,中国和中国人民得到了第二次解放。

四、反右与改革开放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曾被毛泽东封为“中国第二号走资派”的邓小平的复出,开始改变了中国命运。
    邓小平曾是中共中央负责反右的办公室主任,文革被打倒之后经过10年痛苦的思索,他终于醒悟,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反右?为什么会出现疯狂的大跃进、人民公社?为什么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党的领袖们会被迫害致死?为什么中国会出现十年浩劫……归结一点:中国只有专制和独裁,而没有民主与法治。专制独裁是带给中国灾难和浩劫的总祸根。邓小平认为:只有民主与法治才能救中国。于是在他的影响下,民主曙光在中国天空出现,中国终于走上了民主与法治的道路,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苏联的解体和东欧的巨变更使邓小平认识到传统社会主义走不通,中国应该另辟新径,这条新径是什么?就是民主社会主义。
    反右五十年过去了,毛泽东已死去三十年,然而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传统观念还深深植根于中国,专制与民主,独裁与法制的较量,封建专制独裁还占上风,以致邓小平呼唤了近三十年的政治体制改革至今仍举步维艰。于是,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腐败,占全国0.4%的人占有了全国70%的财富,而这0.4%的人中,90%是高干子女。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贫富悬殊的日益加大,使中国危机四伏。有人断言,中国正坐在火山口上。当今的中共中央的胡温政府,是爱民的务实的政府,他们知道不改革,中国没有出路,没有民主,便没有中国的现代化,但改革阻力太大。众所周知,阻力来自上述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个集团,不少是毛的追随者,竭力想维持封建专制特权,不愿给人民以民主,他们希望加强国家机器来镇压人民的不满,维持社会稳定,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因此,在这反右五十周年的祭日里,全中国人民、全中国的知识份子应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专制与独裁,是中国的毒瘤,是给中国带来无穷祸患的祸根,必须挖去。全中国人民和知识份子们更应该团结一心,与共产党内民主改革派同心同德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开展。政治体制改革实际是还政于民,还权于民的民主改革,只有在中国真正实现了民主与法制,中国才可能不再有反右,不再有大跃进,不再有人民公社,不再有文革,中国才能根除腐败,实现现代化,实现大国之梦。

五、给中国“右派”们一个公正的说法
     如前所说,反右是毛泽东一手策划的阶级斗争,不论其手段是阴谋或阳谋,自始至终整个运动都是错误。是专制对民主的践踏,是独裁对法制的摧残。
    实际上,党内由于刘少奇、周恩来等人的抗争,从1959年到1964年的五年间曾先后五次给约30万右派摘了帽子,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到1981年7月,给所剩的右派几乎全部摘了帽子。因为当时邓小平还健在,他既是当时反右的实际操作者,知道反右搞错了,同时又要维护党和毛泽东的威信,故而邓小平坚持“反右是对的,只是犯了扩大化的错误”。因此,只改正,不平反。
    据查,摘帽结束,全国留下了96名右派。当年的五个大右派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陈仁炳、彭文应赫然在榜,另外还有他们在各地的“骨干”91人,这些人不仅戴着右派份子帽子去见上帝,而且还将“遗臭万年”。为了96个“右派”,整了几百万知识份子,还说“反右”没错,我不能苟同邓小平的意见。我认为邓伟大,他的改革开放拯救了中国,使中国从恶梦中醒来,开创了新生活。但我不认为邓小平的每句话都代表上帝,他对于毛泽东的评价和对右派的处理便有失公正。
    毛泽东的功过后人自会给公正的评价,不在本文的探讨之列。但反右绝对是错了,当时根本就没有右派,只有一批爱国的追求民主而被党邀请帮助党整风的知识份子,右派是毛泽东一手制造的。如前所述反右给中国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也给上千万中国人带来无穷的苦难。因为反右,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断子绝孙,仅1959-1962年的三年,除了饿死五千万农民,再饿死的,便是右派。当年右派们被遣送到最苦寒的地方去劳动改造,其处境还不如囚犯。当饥荒袭来,囚犯尚有国家的定量供应,右派则是饿死活该!当今中国谁统计过当年饿死了多少右派?谁能找到他们的墓穴,在他们的灵前作一点忏悔?
    行文至此,我不禁想起了前德国总理施罗德和英国首相布莱尔,施罗德为德国人在二战期间屠杀犹太人而忏悔,在犹太人的灵前下跪。而布莱尔却在英国议会废除贩卖黑奴法令200周年之际,向非洲的黑人兄弟赔罪,使笔者心潮澎湃,感慨万端。
    当今中共的领袖们,应该正视历史,承认错误,还给“右派”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才能真正立诚于天下,立信于天下,从而得到中国人民真心的拥护,才能为构建和谐社会打下坚实的基础。
    一、公开在党的代表大会上承认当年反右的错误,为全体右派(包括未摘帽的96位右派)平反昭雪,公开赔礼、道歉,还他们以清白。这样做才会赢得民心。
    二、给所有的右派在经济上予以补偿。右派们所经受的21年苦难,心灵所受的创伤,本来是用钱不能补偿的,但补偿总比不补偿好。当年未给右派平反主要还有一个原因是当时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国家太穷,补偿不起,因而作出违心的决定。今天,中国富裕了,有1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每年光公仆们的公款吃喝,公款消费就达7000多亿。仅拿出公仆们一年不该花的公款来补偿右派,也足够了。
    右派问题,迟早会平反的,早平反比迟平反好。给右派平反,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是一块试金石。当今的中共中央真的要在中国推进民主与法制的进程,要在中国实现民主社会主义,从而建成和谐社会,首先必须承认反右之错误,给全体右派平反,才能重塑中国的正义与良知,才能恢复中国礼仪之邦的优良传统,才能重新赢得中国人民的信任与拥护。
    民心不可侮,历史不可辱。再过二十年,历史必定会给制造反右的毛泽东一个极其公正的评价。
    无数革命先烈、民主斗士奋斗牺牲、全中国人民梦寐以求的一个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文化多元化、社会福利化的新新中国正在向我们走来,让我们用给右派平反的实际行动,大步向前去迎接她、拥抱她吧!
    民主的曙光已照到中国。给右派们彻底平反,中国改革的航船必将破除坚冰,胜利向前。民主的太阳必将尽快在中国升起!
    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陈仁炳、彭文应等为代表的552877名“右派”们,你们将名彪青史,光昭日月!
    一切当年为在中国实现民主与法治而被打成“反党份子”、“反社会主义份子”的无名英雄们,将永远在中国人民心中闪光!
    
    是为祭。
    
    刘有权于反右五十周年之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6/2007060622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