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博讯2007年06月19日发表)

    历史常识告诉我们:奴隶制,是奴隶主拥有奴隶的制度。奴隶须为奴隶主干活,无报酬,且无人身自由。一个人类社会中,如果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这样的社会,叫奴隶社会。奴隶一般来源于战俘、被占领地区原住民、负债者和罪犯,也有是从其他地方拐卖来了。奴隶制一般是出现在农业社会里。
    
     历史书说,古代最典型的奴隶制,是罗马帝国。此外,古希腊、古埃及、古巴比伦、战国以前的中国,南北战争以前的美国南方,以及以前一些英国、法国、俄国的殖民地都属於奴隶制。 (博讯 boxun.com)

    
    大学里老师说:万恶的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制度却随着贩卖和奴役非洲黑人而兴盛起来。
    
    现代中国进入了21世纪,可以许多地方仍然停留在奴隶社会上。不是嗎?最近发生在山西省洪洞县黑砖窑蓄奴事件,竟有蓄奴黑童工上千人,再一次作了证明。
    
    400多位父亲,在求助当地政府无效的情况下,只好网上联名发出求救信:呼吁解救自己离奇失踪,或被非法拐卖,或被强制从事非人性劳役的孩子们。从而,揭开了21世纪在中国黑奴贸易的冰山一角!
    
    这些孩子们,先是在火车站、汽车站、立交桥下、马路边等地方,被人贩子,或诱骗,或强行拉上车,或是不知原因的失踪。然后,被当作牲口般,以低价转卖给黑砖窑。自此,噩运才刚刚降临!
    
    孩子们在窑场里,全无人身自由, 受尽种种虐待。每天工作14多小时以上。饭不给吃饱。若因过度劳累,稍有怠工,便招来一顿毒打。因为,是砖场,打手随地取材,用砖头打得孩子们头破血流。被打伤后,还得忍痛劳作。
    
    孩子们享受的是拳脚相加,被毒打是常家便饭。打残,那是窑主的爪牙,下手轻,心慈了点,还没把孩子打死!想逃,根本不可能。自从来到黑窑的那一天,这些孩子就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窑场到处是监工、打手,逃跑,被抓住后,往死里打。打成重伤,只让自行痊愈。黑窑主是不会过问的。好不了,就惨无人性地活埋了事!或是让孩子莫名地消失!
    
    窑主的黑心,是与其对金钱的贪婪,相对应的。付给工人的工资,等同没有。这些进了黑窑的工人,不到几年,就会被压榨、被折磨致死,。媒体报道是二三年,说死一批人。能出来的人,也己经是遍体鳞伤,全没了人样!
    
    我们看到洪洞县“童奴”的来源,是非法贩卖、拐骗和绑架,有的“童奴”就是地方劳动监察部门卖给砖场的。
    
    我们看到被劫掠的“童奴”,大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最小年龄只有八岁。他们被切断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彻底失去了自由。
    
    我们看到“童奴”们,被强迫卖苦力的黑窑,大都依山而建,三面土山,一面出口,出口处都有多条狼狗把守,监工和包工头也住在出口处,以防逃跑。大门一锁,监工居高临下、一目了然。
    
    我们看到“童奴”,被强制作工的时间是每天19个小时(早5点-午夜12点),一日三餐都是冷馍、凉拌包心菜或萝卜,三个月吃不到肉;睡在工棚的地上,多月不洗头、不洗澡,甚至不洗脸,虱子遍身。
    
    我们看到,为了防止“童奴”黑夜逃跑,入夜后监工就锁住工棚大门。整整一夜,“童奴”夜间的吃喝拉撒,全在黑暗的工棚里,腥臊味冲天。他们个个蓬头垢面、伤痕累累,有人还穿着沾满尘灰、破烂不堪的校服。
    
    我们听到,拐骗时许诺每月800元工资,但直到这些“童奴”被解救时,他们没有拿到分文。获救的姓朱童奴获救时,砖场补发了三百元的微薄工资,却遭官员没收。
    
    我们听到,“童奴”稍有怠慢,就会或皮鞭或棍棒或砖头加身,许多人被暴打致傻或致残,甚至有多名“童奴”被殴打致死。2007年春节前后,窑厂两位工人被监工殴打致死。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暗访时,甚至从当时埋尸的工人口中听说,在埋掉他们时,两个人似乎还有呼吸。
    
    这样的人间地狱,存在了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历时数年。难道当地政府毫不知情?
    
    这样的“童奴”,不是几人,而是上千人。那么多父母寻找失踪孩子的告示,难道还不足以引起当地公安部门的高度关注?
    
    在数年的时间里,地方官员犯下如此骇人听闻的渎职罪,为什么中央政府毫不知情和毫无作为?
    
    如果不是失踪孩子的父母们执着寻找,恐怕这罪恶至今仍然不为人知。
    
    如果说,是黑窑主贪婪得灭绝了人性,还不如说是公权力的默许和配合,才有如此大规模的当代“童奴”。
    
    感谢勇敢的媒体记者,深入现场记录下,当代黑砖窑蓄奴事件的真实情形。
    
    令人发指、触目惊心。这些黑窑主,活生生是21世纪的奴隶主!时光一下了倒退到3000—5000年前的奴隶社会,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一丝一毫和谐社会的影子!
    
    马克思教导我们:“非洲变成商业性猎获黑人的场所,是资本原始积累的主要因素之一,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的曙光。后来,黑奴贸易以及美洲的黑人奴隶制又为工业革命积累了资金。因此可以说,资本主义从头到脚沾满了非洲人民的鲜血”。那么,洪洞县黑砖窑蓄奴事件,马克思,你能告诉这是什么?是不是社会主义从头到脚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现代的胡温们,不是口口声声说“三个代表”,说“构建和谐社会”,如今,光山西省洪洞县,光就黑童工就有上千人。这代表了什么?这构建了什么?
    
    洪洞县黑砖窑蓄奴事件,是发生在共产党成立86周年之际,是发生在共产党统治中国58周年之际!特别指出,洪洞县黑砖窑蓄奴事件,竟是从20世纪九十年代就有了!
    
    洪洞县黑砖窑蓄奴事件,再次证实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不是现代化强国在崛起,而是在倒退到奴隶社会中去!
    
    我想起了,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夏衍的报告文学《包身工》,那狠毒的工头老板,那悲惨的包身工小福子“芦柴棒”,我们恨工头老板的歹毒没有人性,我们恨日本对中国的经济侵略掠夺压榨。这些都是共产党教育我们,要恨资本家,要打倒万恶的资本主义!
    
    现在,山西省洪洞县的黑窑工最小的只有八岁啊!比“芦柴棒”还小啊!八岁的孩子能做什么事?八岁的孩子应该去做什么事?八岁的孩子应该偎依在父母身边,是爸爸妈妈的惯宝宝,是爷爷奶奶的掌上明珠,是祖国的花朵啊!面对洪洞县黑砖场案,我们现在又要恨谁呢?又该恨谁呢?又该去打倒谁?
    
    我想起了“苏三起解”“洪洞县里无好人”。“洪洞县里无好人”,不是说所有的洪洞县人都不是好人,是说洪洞县的衙门里没有好人。可以说,现在洪洞县政府衙门里有许多人不是好人。
    
    中国民众要问,洪洞县黑砖场蓄奴案,在案发前经历有十几年时间,洪洞县的各级领导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天天喝革命酒去了?是不是天天跳革命舞去了?
    
    这黑窑场蓄奴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在洪洞县各级领导眼皮底下,为什么要等到现在,被全国媒体、全国网上揭露了,才想起来向窑工道歉呢?或以为道了歉,就可以不了了之吗?
    
    中国民众要问,当地政府、派出所以及劳工部门,为什么不协助调查黑窑场?有报道说“公安,公安,保护的就是公共的安全。而当地的民警竟然对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恶行坐视不管,甚至接到报案后还推诿、敷衍。劳动监察部门,本来专司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可当地的这些劳动监察执法人员不仅对受到非人折磨的童工视而不见,甚至成了黑窑场的帮凶!”
    
    难道官商就这样无法无天地勾结?让社会倒退到奴隶社会中去!
    
    难道因为山西是产生煤大省,官心人心就应该全部被染黑吗?
    
    难道为了一国一省一地一己之私、容忍地方利益胡作非为、无法无天吗?
    
    中国民众要问,这些黑窑主的背后靠山是谁?这些胡作非为的党员干部、派出所、劳工部门的背后靠山是谁?
    
    中国民众要问,为什么那么快的破坏黑窑场的现场?为什么那么快的就把上千人黑童工转移走?是毁灭证据吗?是企图掩盖罪行吗?那么,这一切又是谁指使的呢?
    
    目前,正在各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现代包身工----黑砖窑蓄奴事件,看到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读到那些令人发指的暴行,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21世纪的中国吗?这是正在走向繁荣富强的中国吗?这是正在日益国际化的中国吗?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吗?这是正在推行的依法治国的中国吗?这是和谐发展的中国吗?
    
    “洪洞县里没好人”,如果洪洞县里,还有好人的话,那些在黑砖窑场里,当牛做马的民工们,在受苦受难的时候,你们那里去了?
    
    黑砖窑场的老板是始作俑者,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砖窑场周围的村民们,你们难道不知到,那些受到非人待遇的民工们?你们举报了么?
    
    各级政府官员,难道也不知到你们的辖区,正在上演着人间地狱的惨剧,你们称得上好人吗?
    
    以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己任的当地人民警察,你们没有失职吗?你们是好人吗?
    
    总之, 中国民众,从以上的问答中,是无法找到好人的存在.!正因为,没有了好人,才让中国又倒退到奴隶社会中去!!!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6/2007061903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