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关于革命的“否定论”问题之分析/武振荣
(博讯2007年11月21日发表)

——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1)

    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在革命之后,人们对待革命实际上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否定式的;另一种是批评、批判式的。前者认为革命是一种负面价值,非但没有起到革命应起的作用,反而破坏了革命前社会价值,因此,他们完全可以把革命看成是一种“罪过”;后者就不是这样,他们持批评和批判的立场,认为革命虽然没有成功的建立起民主制度,但是它创立了民主的开端,为民主制度的建立创造了条件,且未来之民主制度的最后确立是依赖于这些条件的。这样一来,批评、批判论者就不是要去“否定”革命,而是要在革命“歇脚”的地方寻找可以促使革命“继续前进”的因素,也就是说他们在“承认”革命的价值的同时去从事革命的批评和批判工作,把革命作为未来民主制度的开端,是从“开端”处着手总结经验教训的。
    
    如果我们对于革命作“科学”式的解读,那么,我们可以把20世纪初就开始的革命看成是有关中国民主的一种“假设”,无论是国民党的辛亥革命或者是共产党的土地革命(1949年以后,第一次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中所使用的共产党历史分期法)都是如此。既然是民主的“假设”,那么革命的行为和革命的过程也都是对于民主的“求证”。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当民主没有被最后“求证”出来时,人民要“继续”“求证”——就是明智的选择。非但是这样,我们若是把这一个纯粹的中国现象放到国际社会中的大背景中去观察,世界上那么多民主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是一次性成功的事情就可以减轻中国民主革命经历数次而未能成功给我们带来的压力,使我们在研究中国革命问题时抱一种“开放”的态度和“开放”的心理。若是说这样的态度和心理是“民主”式的,那么,我们作为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民运人士就名副其实。
    
    在这一篇文章中,我们无妨先研究一下革命的“否定论”者们所可能遇到的问题。持“否定论”的人虽然没有一个统一的观点可以追究,但是对他们个人所持观点的综合分析便会发现,他们分别是在三个问题上“否定”革命的:否定革命政党;否定革命领袖;否定革命人民。
    
    分析中国革命的过程,人们的确可以发现革命政党在革命后的某一段时间上变成为专制的事实,“否定论”者不研究个中的原委,仅仅在两者之间划了一个等号,就弄出了“革命政党=专制政党”的问题,在研究革命领袖人物时,他们也是划了个等号,提出了“革命领袖=坏人”的模式,自然而然,他们把响应革命政党和革命领袖的号召参加了革命的普通人也当成“上当受骗”的“群氓”。
    
    说到这里,人们不仅要问:“用如此简单而武断的方式所推导出来的结论为什么就有人要信?而且信的人又那么多?”其实呢?这个问题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和革命后社会中“民主的缺位”一事紧密相关,当革命在给中国人民许诺了民主而民主并没有到来时,革命肯定是“有问题”的,对于一个“有问题”的事件作出“否定”式的陈述,那有一种语言的功能,所以,认为革命是错误的观点就很容易流行。
    
    我的看法是这样,革命的“否定论”虽然是很不好的,但是,它也多少清理出了一种价值,在目前,这种价值虽然不是“民主的”,但是却是“自由的”,也就是说持“否定论”的人可以用“革命扼杀了人的自由”的方式剥离出“自由”的价值。在这里,被剥夺自由的人数之多与少,不可以作为判断事物的标准。因为就人类自由的计算来说,一个人的自由可以和全人类的自由平衡。这样的意思被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在1963年柏林墙边的讲演表述为:“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一个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可见,如果我们中国人要在寻找民主的时候,只拿一种个人“自由”的价值是远远不够的,因此,用个人“自由”的观点去解释民主革命是行不通的。在民主革命中,被当成“革命对象”的人失去了自由——这是民主革命不可避免的错误之一,因此,仅仅就这一点去观察整个民主革命是及不妥当的。民主和自由的区别在这里意义就特别的突出,如果说自由更多地关注人的“个体”的话,那么,民主则是关注“人民”这个“整体”,因此,出现于各国历史上的民主革命扼杀了特定人的“个人自由”是历史的事实,个人自由的失去别说发生在如中国这样的国家,就是在美国——一个最先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中,以黑人解放为名义进行的南北战争即使在打赢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内,美国广大的黑人还继续充当奴隶的历史事实就很典型。在最民主的国家中,民主制度和奴隶制度“长期共存”的历史难道不是事实吗?但是,依着它,难道人们就可否定美国的民主制度吗?
    
    与上述事实对应的是, 在我们中国的民主革命历史中,一部分人像美国黑人那样地失去了自由的事情肯定是民主革命的一种缺陷,但是我们难道能够以此“缺陷”就否认中国民主革命的全部历史和基本价值吗?显然不能!
    
    可见,中国自由主义者用“否定论”的方式和方法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全盘否定”是非常错误的,这样的行为非但不能够给广大中国人自由提供帮助,反而在客观上为中国人的自由的减少推波助澜。因为在现代条件下,保障公民自由的最有效的手段和方式是取决于民主的政治制度,没有它,一个国家或者社会即使存在着一定量的公民自由,也会最后地流失殆尽的。就这样的意思去观察问题,某些中国人把西方人20世纪的一个命题:“当民主妨害自由时”“引进”到中国来,并且以此而大做文章,就不合时宜。
    
    2007-11-20《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1/2007112108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