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接班人”与“雇工”/武振荣
(博讯2007年12月09日发表)

    

    在我们中国,人们一提到民主,专制主义者总是用“别拿西方说事” 的话来反对之和搪塞之。因此,具有民主意识的人一旦涉及到权力分 立、宪法体制、法律制度、民主选举等问题,反对的人手里最有效的 “武器”就亮出来了:“这都是西方社会的民主,与我们中国何 干?”久而久之,这样的事情就好象形成了一个反对民主的“盾 牌”,只要遇到民主的东西的“进攻”,它就会被人“亮”了出来。 说起来也是,这一面“盾牌”确实有用,因为中、西方社会的确存在 着巨大的差别,聪明人似乎不可以无视差别地谈论问题。既然情况是 这样,那么,我们瞧一瞧这一面“盾牌”,一眼就可以发现它上面写 着邓小平的“中国特色”四个大字。

     在这一篇讨论民主的短文中,我为了省去麻烦,不拿西方说事,只拿 中国的“邻居”──韩国说事,上述“盾牌”就派不上用场了。韩国 在地理上毗邻中国,在古代服膺孔夫子文化,风俗习惯与中国也差不 多,况且于清末之际,还是中国的附属国哩,因此,就它说事,完全 不关“西方”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其实,在上一个世纪60年代,韩国和中国一样,都是独裁统治,统治 程度之凶残,一点儿也不亚于中国。但是80年代伊始,韩国开始了民 主化的进程,只过去了十年,韩国就成为一个年轻的民主的国家了。 2002年11月12日,我和邓韫璧先生来到了韩国,不久就遇上了韩国五 年一度的大选,我俩和在韩的中国同胞们在电视上亲眼目睹了大选的 全过程,用“眼睛”看到了“民主”。如果说民主在全世界只有一个 的话,那么,被我们在韩的中国同胞们目睹到的民主,不就是“活生 生”的可以用之于我们中国的民主吗?

    怕是出于老天爷的安排吧,中国和韩国每隔五年都搞一次声势很大的 “选举”。中国是在11月,韩国是12月。在韩国,当我们看选举过程 和体育竞赛是一个模样时,对比地分析一下“中国式”的共产党“选 举”,就知道什么是“水货”了。

    12月19日,是韩国的大选日子,我写作这一篇文章时,大选已经是很 热了。大国家党“选举对策委员长姜在涉”在助选中说:“总统就是 国家的上层雇工。象李明博这样干实事的雇工脸上会沾上煤灰,指甲 缝里也会有污垢。什么都不做,身上没有沾上一点儿灰尘,而且还化 妆的雇工要来做什么?”(《朝鲜日报》《我们可以比中国、迪拜做 得更好》)。

    好了,就这一句话,我以为是说出了民主的最经典的意思。把总统 ──国家政治上最高职位──的人看成是国家的“雇工”,表明了韩 国人民在民主上的创新。既是“雇工”,那么,根据“雇工”规则: 国家作为“雇主”选择更好的“雇工”就是选举之真实意义。于是, “择优录取”的意义就寓于选举的过程之中。但是,同任何事情一 样,所有可以充当“雇工”的人,都可能认为自己是“优秀者”,这 样,到底谁更“优秀”──就是选举要干的事情。在这里,为了公 平、公正其间,选举就“假定”得票最多者为“优”,选票──一张 白纸──就这样地写下了意义;而这样的意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它就是古今中外的人苦心孤诣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得票最多者是 不是最优秀的人的问题(它是一个“哲学问题”,意义深远,悬而未 决)在这里被“假设”中的“优”给解决了:得票最多者优,其效果 就如体育赛跑竞赛时所立的裁判规则一样:达到终点所用时间最短者 即优。

    “雇工论”还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雇用工人”的年限问 题,一旦被“雇用”的人年限一到,他就得无条件的“下岗”。因 此,在他“上岗”的那种一刻就种下了“下岗”的种子,国家“高层 雇工”“能上能下”的事情就这样的给决定了。

    对比地看我们中国的事情,坏就坏在中国的高层“下台”不“下 岗”。毛泽东、周恩来死在了“岗”上,使他们自己的死同历史上的 王朝统治者一模一样,邓小平据说是“吸取”了毛的“教训”,把屁 股从“岗”上“撤”了下来,但是,到死却没有放权,非但是这样, 在毛泽东“错误”了的地方他甚至走得更远,毛在死前,只是定下了 他自己的“接班人”,邓小平不但定了“接”自己“班”的人,而且 还定了“接班人的接班人”。于是,在汉语中就产生了“隔代接班” 的怪现象。现在,我们就生活在它之中。

    因此,中国要民主,或者说“民主”在中国要成为一个“好东西”, 就一定要破除“接班人”制度。对于中国历史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中 国的“接班人制度”是在秦始皇手里完善的,秦始皇对自己的称谓有 一种解释:“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 无穷!”(《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国共产党口口声声称自己是 “革命党”,我的天啊!“革命党”在今天却采取了秦始皇的“接班 人”制度,不就是一种讽刺吗?

    就此而言,在中国立即废止“接班人制度”,使所有欲在政治上有着 最高追求的人都统统变成“国家”“待雇”的“雇工”,并且在公平 选举中向人民展示自己的“水平、能力、本事和人格”是当务之急, 用中国的俗语讲:“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在抱住“接班 人制度”不放的时刻,说“民主是个好东西”就等于毛泽东所批的 “屁话”了。

    “选举”的“选”字,顾名思义是“挑选”的意思,是在不同的东西 中只取一个的意思。因此,民主的政治选举要有意义,就必须在不同 的人中“挑”,于是“选举”的前提就是“多”而不是“一”。政治 选举──为什么在“多党制”存在的社会里是“真”,在“一党专 制”的国家中是“假”,原因也在于此。因此,如果胡锦涛的文胆 ──俞可平新近所说“民主是共和国的心脏”之话是对的,那么,要 使“共和国的心脏”不在“心肌梗塞”病发时“坏”死,实行“多党 制”就是救治中国的唯一“良药”,中国的最高当权派有什么理由拒 绝之呢?

    今年年初,中国领导人心血来潮,忽然说中国要学习“韩国的新农村 运动”,于是派过来一大批公费旅游者,大概来了有几批吧。公费旅 游者们在给韩国人留下了恶劣影响之后没有下文的就完了。也就在这 个事发之时,我写文章说,中国是要学习韩国,一点都不错,但是与 其学习韩国的“新农村运动”,不如学习韩国的民主选举运动;而要 作到“学以致用”,中国就应该立即废止“接班人”制度,以便于建 立起“国家雇工”所遵循的“择优录取”原则。

    前一向,《博讯》上刊登了李志宁《中国御用学者其实抽了民主的 筋》一文,转述了著名的美国学者黎安友教授的论述,依据黎教授的 意思,民主的“筋”就是:“把选择政府的权力交给人民,实行民 选,这是已经谋取到政治权力的中国统治者们最忌讳的”。目前,中 国不是没有民主,而是民主被“抽了筋”。我们都知道,没有被“抽 筋”的民主,那好象是中国式的“龙”,它可以腾云驾雾,出入六 合,游之四海,而没有了“筋”的民主,就成为一条爬在地上的 “虫”了,虽然它活着,有气有息,但只能终“蠕动”。可见,民主 是“龙”是“虫”?就凭这一根“筋”!

    就人类的历史看,起初人民并没有“选择政府”的权力,是“民主革 命”给了人民这种权力,成功的“民主革命”迫使政治上的最高当权 派把“选择政府的权力交给人民”,所以在所有进行过“民主革命” 而人民又没有拿到此权力的国家中,恢复和发扬“民主革命”的精神 就意味着要“补”上民主的那“一根筋”──上述这些,要以韩国为 例子来说事的话,那么,在90年代以前,它就是韩国持续不断地充满 激情的要求民主的学生运动、市民运动和光州人的“英勇造反”,在 90年代以后,它又表现为被严格限定时间的法定政治选举运动和随即 而发的公民政治抗议活动。也只是在这种民主的持续的、不断的“活 动”、“运动”中,韩国──这一条“亚洲之龙”才给“腾空而 起”,使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在不到30年的时间内成功地跻身于世 界发达国家之林,而同样是朝鲜民族的朝鲜,却和中国一样地被浸泡 在专制、愚昧的苦水之中。

    一句话:是民主的“国家雇工”制度繁荣了韩国,是“接班人制度” 抗坏了中国和朝鲜。在中国“接班人”制度还披了一个“党”的外 衣,表面上好象不太“封建”,在朝鲜它是“赤裸裸”的“血缘”式 的,不废止,怎么了得!

    (2007-12-08)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2/2007120910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