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香港民间电台遭取缔:奴才式的守法觀念/吳志森
(博讯2008年01月16日发表)

    
    民間電台被控非法廣播,裁判官裁定《電訊條例》違憲,撤銷被告控罪。律政司以技術理由,要求暫緩執行,研究上訴,獲得接納。在上訴期間,法例依然有效,並未出現真空,任何人違法都可以被檢控。本來,稍有政治智慧和常識的官員,正路要做的工作,除了準備上訴的理據外,更重要的,是要研究修改法例的方案,把這條殖民地時代的嚴苛惡法納入正軌。
     (博讯 boxun.com)

    法律要體現普世價值
    豈料,律政司長卻捨正路而弗由,節外生枝,向法庭申請緊急禁制令,把法院擺上,放在紛爭的漩渦中。民間電台聯同五位泛民議員,不理禁令按原定計劃開咪廣播,律政司於是向法庭提交文件,準備向有關人等展開法律程序。
    事情的是非對錯本來相當清楚,但兩個律師會卻發表聲明,口徑相當一致,指法庭頒佈了禁制令,已成事實,無論訴訟人同意與否,都應遵守。這種立場,使人憂慮,更使人懷疑,法律工作者經常掛在口邊,「不但要秉行公義,還要有目共睹」的原則,究竟,是不是一句空話?
    法律制訂了,禁令頒佈了,就要不問理由不問公義嚴格遵守,這只是奴才式的守法觀念。法律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與倫理道德社會規範密切相關,也在不斷演化與時俱進。文明社會的法治觀念,更要審視每一條法律,有否違反更高的原則,包括自然公義,基本人權,當然也包括憲法,社會國家的根本大法,在民主自由的社會,理應體現人們最珍視的普世價值。故此,已經存在的法律也可能是違法的,違了法的法律,當局不但拒絕修改,更一錯再錯,用申請禁制令這些旁門左道的方法來進一步妨礙言論自由基本人權,這不是應該受到譴責,包括用不惜「違法」的公民抗命方式來挑戰嗎?
    公民抗命是社會進步的動力,古今中外,例證多不勝數,美國黑人民權運動最能說明。一九五五年,黑人女工羅莎.帕克斯在公共巴士拒絕讓座給白人,結果被捕,觸發全城黑人拒坐公共巴士,「罷乘運動」轟轟烈烈地開展了三百八十一天,最後,法院裁定公共汽車種族分離法律違憲。一九六○年,黑人青年堅決要進入白人酒吧,被毆打驅逐,「入座運動」亦造成全國風潮,多名黑人青年被捕入獄。馬丁.路德金以「填滿監獄」為號召,把鬥爭進行到底。如果不是黑人挑戰不公義的法律,種族平等的民權法,不知何時才能制訂通過。
    
    
    
    國內現公民抗命雛形
    如果認為年代久遠的老外例子不合國情,讓我們放眼祖國。廈門居民違法散步反對興建PX化工廠,上海市民違法集會反對磁懸浮火車太近民居,以及大大小小形形式式的維權運動,都是公民抗命的雛形,還會繼續發展下去。
    兩個律師會的成員,都是飽學之士,發表聲明之前,稍稍讀一下隨手拈來的現成例子,說不定,你們的論據會更有說服力一些。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1614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