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金燕如是说(7):怯懦大国的悲歌 /李俪洋
(博讯2008年02月12日发表)

    悲歌更多文章请看悲歌专栏
    
     谦慈啊,莫哭,你有一个淑雅的名字。 (博讯 boxun.com)

    叫这个名字的孩子要有静静浅浅的微笑!
    你才三个月大哟,饿了?冷了?要学会坚强,
    早当家,照顾爸妈。
    
    
    你出生在一个叫怯懦大国的地方:这里的人大都怯懦。
    这里发生过很多事。。。从那时起,一代又一代的怯懦之徒,在这片土地上应运而生。
    
    你看那些,
    一边嘟囔着“现在土匪在公安”一边上访的人,他们想到土匪窝里,向山大王讨个公道。
    
    再看那些,
    一群专家们奋战在古今中外的辞海书山间,他们要为暴政梳理出存在的合理性。
    
    他们都说那“怯懦”只是历史,我却说这“怯懦”已溶进他们的血液。
    
    真的!
    
    再来一次AB团,他们只能歪着被砍剩一半的脖子求饶:我不是AB团,留我半个脖子。
    
    再来一次延安整风,他们只能排着队,轮着个儿上台背诵:我们全是特务。
    再来一次镇反,他们会围观曾为他们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的抗日将士的枪毙大会。
    
    再来一次土改,他们会把富有的叔婶一刀砍死,分其所有。还说:我是不想他受更多的折磨!
    再来一次反右,他们会选出最耿直的百分之五的书生去驯化,冷笑道:这叫阳谋。
    
    再来一次三年人为灾害,他们会互换儿女充饥;然后说:这是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
    
    再来一次文革,被打的人死前喊:毛主席万岁;打人的人却回答:是毛主席让打的。几十年后死者家属还说自己是毛主席的好学生,然后大家一起缅怀毛的伟大。
    再来一次六四,他们会偷瞅着刽子手带血的钢刀,附和凶徒说,这只是一场严重的政治动荡。
    再来一次法轮功,他们会看着3000虐待致死的名单,庆幸自己没练功,笑称:真善忍?打死都不会撒谎写检讨?傻透了。
    
    这里,你得容忍不公;你得附和撒谎;你得不断帮凶;然后,小心翼翼地活着。
    这里,真诚的人,你会受苦;替天行道,你颠覆国家;指鹿为鹿,你泄露机密。
    这里,良心捂上,才能活出情调;男盗女娼聚赌吸毒,才能发泄不平;家有当官的,才能财色丰收;看清装戏,才能合理社会;沉迷游戏,才能忘却当下。
    
    谦慈,在这怯懦的国度里,有个叫周云蓬的叔叔,他是位四处流浪的歌手。他唱道: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呀。。。呀。。。呀。。。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爱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
    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
    呀。。。呀。。。呀。。。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
    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
    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
    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啊。。。”
    
    
    在天上,很多等待轮回的孩子,听了这首歌,哭着飞走了。他们怕做这怯懦朝代的“中国孩子”;可还有没听到的,摇摇晃晃地去了怯懦的人家。。。唉!
    
    怯懦的人啊,
    他们不关心自己的现状、他们不爱护自己孩子的未来、他们不能感受同胞的痛苦、他们不团结、他们不抵抗。。。当狼咬伤他们,他们不敢反抗,却把怨气渲泄到绵羊的头上。
    怯懦的人们,继续培养着怯懦的下一代。
    
    
    而你呢,谦慈,你为什么赶来作我们的女儿?
    你才三个月大哟,缺少奶粉、缺少阳光。。。
    但你是个幸运的孩子,我这样想。
    你有我们这对真性情的父母,
    你无需去继承怯懦。。。
    做怯懦大国里不怯懦的孩子、不怯懦的人,必定异常艰苦亦异常高贵。
    
    我们的名字,会与良心写在一道,
    不久之后,人们会指着你说,这是共产朝代里的小萝卜头哟。。。
    是的!你要这样大声地回答。
    
    唉!谦慈,改日我们来讲个快乐一点的童话。。。
    
    
    胡佳被捕、曾金燕被困的第47天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177天 2008年2月12日
    
    (如果曾金燕有书写和发表的自由,那么她会在她的博客“了了园”中,作怎样的书写呢?剥夺一个“护夫”女人哭嚎的权力,这激怒了另一个女人----我。这就是我的抵制和抗议方式:捡起曾金燕的接力棒,继续说她不能说的话) _(博讯记者:李俪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2/2008021216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