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两会后重罪轻判陈良宇,胡江曾政治交易的信用证/昭明
(博讯2008年04月18日发表)

    [彖语:陈案避重就轻,回避土地腐败问题,重罪轻判的事实说明,陈良宇已将全部现金罪证转移到国外,并且服从胡江曾政治交易的大局,向胡服软认错,可保儿子太太一条生路。三、五年后,陈良宇就可保外就医,变相获得自由。胡锦涛办理陈案的原则是获取并巩固自己的最高权力地位,而不是反腐败。陈案的规模可大可小,量刑可重可轻,放在两会之后审理,作为政治交易的信用证,可以掌握主动权,胁迫江、曾按事先约定的交易行事,保证十七大与两会是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强拆民宅、土地腐败不是不可以,而是上海帮与太子党不能再独占利益,团派必须有份,且占大头。两会后,失去了江、曾的屏障作用,胡锦涛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上海模式的土地腐败事实,动摇了中共政权的执政基础,胡锦涛明明知道,但却刻意回避,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共产党的气数已尽!]
    
     据理力争,无罪也重;花钱疏通,重罪也轻。横批:可重可轻! (博讯 boxun.com)

    
    以上一条形象地描绘出目前中国公检法系统内的潜规则。所谓法律,只是公检法系统污吏们生财之道的有效工具。将以上这一条稍微改变一下,就很好地反映出胡锦涛审判陈良宇案的潜规则。所谓反腐败,只是政客们争权夺利的有效工具。
    
    据理力争,无罪也重;政治交易,重罪也轻。横批:可重可轻!
    
    陈良宇被判18年,公诉方指控陈良宇犯有三宗罪——受贿、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其中受贿四项,总计收受金额折合人民币239万余元。然而分析一下就可以看出,四项受贿中,除了第一项,接受港商杨崧才五次行贿,共23万港元、10万元人民币外,其它三项都非常勉强。然而就是在受贿罪证如此勉强的情况下,当陈良宇的辩护律师围绕“玩忽职守罪”与公诉方争执不下时,陈良宇竟然主动对律师说:“你们别争了,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有责任的”,更为神奇的是,在庭审时的最后陈述中,陈良宇竟然向党交心:“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上海人民,对不起我的家人。”
    
    以上事实说明:
    
    第一,胡锦涛并未掌握多少陈良宇的现金罪证。单从公诉方掌握的现金罪证上看,陈良宇简直就是党的廉洁的模范优秀干部。然而事实是不是这样?
    
    第二,只要从陈良宇及其亲属朋友就上海土地合同诈骗以及金融诈骗的基本犯罪事实规模来看,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陈良宇所有的受贿现金证据都已转移到国外的银行中,应该是数十亿,甚至是上百亿的规模,密码只有两个人知道,陈良宇本人与其儿子陈维力。因为纵观各个地级城市的区长受贿规模,至少也是数千万上亿元,何况陈良宇他这个政治局委员、上海江泽民的大总管了。没人会那么傻,中纪委专案组监听上海两年,上海帮还会将现金罪证留在国内,等雷劈啊,等着政治对手搜集证据定罪用?!上海帮一干人马早都将自己的儿女移民国外,财产转移国外,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不至于全家都被中纪委抓起来当人质要挟,无论是陈良宇、王维工,还是韩正,都一样。
    
    第三,陈良宇向党交心认错(而不是认罪),表明已经有人向其交过底,他的案件是胡、江、曾整个十七大政治交易的一部分,如果因为胡锦涛没有掌握其现金证据而去据理力争,只能是“无罪也重”的后果,而若能放弃部分个人利益,去服从胡、江、曾政治交易的大局,向胡锦涛认个错,就会“重罪也轻”!儿子与太太还能有一条生路。三、五年后,胡锦涛权力巩固,已经达到杀鸡猴惧的效果,且陈良宇影响力尽失,就可以保外就医疗,变相获得自由。
    
    第四,陈良宇案的最核心部分本应是土地合同诈骗以及金融诈骗,强拆民宅,侵犯掠夺平民百姓的经济利益,动摇中共党的执政基础,祖籍上海的香港居民沈婷与维权律师郑恩宠已经将陈良宇、江泽民儿子、外甥的违法犯罪事实调查得一清二楚,并公之于众,然而中共纪委与检察机关却对此避而不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胡锦涛查处陈良宇,根本不是什么反腐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而是彻头彻尾的争权夺利。强拆民宅,掠夺平民百姓的利益不是不可以,而是利益不能都装进江上海帮与太子党的口袋,必须有胡锦涛团派的一份,还得是大头,谁让现在军委主席、国家主席、总书记都已经姓胡而不再姓江呢?!这就是中共党上层建筑的潜规则,你陈良宇不明白这个潜规则,就要付出代价!上海帮若是能早点识时务,将上海在“改革开放”中所获得暴力的百分之六十拿出来,作为干股奉献给胡大公子胡海峰,上海帮何至于落得如此地步!
    
    第五,两会之后审判陈良宇,作为十七大政治交易的信用证,对胡锦涛最为有利,可保证十七大是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陈案的规模可大可小,量刑可重可轻。因为胡、江、曾十七大的政治交易中的人事任免将在两会中落下帷幕,如果太子党党首曾庆红按交易在两会中全面退出,上海帮江泽民按交易交出权力,不再背地里搞出什么新花样,陈良宇案的涉案规模就可小,可保证不涉及会导致死罪的上海土地腐败、金融诈骗案,可保证不牵连江泽民的儿子与外甥,如若不然,就将陈案做大,一网打尽太子党与上海帮,当然之后胡锦涛也很难再从上海模式的土地腐败中获得任何利益,这是两败俱伤!
    
    第六,两会后,江、曾全面退出决策层。失去了江、曾在台前的屏障作用,胡锦涛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中共屠戮西藏,嫁祸精神领袖达赖,奥运圣火传递不力,人权状况遭到国际社会一致谴责,就是最好的证明。
    
    第七,“陈良宇判了,静安东八块又开始强迁了”,上海模式的土地腐败事实,动摇了中共政权的执政基础,胡锦涛明明知道,但却刻意回避,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共产党的气数已尽!
    
    (象其他许多老党员一样,官场观察洞察到中共的执政基础已经动摇,政权已经摇摇欲坠,尽管官场观察一再作出预警,然而天象已定,中共的气数已尽,官场观察只能一如既往地将这一过程背后的黑箱操作记录下来,呈现在读者眼前。)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814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