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唐元隽:杨佳为什么得到那么多人同情?
(博讯2008年07月12日发表)

    唐元隽更多文章请看唐元隽专栏

     上海袭警事件中的杀人者杨佳,虽然被捉,但案件还在网上讨论,且越来越有深度,给人们足够多的想象空间。从法治和人道的角度出发,随意剥夺他人生命都是不可取的。即使有相当怨恨,也应通过法律程序解决,但这场事件中死去的警察(有些是无辜的)为什么没有唤来足够的同情,悲悯和哀悼?而民众对于杨佳,却不是将他作为“杀人犯”而是授予其“大侠”的称呼。相当多的网民,以留言的方式,对“凶手”表现出尊敬。这同以往人们对待杀人刑事案件的态度截然不同。

     如此惨烈的结局:一介平民,单刀奔赴武装到牙齿的公安局,奋其身豁命搏击,斩六警又伤数人。虽古代勇士,如荆柯聂政亦不过如此,他如何会有这样大的勇气和怨恨? (博讯 boxun.com)

    这个事件的关注点不在他如何点燃自制的燃烧弹,如何闯入警局,如何事先谋划,而是从网民情绪可看出的社会内部严重的对立。要想解释民众的情绪,必须深究其事件背后的社会原因和制度因素。从民意表达中可得出这样的结论。人们对杨佳的同情,是基于他们日常生活经验,他们许多人往往受到过不合理、不公正的对待。中共总体上实行警察统治,民众力量处于弱势,而中国人在中共的统治下,逆来顺受已久。中国普通民众的“被剥夺感”,是一个常年累计的结果,他们没有“反感和怨恨”的发泄渠道,杨佳的出现令他们精神一震。在当下中国,民众和政府的对立感非常强烈,他们对政府基本持不信任态度。官民矛盾已经成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之一。

    在西方国家,类似于中国公安警察的角色一般是地方力量,不归中央政府管,雇用警察的费用基本上是由地方纳税人出。每个警察知道,给他发工资的是他服务地区的选民,他必须遵守法律,维护地方治安,才能保住饭碗。媒体也能有效监督警察的工作。警察所依赖的是法律和选民。而中共警察是由共产党出钱养的党卫军,虽然也负责维护社会治安,但从性质上说是共产党镇压机器的一部分。它主要的职责是监视和压制民众的不满,是维护特权阶层利益的“专政铁拳”。这决定了中共警察与民主国家警察有本质上不同——他们根本上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在这样统治下,社会不断孕育着动荡和危机,民众与政府暴力机关之间的对立达到了如此紧张的程度也不足为怪。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发展,由于社会不公,造成一个群体之间没有共识和存在普遍对立的社会。中共依靠暴力打压所有异己力量,这就决定他不能成为社会整合者,很难修补社会裂痕,也就无法走向平衡与和谐。

    从一般意义上说,杨佳的杀人行为不仅是为伸个人冤屈,发泄不平之气而挺而走险。除个体意义之外,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被理解成向中共警察机关,即极权制度基础发出的暴动和反抗。他用一个人的力量突袭了公安局,也为后来许多性格刚烈,同时受欺受辱的国人留下了榜样。中共一定会以“杀人罪”对杨佳“正法”,杨佳也一定会视死如归。古人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一个法治不健全,平民有冤无处伸的社会里,这也许是他们认为维护做人尊严可走的唯一道路。这是可悲的。中共应从这一事件中真正反省,如继续实行一党独裁,拒不变革,经济发展只会导致贪者愈贪,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弱者愈弱,贫富差距越大,社会日益不公。受辱受气者,不甘如此做人,挺而走险,奋起反抗,刀光血影的时代会临近。

    (2008.07.10)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1203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