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垄断油企连“口红”也不要了/童大焕
(博讯2008年11月19日发表)

    
      据说经济发展有一个著名的“口红效应”:每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口红和领带反而逆势畅销,不是男男女女越在危机时越要展现生命的亮丽,而是人们在用一种无声的语言向各自的老板争相传递类似的信息:我比以前更加积极,更加卖力,随时准备为了公司去会见重要客人、争取订单。
     (博讯 boxun.com)

      在当前中国,外部需求减弱和自身周期调整的双重压力之下,解放民生、民力,降低企业成本就成为社会关注的改革重点,这个时候的行政垄断企业是不是也该抹一点口红秀一秀身段,讨一点口彩呢?答案却是令人遗憾的。
    
      据《国际先驱导报》的消息说:美国媒体称中国油价“高烧不退”,令世界瞠目。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纽交所原油结算价已经从7月11日创纪录的 147.27美元/桶跌至54.67美元/桶。各国油价跟随国际形势,迅速作出调整,全球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俄罗斯,早已多次要求石油巨头降价,甚至根据《反垄断法》,对俄两大石油巨头处以“不超过违法收入4%”的巨额罚款,原因是其没有及时根据国际油价变化下调成品油价;美国的成品油价也紧跟下调,平均售价跌至每加仑2.3美元(约合人民币4.15元/升),如果再减去30%的燃油税,仅为人民币2.91元/升。
    
      全球一片降价声中,中国油价却坚挺异常,百姓和中小企业翘首引颈,垄断油企却“固执”地按兵不动。北京地区最近一次涨价是在10月7日,93号汽油和97号汽油最高零售价格分别为6.37元/升和6.78元/升。此后,无论国际市场风云如何变幻,中国国内油价一直居高不下。
    
      目前国内成品油零售的定价机制是由发改委来确定指导价,然后在指导价的基础上允许企业略微上下浮动(8%左右),指导价是按照“原油加成本”的定价机制来决定。这样一种机制,实际上是政府被企业推着走,涨价时,中石油这样的企业必然会极力向国家提出调价建议,甚至在半夜三更都会突然出台涨价决定。然而面对原油价格大跌,它们可就连口红和领带都不要了。中石油赤裸裸地把责任推给发改委:中石油集团相关负责人士表示,油价由国家发改委调整,此前并不会提前对外通知,目前也表示没有收到调价通知。寥寥几句,轻轻松松就把民生和企业生存压力忽悠掉了。
    
      另有消息说,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11月18日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透露,中国政府将马上开征燃油附加税。该研究所另一研究员认为,今年12月1日或明年1月1日都是很好的开征时间。也许有关方面不下调油价是为了给开征燃油税后的油价上涨腾空间?但开征燃油税与油价下调、打破垄断是并行不悖的几件事,难道没有国际油价下调就不能开征燃油税,更不能打破垄断?可见,惟有坚持不懈地唱响“打破垄断,还利(高额资源税)于国”的口号并不断付诸行动,国家与国民经济发展才能真正“减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1/20081119206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