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武文建:是谁打死了19岁的高中生?
(博讯2009年03月18日发表)

    
    据报道,19岁高中生徐梗荣在接受审讯期间,遭到公安人员的刑讯逼供迫害,结束了青春的生命。19岁的生命死在象征正义的警 察手里,更死在草菅人命的制度下。
     (博讯 boxun.com)

    我们知道,没有良好的制度制衡人的行为,每个人都会产生罪恶;一个保护“恶”的制度,每个人都可能成为魔鬼。
    
    可以说,中国自古到今草民进了衙门没有不挨打的-----打人至少是重要的审讯程序。这个制度就是保护打人者的制度,国人又从来没有敬畏生命意识,可以想象,有多少冤死鬼在荒野中哀鸣?
    
    当下公安审讯程序规则是怎样的呢?首先,犯罪嫌疑人一进局子则完全丧失了人的最起码的“生存权”。在羁押期间,犯罪嫌疑人不允许请律师过问案情,也不允许与家人见面。在公安局结了案移交检察院也是如此。只有到了法院才允许请律师,开庭时才可以看到家人旁听(以前政治案件大多都没有家人旁听,属于秘密审判行为)。案子到了法院才请律师对案情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呢?回答是基本没用的,律师仅仅起到象征性的公平花瓶作用。
    
    法庭审理案子根据检察院的起诉及审理卷宗,检察院是根据公安的审讯记录。可见,公安对案情的定性至关重要(公安往往推辞说,案子的结果如何还要取决于检察院和法院,总之,有好处时都能往自己身上捞,不利时都能推,实乃怪圈也)。公安审理案子的最初阶段(刑侦期间)就是暴打嫌疑人,打得差不多了(该招的招了,抗不住的,不该招的也招了)才移交预审科审理。预审科相对比刑侦期间往死里打人现象少一些,如嫌疑人翻供,受二茬罪再受二遍苦是无疑的。
    
    请注意,虽然现在取消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公安名言,但,坦白没什么从宽,抗拒依然是暴打的审理惯性依旧。屈打成招和打死人事件屡屡发生------尤其是在小城市和边远地区更普遍。
    
    政治制度的优与劣直接体现在公检法制度是否完善。一句话,当今政治改革不是改不改的问题了,而是必须改了。如再不政改,天下大乱,指日可待!
    
    
    2009/3/17
    
    
    19岁高中生被疑杀害女同学 受审时猝死公安局
    
    http://news.qq.com/a/20090316/000095.htm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1803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