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他在七.五事件前就预警:专访维族NGO工作者海莱特
(博讯2009年07月24日发表)

    
    来源: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新疆维族知识分子海莱特在七五事件前一天就向新疆领导部门提出预警,但未被採纳。他目击现场,认为组织者是南疆非法宗教组织「伊扎布特」。事件诱因是推行双语教育和政府组织维人外出务工。
    
    新疆乌鲁木齐,七月五日,一群有组织的维族暴徒针对汉族人的袭击,造成了巨大伤亡;七月七日,愤怒的汉族人大反攻,也给维族居民带来巨大恐慌。这两个日子后,新疆的民族裂痕,已经无法迴避。
    
    海莱特·尼亚孜和伊力哈木,因为他们坚持在互联网上用汉语撰写文章,这几年已经成为众多网民关注的维族知识分子。他们的文章成为新疆之外的中国人,了解新疆的重要窗口。海莱特在网易和凤凰网有两个博客;伊力哈木创办的维吾尔在线,则是当前最大的以维吾尔为主题的中文论坛。
    
    海莱特生于新疆长于新疆,对新疆问题既有切身感受,也有系统研究。广东韶关事件发生后,他关注网上维族人的反应,判断出七月五日要出大事,于七月四日下午八点,向有关部门提出预警;并于七月五日上午十点,面见新疆自治区政府主要领导,当面提出三条建议,可惜未获得採纳。七月五日下午,他根据现场观察认为,七五事件的组织者可能是活跃于南疆的非法宗教组织「伊扎布特」。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海莱特接受亚洲週刊专访,以下是访问摘要:
    
    你是什麽时候觉得七月五日可能会出事?
    
    广东韶关的事情出来以后,我就感觉要出大事、要流血。因为在韶关事件之前,新疆已经有了要出事的苗头。韶关事件之后,我在博客里一共写了三篇文章分析这个事情的影响,分析下来,越发坚持了这个判断。
    
    你是否认为七五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从目前来看,确实是有组织的。至于预谋,从六月二十六日到七月五日,这麽长的时间也够了。但最关键的是,政府没有採取一些及时的措施,避免事态的恶化。七月四日,我一直在听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那天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他们确实有点不一般,几乎所有的头头脑脑全都上来讲话。
    
    晚上八点左右,我给政府部门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我说明天要出事了,你们应该採取一些措施,也把热比娅讲话的网址给了他们,让他们听一下。他们说会向上汇报。第二天上午,我又打了电话。十点左右,在一个朋友陪同下见到了自治区政府的主要领导。我对他说,作为一个有良心的正常人,我有必要提醒你,今天肯定要流血,赶紧採取措施,启动紧急预案。然后我又提了三条建议,
    
    第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出来发表讲话,必须要在中午十二点以前;第二,通知民族聚居区的汉族商人,早点关门回家;第三,你能调动多少部队就调动多少部队,首先把民族聚居区隔离起来,在一些关键路口进行封锁、巡逻,下班以后戒严。这位领导当时表示,要打电话请示。结果三条建议一条都没被採纳。其实四日那天,我也不是最早向有关部门提出预警的人。四日下午六点多,已经有人提出过预警了。
    
    你说韶关事件之前,新疆已经有了要出事的苗头,这是指什麽?
    
    之所以发生七五这样的事情,直接诱因有两个:一个是推行双语教育;另一个就是政府组织维族人外出务工。这两个政策都有很多维族干部反对,但是谁要是敢说出一个「不」字,马上就要被处理。推行双语教育首先受到衝击的就是以前搞民族教育的教师,几万名教师因为汉语不过关面临下岗,搞得基层教育人心浮动。
     至于组织维族人外出务工,在民族主义者眼中,开什麽玩笑都可以,但是开女人的玩笑不行。最早组织的几批外出务工人员,几乎都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当时地方上的一些长老就说话了,「这些女孩子一百个里面有六十个会做婊子,四十个会嫁给汉族人」,这引起了很大的反感。政府在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第一,没做好思想工作;第二,没有想到这是一个牵一髮而动全身的事情。
    
    在推行这两项政策之前,新疆的民族关系如何?
    
    五十年代,虽然毛泽东批评过新疆的大汉族主义,但是当时的新疆民族政策没有走向破裂。就是近二十年以来,新疆的民族关系越来越紧张。王乐泉书记上台以后,採用高压态势,不能容许少数民族有任何民族情绪。比如说,一个民族干部,在会议上稍微发点牢骚,就肯定得不到提拔,还有可能被开除。他把反分裂问题看重了,扩大化了。其实,每个国家的边疆省份只要跟外国有点关系,文化的、语言的、人种的,这种分裂倾向肯定有。现在新疆的反分裂斗争,不仅仅是政法机关的事情,而成为全社会的事情了。
    
    那麽这种民族关系的紧张,有没有导致了维族人独立意识的加强?
    
    我父亲就是三区革命的,而且他还是三区革命的军人。按理说,如果说有什麽独立意识,他应该更典型。但是据我了解,连他这样的都没有独立倾向,像我就更没有了。其实,从历史上来看,在沙漠地区的维吾尔民族,很早就进入了农业社会,发展出了非常精緻的文明,它的民族性格,已经决定了它不张扬、不好斗,就在它最强大的时候,也并没有搞什麽扩张。而且,契丹人来的时候,维吾尔人很快就投降了;蒙古人来了,维族人也基本上没打仗就投降了。从历史上看,维族人本身就不好斗,也没有什麽独立的基础。
    
    如何看待东突厥斯坦的提法?
    
    东突厥这个词,本身就不是维族人发明的,而是欧洲人创造,然后被土耳其人发酵了一下,强加到我们头上。我们维族人本身并没有东突厥这样的概念。维族人从历史到现在,都把新疆称为「维族人的疆土」,从来没有人说过新疆是「土耳其的疆土」,更没有人说什麽「东土耳其的疆土」。
    
    既然这样,为什麽很多疆独分子会把东突厥作为理论基础?
    
    以前丝绸之路的时候,维族人还有机会周游列国,思想比较开放。但是后来,海路开通,维族人就处于一个封闭的状态。在这种落后的情况下,容易出现「外面的和尚会念经」。就像我们中国刚刚开放的时候,各种思想泥石俱下,也不知道什麽对什麽错。再加上近几十年本土维族精英始终受到共产党左倾政策的压制,思想得不到发挥。国外一些人一喊「东突厥」,我们民族的很多人就不知道怎麽回事了。
    
    本土维族知识分子如何看待热比娅?
    
    没兴趣。热比娅基本上没什麽思想。
    
    境外势力可以组织七五事件,是不是说明他们在国内还有很大力量?
    
    有,肯定有。我总觉得七五这个事件,是「伊扎布特」组织的,这是一个非法宗教组织,这几年在南疆发展得太快了。这个组织我研究过,是由一个阿富汗人创立,这个阿富汗人死了以后,由他的学生一个巴基斯坦的医生进行重新整合、发展。「伊扎布特」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处于地下状态。一九九七年,「伊扎布特」刚刚在新疆出现的时候,大概只有几百名成员。据有关部门去年公布的数据,这个组织目前在新疆可能已经有上万名成员。
    
    七月五日那一天,我在新华南路一直看暴徒们打砸抢,一百多人,一聚一散,非常具有组织性,而且一律穿球鞋;从他们的口音看,基本上是喀什、和田那边的,不过我没有看到他们拿刀。从他们的口号,我分析可能是「伊扎布特」。暴徒们当时的口号是「汉族人滚回去、杀死汉族人」,除了这些以外,然后就是「我们要建立伊斯兰国家,要严格执行伊斯兰法」。
    
    因为「伊扎布特」的主旨就是要恢复伊斯兰政教合一的政权,严格执行伊斯兰法,属于一种原教旨主义的分支。这个组织非常严密,人员结构也很怪,就是吸收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而且基本上都是农民。其实这个组织非常落后,在维族人中完全没有社会基础,只要稍微受过点教育的,就不会对他们有兴趣。境外渗透过来的这些组织,影响毕竟还是小。因为他们抬不到桌面上来,只要专政部门严厉打击,完全可以打掉。新疆没必要整个社会都搞反恐。
    
    你觉得新疆当前的主要问题是什麽?
    
    我不认为新疆当前的主要问题是民族分裂。新疆当前的关键问题还在经济发展上面。其实所谓的民族矛盾,说到底还是利益的矛盾。去年两会的时候,胡锦涛主席会见新疆代表团时候的讲话视频,我看了很多遍。胡主席也说新疆要重视发展,只是在最后才提了一句稳定。接下来我打算写一系列文章,讲明我的这个观点。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2405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