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问责与“复出”的博弈
(博讯2009年07月30日发表)

    作者:郭巍青
    
     (博讯 boxun.com)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最近印发《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对出现“决策严重失误,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等7种情形的党政领导干部实行问责。这份文件对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官员问责的制度建设,显然是有重要意义的。仔细解读,有三个方面值得注意。
    
    首先是问责的层次进一步提高,地方党委一把手,也被纳入到问责范围中。从2003年开始大规模实施官员问责制以来,很长一段时间中,问责制未能摆脱一种制度惯性,就是问责到副职,不到正职;问责到行政,不到党委。这种选择性问责使得问责制本身应有的积极作用大打折扣,反而带来“丢卒保车”、“官场牺牲品”之类的批评与不满。最近,湖北石首市委书记钟鸣因为对群体性事件处理不力而被免去职务,是问责制度建设中的一个新案例。它表明,地方最高决策者也需要为其决策与管理的后果承担责任。这应当看作是问责制的深化。
    
    其次是问责的事项范围也有扩大。与上面一点相联系,官员问责制在实践中较多地追究行政岗位上的工作失职,现在的《暂行规定》中则进一步强调了“决策严重失误”、“对群体事件和突发事件应对不力”等方面的问责。石首市委书记被免职也是与此有关。显然,问责制度正在从行政执行层面向重大决策层面突进。
    
    再次则是对被问责官员的复出问题,提出了更明确的程序要求与规范要求。主要的包括,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一年后如重新担任此类职务,需要履行正常审批手续,并征求上一级党委组织部门的意见,等等。
    
    最后这一点,显然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和针对意义。过去几年中,被问责而去职的官员以花样翻新的方式“复出”,成为媒体报道和公众讨论的一个热点。问责的力度有多大,复出的反弹力度就有多大。有关部门以及被问责而又旋即复出者本人,甚至觉得这是理直气壮的事情,因为“符合规定”。
    
    显然,这些规定必须改革,否则它就成为问责制的消解剂。如果身负“重大失误”而辞职或免职的官员,换一个地方或者换一种方式继续当官,这样的“问责”非但不能增加政府的公信力,反而是自毁公信力。可见,明确官员复出的条件和程序,使复出环节透明化并接受监督,是整个问责制建设中非常重要的环节。过去对这个环节重视不够,行百里者半九十,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但是真正要吸取教训,还不能仅仅停留在文字规定上。严格的政策法规,在实际运行中只是摆在橱窗里的展览品,这种现象是非常多的。问责制触动到利益,就会引发复杂的博弈策略。政策效果不能凭文件本身来判断,而要在实际的利益博弈过程中来判断。而为了在实际的博弈中保持主动,如何更好地引入公众监督的力量,则是问责制建设中亟待解决的另一个环节。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7/2009073011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