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冯正虎的每日纪实(11月27日)(图)
(博讯2009年11月27日发表)

    
冯正虎的每日纪实(11月27日)

    
     来源:参与 作者:冯正虎
    
     今天是我露宿日本国门外的第24天。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国耻。
    
     凌晨2:15,我迷迷糊糊被手机的震动声呼醒,顺手打开手机,是美国随军牧师熊焱先生的电话。他是天安门广场六四事件中的学生领袖,后来流亡美国,加入教会,于波士顿修读神学。1994年加入美国陆军。1998年攻读神学硕士。后来成为美国驻伊拉克军队随军牧师,现已返回美国。现在日本已是11月27日,但美国时间是11月26日。熊焱牧师特意为一位素不相识的普通中国公民祈祷并祝福。他告诉我:“今天是感恩节,西方社会这一天是家人团聚的日子。但是,你却不能与家人团聚,孤单地在日本的机场里。我感到很难受。全世界很多很多的人都在关心你。”他继续问了我的一些生活情况,我也一一答复。他说:“很多人关心你的艰难处境,我用Email会转告。你要相信,上帝与你同在。”我非常熊焱牧师的祝福。是的,上帝会保佑我-----一个为争取中国人权而艰苦奋斗的人。
    
     2009-11-27 9:00
    
    
     一个中国公民不能回国回家,露宿日本国门外,每天承受精神上的羞辱与身体上的折磨,这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哀,也是全人类的悲哀。有责任保护本国公民的中国政府消失在哪里?口口声声标榜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西方政府为什么也迟迟不吭一声?一个中国公民已在日本国门外露宿24天了,这难道还是中国内政吗?联合国的宪章、国际人权条约、本国的法律、尊重人权的普适价值、政府的正义、良知、责任都消失到哪里去?政府仅是为了权力与资本而存在吗?
    
     或许一个中国公民的生存权对政府来说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都忙着筹建东亚共同体,与哪个大国对抗才是国家大事,等“和谐”的领导人与“友爱”的领导人忙完大事后,再来关心我的小事吧。
    
     2009-11-27 9:30
    
    
     上午10:00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先生从美国纽约来电话问候。我最初知道他,是在八十年代初,当时武汉一本《新青年》杂志上连载他的长文《论言论自由》。我知道,这份杂志是受到当时党内最高领导人的关照。这本杂志主编特意将这几期赠送给我,我现在还保存着这些历史文物。我与胡平先生一直未联系,上月在美国是第一次见面。他虽然长期旅居美国,但在国内知识界的影响力还是很大,一般有声望的人都知道他,一个在自由民主问题上的杰出理论家。
    
     胡平转告遇罗锦的问候,并告诉我,她已发邮件给我,请我查一下。我的短信及邮件很多,但我很快查到转发来的遇罗锦邮件。一封温馨的来信,谢谢她的关心与邀请。我想在我的推特上公开她的来信,与所有的朋友分享她的信心与快乐,看看她的博客。信中有她的联系地址,我会删去,这是她的个人情报,未经本人同意不可以公开。
    
     2009-11-27 12:00
    
    
    遇罗锦的邮件
    
    正虎:
    
     看到你的日记, 我很受教育。起初, 我对你非要回国不可, 甚至不以为然。因为我们很多人在海外是有家不想回, 你是偏要回家。搞不好, 一回国把你关进监狱, 关上几年是什么滋味儿?但是看了你的日记("中国邮政"发来的电子信报道), 我很受教育。因为你在用你的行为向全世界表明:我就是要回家, 我是人, 我有回家的权利。我不仅受教育, 还挺佩服。
    
     美国近年拍过一故事片, 也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一位伊朗人滞留在美国机场一年多的故事. 可你的滞留, 比他更有政治意义, 更生动, 更感染全世界的人。我相信, 有一天, 一定会有制片人找你要拍你这段生活的, 那你不妨自己演自己。
    
     我今天去信, 是想告诉你,假如有一天, 你在机场呆腻了, 不想坚持了的话, 别忘了来德国定居。起码我会象你的姐妹一样欢迎你, 帮助你, 就象当初热心的台湾人帮助我那样。假如当初没有他(她)们的帮助, 不会德语英语的我, 真的一步也迈不动。德国是可爱美丽的国家, 你和你的家人, 下半生体会西欧生活, 不仅不用怕, 那些酸甜苦辣的滋味其实也正是你写书的素材。在外国, 起码可以畅所欲言地写书写文章。我的地址、电话及信箱留给你. 你要是闷了, 可以看看我的博克, 自传小说《一个大童话》的全文都在九月份的贴子里, 还有其他的别人的好文章和链接,它们比在国内发表的小说文章真实大胆好看多了,国内的好书好文章都只好在外国发表呢。
    
     信箱: [email protected] 博客: http://yuluokeyuluojin.blogspot.com
    
     这封信就是对你的支持。多多保重, 祝心情愉快。
    
     遇罗锦
    
     2009年11月27日
    
    
     11:45,国内南京记者王先生来电问候:“我刚从国内网站上看到消息,然后专门搜索了解你的情况,读后令人震惊,竟然有这样的事发生。作为记者,我很想报道这个事件,但你能理解,目前国内的媒体还不可以报道这个事件,但我会一直关注。我看了今年国庆60大庆阅兵式真为中国的强大感到自豪,但一看到你被国内当局拒绝入境回国露宿在日本国门外的事实,我的自豪感一下子没有了。没有想到中国是外强中干,中国政府怎么这样无能?真是中国人的国耻。”
    
     12:30,加拿大的几位华人打来电话慰问,支持我的爱国行为,问我需要什么帮助。
    
     下午13:30,国内四川的知名维权人士陈先生来电话慰问,他告诉我:“我特意开通手机的国际通话功能,就是为了能与你通话。四川民众向你问好,我们都支持你。我们正在抗议上海政府拒绝你入境回国的违法行为。”我谢谢他们的支持,并代我转达向四川朋友问好。
    
     2009-11-27 14:00
    
    
     下午16:00,我有点疲倦,坐在椅子上闭着眼正在休息一下。忽然听到在隔壁的咨询台,有一位老先生用中文大声与全日本航空公司的服务员小姐说他要转机的情况,这位小姐不懂中文,这位老先生说得更急了。我睁开眼,就去帮助他们。原来这对老夫妇是从美国华盛顿乘飞机过来,要转机回中国,还有三个小时,但不知道怎么转机。我把他们的情况告诉服务员小姐,他们不需要入境转机,而是现在就可以转机。服务员小姐查出他们所乘的航班,知道登机口号码。就直接领他们登机去了。这位老先生谢谢我,还告诉我,他认识我,在纽约的报纸上已看到我的报道,还有照片。我祝他们:一路顺利。
    
     2009-11-27 17:00
    
    
     晚上18:30,加拿大航班的一位空姐拖着一个随身旅行箱,拎着一个纸袋,微笑地朝我迎面走来。在我的暂住地,将这个纸袋送给我,并从纸袋里取出报纸,告诉我:“这张报纸报道你的情况。”我一看,英文报纸(CANADA WORLD)头版报道,还有我的一张大幅相片。纸袋中,还有一包pampers牌湿纸巾、一包各种饼干及几根棒头糖。我最高兴的是,看到这张英文报纸,我知道报道我的报纸、电视台已经很多,但我住在这个封闭的环境一张报纸也没有,电视也没有看,这是我看到报道我情况的第一份报纸。我对她说:Thank you very much. 她祝福我:Good luck.
    
     她走后,又回来,送两小瓶洗发香精给我,或许她也知道我已很久没有洗发了。但是,很可惜,我在这里没有机会用她送的洗发香精。我再次感谢她。她走后,我取出一根棒头糖,回味孩提时代吃棒头糖的感觉,我现在也成了被各国民众关爱的小孩了。
    
     2009-11-27 22:00
    
    
    
    冯正虎
    
    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
    
    
    附:一张相片。
    
    
    冯正虎的联系方式:
    
    日本手机:0081-80-3445-7210
    
    手机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的推特:http://twitter.com/fzhenghu
    
    护宪维权网:http://fzh999.net
    
    E-maill:[email protected]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11/2009112721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