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人大代表上阵 打人专班闪开,何如?/南方日报
(博讯2010年07月23日发表)

    
      前不久,网上曾流传长沙某副区长的雷人之语:“对待上京上访人员,请公安按敌对势力办。”按敌对势力办到底怎么个办法?刚曝光的湖北高官太太遭便衣暴打事件,算是一个最新的注脚,即见一回打一回,而且是往死里打。当然,事实上不止这么一个办法。
     (博讯 boxun.com)

      如果说,孙志刚事件揭开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冰山一角,那么,湖北官太遭便衣暴打,则无疑揭开了针对访民的法外暴力的冰山一角。孙志刚之前,不知有多少农民工的生命被收容遣送的黑洞吞噬,仅仅因为孙志刚的大学生身份,收容遣送之恶才终于引起国人关注。因为被当作敌对势力而倒在所谓“信访专班”手下的无辜访民,想来也不知凡几,仅仅因为这次被暴打的是高官太太,才以其离奇情节终于闯进了媒体视野。但是,能否如孙志刚事件用人命终结收容遣送那样,用高官太太的无辜鲜血,终结针对访民的法外暴力?我们却丝毫不敢指望。公安分局负责人亲自为凶手说情;派出所负责人赤裸裸地恫吓受害者:如果真要处分这几个人,他们把这身衣服脱了,要是搞你你怎么办?受害者丈夫更被上级批评,压力很大,以致“快疯了”。这在在应验了体制面前谁都是弱者的逻辑。也就难怪,“信访专班”打人打得那么有恃无恐。一切后果,现在不是果然都有上级给他们兜着吗?
    
      法外暴力之树大根深之难于撼动,且放纵想象尽情驰骋去吧。而法外暴力之不法,当事官员其实何尝不知。但他们的辩解往往是,他们也难。循正常渠道解决问题非一日之功,但一票否决如泰山压顶。只好急不择路,什么招好使使什么招。开始或许只是百计莫出、无可奈何的下下策,但渐渐就上了瘾,就嗜痂成癖。变通之计就演成了常态,固化下来,挤压甚至排斥着合法的制度,使合法的制度越来越边缘,越来越荒芜失修。
    
      必须承认一个基本现实,即当下中国的社会冲突在不断扩大,但几乎所有的社会冲突,事实上都限于利益冲突范畴,并没有上升到政治层面。那么多访民 “被敌对”,那样系统地使用法外暴力,甚至高官太太也不能幸免,纯属掩饰当事官员无能的反应过度。这种过度反应,徒然加固体制刚性,使体制对社会冲突的承受力越来越差,使动态稳定离我们越来越远,也使得法治越来越徒有其名,最终完全丧失其社会信用和实现的可能。怎么办?难道除了法外暴力这一条路,我们真的就无路可走了吗?事实当然不是这样。四川罗江县尝试不久的人大代表常任制,就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思想的天窗。
    
      人大代表是怎么产生的?理论上都是选民选出来的。选他们出来干什么?理论上都是为选民服务的,为选民的需求服务的。访民中的绝大多数,无疑都属于有选举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们所在的选区,都至少有一位人大代表。如果他们身边的人大代表能够专职,能够真的为选民服务,那么,访民就不必去当地政府上访,更不必去当地政府的上级上访,而是径直走进人大代表办公室就可以了。人大代表会认真倾听他的诉说,会认真调查他的案情,会把他的问题和他的心声准确地和有力地传达给行政当局,责令行政当局限期解决。甚至可以就带有普遍性的问题立法。
    
      这就是说,不需要依靠法外暴力、依靠打人专班来对付上访,只要尊重合法制度尤其是人大代表制度,上访问题其实不难找到有效的应对之道。各地不是正在推行行政机关大接访或者大走访吗?何不也让全体人大代表尤其基层人大代表大接访和大走访?人大代表一年也就只有开半个月人代会的履职时间,何不把他们调动起来为选民提供全天候服务?毕竟,人大代表已经覆盖了中国土地的几乎每个角落,这是一个多么成熟而强大的网络。一旦充分调动起来,想一想该是何等壮观的场面,该发挥何等重要的作用。当然不独一个人大代表制度。属于现代文明体系的基础性制度,天然都具有解决社会矛盾和冲突、维护社会稳定的功能,让这些基础性制度有效运作起来,社会矛盾和冲突就不难纳入常规的、和平的解决程序,如水之入渠。这也是为什么但凡尊重这些基础性制度的国家,都能够实现动态稳定,都能够长治久安的一个根本原因。
    
      对法外暴力嗜痂成癖,必然废弃合法的基础性制度,那么社会矛盾和冲突就不可能纳入正常渠道解决,就会如决堤之水四野奔腾。那时再来临时筑坝拦截,就拦不胜拦截不胜截了,决堤之水就都成了地上悬河,其不可预测之险,岂不令人望而生畏?在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法外暴力都必须得到制止,一切问题,都必须纳入合法制度解决,这应该是一个不变的定律。正因为如此,湖北高官太太遭便衣暴打绝不容轻视。遏制法外暴力尤其公权力操纵的法外暴力,重建合法制度的尊严,这虽是万里长征路漫漫,但终须要有个开头。这个开头,何妨自彻查湖北高官太太被殴案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7/2010072310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